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最后
    “别碰”许呦仰面躺着, 恍惚觉得身上在冒热气。@|她想拿开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 却被反握住胳膊往沙发上压。

    “你怕痒?”

    死死把她圈在角落, 谢辞似乎很喜欢这个姿势, 觉得爽的要命。

    从高中第一次看到她。

    她经过他身边,带起一阵凉风。还有她趴在位置上睡觉,或者上课起来回答问题。

    纤瘦的颈,胳膊,细白的小腿。

    慢慢出现在他梦中的幻想里。那时候的许呦讨厌他, 他知道。开始谢辞曾经恼火过,以为自己不过是喜欢欺负她而已,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可越是欺骗自己,就越是管不住自己。越想靠近她, 只要靠近, 就止不住地看她。到后来他干脆放弃了,也不再压抑自己, 无可奈何地放任自己幻想。

    反正自己脑海里想的东西, 别人也无从得知。

    在无数失眠的夜里,幻想今晚一样的场景,把她完完全全圈起来。

    圈在自己身下。

    他忍不住, 低头把嘴唇贴上去,轻轻舔舐那片柔嫩的肌肤。边舔边咬, 谢辞亲到许呦花瓣一样微张的唇,脊背就像过电一样酥麻,呼吸不由粗重起来。

    口腔温热, 她小截湿润的舌尖被猛一下含住吸吮。

    沙发上的两个人气息起伏。

    热意汹涌,许呦渐渐意识模糊又清醒,感觉身上的人松了钳制。她觉得隐隐约约有东西顶着小腹,又不敢去碰压在身上的谢辞。

    半句话也不敢说,生怕又刺激了他,神情直至溃不成军。

    谢辞把头埋在她脖颈间,潮湿的黑发,灼热气息搔得她颤栗。

    等了半天。

    他扯过之前脱下扔在旁边的外套,盖在她身上,然后猛地起身。

    浴室微黄的灯亮,随后哗啦啦有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来。

    许呦发丝有几缕贴在嘴巴边。她慢慢坐起来,胸口,手臂,小腿,有几处被掐的淡色红印。想起谢辞刚刚下流的动作,许呦觉得身上血液都在倒流。她不敢再深想,默默把被扯得凌乱的睡裙拉好,外套盖在小腿处。

    淅淅沥沥的水声一停。

    她才一下回过神,逃似得回了房间。把门反锁,心脏都快要跳出胸口。

    ---

    坐在床边平复着心情,脸颊滚烫。许呦咬着嘴唇,出神地想着心事。

    已经接近午夜,她坐在床头,手机的电差不多充到满格。刚刚拔下插头,台灯闪了两下,整个房间突然陷入黑暗。

    窗外一道雷闪过,紧接着就是暴发的雨声。

    夜晚又开始下起了雨。

    许呦抬起手臂去按墙上的开关,反复两下,熄灭的灯毫无反应。

    过了会,许呦四处观望了一下,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她摸索着站起来。没走两步,门就被敲响。

    “——许呦,在吗?”是谢辞的声音。

    她慢慢摸着墙壁,把门拉开。

    “怎么了?”

    “停电了。”

    “我知道。”

    尽管看不到彼此,可刚刚发生了那种是,她还是感觉不自在

    谢辞顿了顿,“一个人你怕不怕啊?”

    “不怕。”

    “我怕,你出来陪我可以吗?”

    夜深人静,外面下着暴雨。许呦找到一根蜡烛点燃,房内摇摇晃晃的蜡烛火焰亮着,客厅墙壁上投出两个扭曲的黑影。

    谢辞就坐在小沙发上,有些矮,他双腿跨开,手肘撑在膝盖上,模样一本正经,连眼睛都不带乱瞟的。

    眼睛不乱瞟,不代表思想不开小差。

    “那个。”他一转头,就撞上她的眼睛。

    太猝不及防。

    许呦问,“你要说什么。”

    一豆黄昏的光里,谢辞看了许呦几眼,“你刚刚在楼梯上跟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啊。”

    她沉默。

    “——你说你很喜欢我,以后也会照顾好我。”他一板一眼复述。

    “等一会,你先别说了。”许呦睫毛颤了颤,恨不得捂住他乱说话的嘴。

    她咬住嘴唇,面色微红,眼若含着秋波,把谢辞看得心神荡漾,险些又要控制不住自己。

    坐着荡漾了一会,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你还记不记得高中的时候,有一次上晚自习,也是下雨断电。”

    “然后老师走了,教室里特别乱。我们都下位在疯玩,就你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在位置上默默搞学习。然后我凑上去瞄了一眼,居然还在算物理题,当时就是很佩服你了,还在想,我日真的是学霸中的战斗机啊这个新同学。”

    许呦被他奇怪的形容词逗乐,哑然失笑后,又默默地说,“我当然记得。”

    而且记得非常清楚。

    谢辞惊讶了,“你记得?”

    “你和宋一帆拿着雨伞在我旁边闹来闹去,还踩了我一脚,撞翻我桌子,把我手电筒撞到地上摔坏了。”

    谢辞听得笑吟吟,“噢,还有呢?”

    她神色开始变得不自在,“好像没了,其他我已经不记得了。”

    谢辞笃定道:“你肯定记得。”

    许呦:“”

    谢辞慢悠悠地说,“你捡完手电筒站起来。”

    “你好烦啊。”她打断他。

    谢辞忍着笑,“这都过去多久了,不就是起来的时候在我面前摔了一跤,跪在我腿旁边了吗。”

    “”

    “我还想着怎么了,新同学给我行那么大一礼。”

    “”

    “我扶你站起来,还被你踹了一脚,现在想起来都疼。”

    “”

    “你是不是害羞了?”他试探性地问。

    许呦别过头,脸分明红着。

    “好了,我不说了。”谢辞侧着头笑了下。他利落的喉结滚动两下,触到她光裸白皙的大腿,停了两三秒就移开。

    过了会,谢辞又回到原来的话题,“其实也没多大关系,你别记仇啊,我都怀疑你后来那么讨厌我,是不是就是那天晚上我不小心——”

    话被堵在口里。谢辞眼睛睁大,心里只剩下两个字。

    我操?!

    许呦跪在他身侧,立起身,双臂圈住他的脖子,唇对唇贴上他的。

    她微微张开口,身上似有若无皂角的清香萦绕在鼻尖。

    谢辞大脑当机片刻,很快反客为主地亲回去,把她压在沙发上。

    发散乱铺在床上,许呦被吻得七荤八素。她的手指摸索到他黑色柔软的短发,另一只手

    被谢辞按着,指缝交错。

    薄的唇与纤细的颈相触。他从她的发烫的耳廓啃咬,一路滑到下巴,睡衣的下摆被掀开。

    一只手握不住的滑腻

    他用拇指和食指的指尖揉搓,听到她喉咙里发出闷闷的呻吟声。

    真的。

    要命了。

    明明聊着天,怎么说着说着,又第二次纠缠在一起了

    ,一擦就燃,他真的没那么好的克制力。

    寂静的房间里,只有交错混乱的呼吸声,柔软的舌交缠,牙齿轻磕到一起,有些疼。

    谢辞忍得额头冒汗,腰、背和脖子上也布满了薄汗。谢辞哑着声音,低而又低,“许呦,我”

    跳跃的烛光下,他这副汗水泠泠的样子,沉醉在情欲里。实在是有种不可言说,无法自拔的性感。

    说出一个字,就停住。撑在她耳侧的手握紧,连指关节都发白。

    刻意拖着,忍到了极限,理智告诉谢辞他需要停了,不能再继续下去。

    但是理智管过一次,第二次明显不怎么起作用。

    许呦身子瘫软了,浑浑噩噩地撑起来,心跳的很快,“谢辞,你别洗冷水澡了。”

    他无法克制地喘息,胸膛起伏。

    “你确定?”

    “嗯”她已经快说不出话来。

    身后,客厅里最后一点光亮被吹灭。

    黑暗里,她慢慢地从沙发上下来,赤着脚,摸索着过来牵住他的手。

    谢辞重重呼吸了两三秒,反身把许呦推到角落,双手圈住她整个人,低头去寻柔软的唇。

    ---

    第二天,许呦睡了个昏天暗地才起来。

    刚推开房门出去,尤乐乐端着一杯果汁,目不斜视地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她眼睛盯着许呦,来回扫了扫,幽幽地说,“许呦,你昨天晚上跟哪个男人鬼混了?”

    许呦拨拉头发的动作一顿,她没说话,随便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放在桌上的手机嗡嗡震动两下,许呦拿起来看,正准备接。

    尤乐乐把果汁放到玻璃杯一边,三两步跑过来,“你看看你!”

    脖子上,还有锁骨,甚至手臂,小腿,都有暧昧淤红的痕迹。尤乐乐想都不用想就知道

    她大大咧咧扯开许呦睡衣的领口,往里面瞄了一眼。

    啧啧啧啧。

    战况激烈啊!

    许呦护住胸口,不和她闹,抽空接了电话,“喂?”

    “你怎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谢辞问。

    许呦一边推开尤乐乐的魔爪,一边说:“我刚刚在睡觉。”

    “你这几天,别乱跑。”他声音不太自然,“还疼不疼?”

    听他这么说,许呦脸也红了,有点尴尬,支支吾吾地道,“没事。”

    暧昧甜蜜的气氛蔓延,谁也舍不得先挂电话。又讲了几句,临挂电话前,谢辞问,“对了,后天七夕节你有时间吧。”

    “我找你?”

    许呦嗯了一声。

    电话一掐断,尤乐乐迫不及待地扑过来,口里念叨着,“我靠,你这一身,你初恋不是盖的啊”

    “”

    尤乐乐一脸促狭,“昨晚上,你们几次啊?”

    许呦哪会回答她这种问题,逃似得,又回了房间。

    ---

    七夕节,谢辞和她约了一个位置。

    许呦没有出门化妆的习惯,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出门。

    他坐在公园的一个栏杆上等她。看到许呦走近,谢辞若无其事地跳下来。

    公园里很热闹,路上全是成双成对的情侣,霓虹闪耀的灯火,许呦脚步停滞。

    恍惚间,看到眼前的人,还以为回到多年前。

    谢辞穿着学生时代的黑色骷髅短袖,轮廓更加清俊。他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兜里,懒懒地笑着看她。

    然后,许呦才知道谢辞让她出门前记得带身份证,还有穿白裙子的原因。

    从申城到临市的飞机是晚上六点。

    一路上,她的心都在怦怦跳,感觉就像在一场梦里。

    “你怎么突然想到买回临市的机票?”

    “什么突然,早就想好了。”谢辞坐在飞机上,一直在乐,“开不开心?”

    ---

    重新回临市。

    这个城市,这么多年了还是一如既往,到了夜晚就格外热闹。

    热闹拥挤的人群,谢辞揽着许呦的肩,和她逛遍大街小巷。

    公园旁边的夜市,还有小河,烧烤,摆摊的小玩意前依旧举着许多人。

    在市区中心的一个广场里,繁华的广告灯牌开始闪耀。商店的橱窗里映照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大厦玻璃门人流量不断。生活依旧美好,也没有多大变化。

    他牵着她的手,一路路走过去,隔几步就有休息坐的木质长椅。

    “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在这里看过日出?”谢辞俯下脸,很近地看着她。

    他的瞳仁又黑又亮,倒映在她眼底。

    许呦心里温柔,又有些酸楚,“记得。”

    他们一起看日出,那时候是冬天,一个晚上又冷又冻。

    “我也记得,我那次把你亲了之后,结果你好久没理我。”

    她轻轻咬住嘴唇,“谁叫你耍流氓。”

    谢辞不管不顾,在大街上亲了亲她,无声地笑起来。

    是甜的滋味。

    两人在街上走了很久,然后上了一辆公交车。

    快到九点,车上只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车子缓缓启动,他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坐到一中门口下车。

    高一高二没晚自习,高三晚自习还没放。校园的正门和侧门都关着,只有保安室和高三教学楼亮着灯。

    “我们要进学校吗?”她犹豫着问。

    “不然来这里干什么?”

    “可是保安不让我们进怎么办。”

    “不从正门进,我带你翻墙怎么样。”

    许呦震惊了,“翻墙?!”她转头不敢置信地看了他一眼,“你确定?”

    谢辞一本正经地说,“不然呢,你以为当年我一中校霸白当了啊?”

    许呦:“”

    最后还是没翻墙,两个人去保安室,说是来探望老师,登记了就被放进去。

    学校这么多年翻修过几次,大体模样还是没变。校门口的彩色喷泉,栽在路两旁的梧桐树,黑色铁栏杆上开得正好的蔷薇。

    从操场上的塑胶跑道,一路逛到篮球场,升旗台,校园超市。

    他们牵着手散步。

    以前的高二教学楼已经改成高一教学楼。他带着她摸黑上了西边的楼,凭着记忆找到原来高二九班的教室。

    教室门关上了,谢辞手撑在窗台上,额头抵着玻璃往里看。

    很幸运,刚好有一扇玻璃拉门没锁上。谢辞翻窗进去的动作自然流畅,丝毫不减当年风采。

    他翻进去后,把门打开让许呦进来。

    夜晚的月光很亮,没有开灯,刚刚够他们看清彼此。

    许呦有些无所适从,她走上讲台,内心像潮水慢慢翻涌,无声地感动着。

    空荡荡的教室,好像真的回到了过去,这么多年有恍然如梦的模糊,似乎什么都没变。

    谢辞坐在课桌上看着她。

    她四处张望的样子很可爱。

    “阿拆。”

    “嗯。”

    许呦慢慢走下讲台去,挨着他坐下。过了会,头靠上他的肩膀。

    谢辞把她的脸托起来,他的眼睛微微眯,“你开心吗?”

    她没说话,轻轻闭上眼睛。

    谢辞说:“我前天做梦,梦到我们还在上高中。”

    许呦强忍住湿润的眼眶,听他漫不经心地说:“然后你对我伸手,我就跟你走了。”

    安静漆黑的教室里,他的声音温柔又模糊,好像又回到最初。

    “我以前上课老是偷看你。”

    “故意拧紧你的水杯,读课文的时候学你说话。”

    “体育课跑步,故意蹭到你身边。”

    “经过你旁边,把你书和笔碰掉。”

    “放学了偷偷跟着你回家。”

    “后来跟你分开,我还以为你注定不属于我。”

    “”

    “谢辞。”许呦叫他名字,她的声音很轻,也很淡。

    “我给你个家吧。”

    他怔证地,良久之后,笑了,“好,以后我养你。”

    我给你一个家,照顾好你。

    反正这么多年了,我也再没能忘记你。

    往后无论朝夕,还是百年,再也不能像多年前。再也不能认真持久地喜欢一个人。

    明明只差一个结尾,谁又甘心重头来过?

    十七岁的谢辞,打架抽烟喝酒泡吧,喜欢和高年级的男生混在一起。

    在盛夏的一天,许呦抱着书,在众目睽睽下推开教室门进来。

    有男生坐在桌上吹口哨。

    教室里喧嚣吵闹,谢辞单手撑着头,腿交叠着搭在椅子上,穿着牛仔裤和黑t恤。

    她穿着白棉裙停在他面前。

    窗外的天很蓝,树林青葱,阳光格外灿烂。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这么久的喜欢和支持,以后有缘再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