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41章 死性不改
    唐京闭上眼之后,气势就发生变化。

    江口一郎看不出端倪,不屑地冷哼一声,出手如电,准备给唐京致命一击。

    唐京竖起耳朵,既然看不见对方,他索性只靠听觉。

    这就是唐京的过人之处,也是灵隐剑法的不凡。

    灵隐剑法讲就两个字:灵与隐!

    灵字则是说明这套剑法的灵性,隐字着重强调变化莫测。

    忍术是变化莫测,那灵隐剑法难道就没有变化吗?

    它的变化并不比忍术差。

    唐京直接将灵隐剑法中的隐字表现的淋漓尽致,以变应变。

    唰!

    一道剑光突兀地出现,毫无征兆,叫人根本无法抵挡。

    只见火花一闪,这道剑光竟然遇到了从黑雾中攻出来的武士刀,似乎是机缘巧合,双方真的就这样碰到了一起。

    要知道唐京是闭上眼睛的。

    观众席中立刻响起了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匪夷所思。

    “唐京闭上眼睛还能挡下对方,这太厉害了。”

    “这才是高手啊。”江口一郎脸色变幻不定,不停地安慰自己:“这肯定是巧合,他怎么可能挡得住我这一招,他根本没睁眼,而且,即便是听声辨位,我的攻击无声无息,他也无从分辨。所

    以,这只能是巧合,否则,根本没法解释。”

    江口一郎深吸口气,渐渐相信了自己的猜测。

    “唐京,这次让你躲过去了,接下来你就没这种好运了。”江口一郎再次猛攻,武士刀和暗器齐发。

    他不相信唐京闭上眼的情况下,还能同时挡下这么多攻击。

    嗖嗖嗖!

    一道道寒光直射向唐京。

    唐京确实没有听见,但他自顾自地施展灵隐剑法,各种变化莫测的剑招令人眼花缭乱,竟然化作一个密不透风的墙。

    铛铛铛!

    江口一郎的攻击再次落空,全部被挡下来。

    “不可能!”

    江口一郎失声惊呼,再也难以保持镇定,同时,他已经确定唐京绝不是凭借运气或者巧合,当真是靠着过人的本事。

    “他的剑法怎么如此故意,严防死守,连我的忍术都没办法突破。”

    江口一郎百思不得其解,不由大受打击。

    “不行,我不能就此作罢,我要赢!”

    江口一郎双眼通红,在黑雾中就像是一头饿狼,死死地盯着唐京这个猎物。

    唐京停下来,睁开了眼,见黑雾中竟然没有了动静,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心说灵隐剑法果然高深莫测。

    幸亏我钻研灵隐剑法已久,而且是全心全意地钻研这套剑法,没有分心,这才有如今的收获。

    否则,我刚才肯定就倒在他的武士刀下了。

    唐京一阵庆幸,却没有放松警惕,因为,大战尚未结束。

    接下来,双方必定会陷入焦灼,比的就是谁会露出破绽。

    只要是一丝一毫的破绽,那就是致命的,决定着胜负。

    观众见双方没有了动静,不由自主地瞪大眼珠,屏住呼吸,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贵宾休息间,方流云和麻生太郎目不转睛地看着擂台,方流云蹙眉道:“江口君似乎没有办法了?唐京的剑法十分诡异,我从没见过这种剑法。”

    麻生太郎沉声道:“方会长稍安勿躁,这比赛还没结束,现在就定胜负,为时尚早。”

    “呵呵。”方流云干笑一声,说:“希望别让我失望,否则,我儿子就是白白出局,便宜了别人。”

    方云聪已恢复理智,伤口已包扎起来,灼灼地盯着擂台,看着擂台上的唐京,他恨的咬牙切齿。

    自从听了父亲的解释,方云聪将所有怒火和原因都归咎到了唐京头上,认为是他坏了自己的好事。

    本来,如今站在擂台上的应该是他,而不是唐京。

    “唐京,你这个死胖子,你肯定会败,你必须败!”方云聪默默祈祷。

    余默几人则笑了起来,顾子卿赞许道:“唐京真是令人刮目相看,这一套灵隐剑法用的出神入化,可不比你差了。”

    余默笑道:“我虽然传授了他灵隐剑法,但并没有下苦功夫去练习,当然比不了他,所以,他在这套剑法上的造诣比我高,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不过,江口一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恐怕还会再起波澜。”顾子卿担忧道。

    余默耸耸肩,说:“我相信唐京能应付。”

    说话间,擂台上的两人又动了,黑雾涌动,铺天盖地,竟然将整个擂台都笼罩住了。

    刹那间,两人消失在观众的眼皮底下。

    “啊?这怎么回事?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们是看比赛,这下什么都看不见算什么意思。”

    观众愤怒地指责,心急火燎。

    乒乒乓乓!

    紧接着,一串兵器撞击的声音次第响起,大家立刻屏住呼吸,竖起耳朵,不再多言。

    虽然看不见画面,但至少能听见声音,也能感受到黑雾中的凶险与激烈。

    忽然,声音消失了。

    众人呀了一声,难道结束战斗了?

    黑雾涌动,迅速退去,一点点消失,擂台重新暴露在观众的眼皮底下。

    终于!

    那两个身影再次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唐京的惊云剑指着江口一郎的咽喉,只要再进一寸,那就会将他的咽喉洞穿,令他当场毙命。

    江口一郎的武士刀抬起一半,却根本威胁不到唐京,但若是他敢再动分毫,那惊云剑向前一刺,必定会先一步了结他。

    双方都停止了战斗,保持这个姿势。

    观众面面相觑,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莫非比赛结束了,双方分出了胜负,唐京赢了,江口一郎败了?

    麻生太郎几人胸口一紧,张大了嘴,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方流云咬牙切齿,不甘地咆哮道:“麻生君,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

    麻生太郎无言以对,脸颊涨得通红。

    唐京嘴角露出了笑意,在黑雾中,江口一郎已经喊了认输,所以,他才停下惊云剑,否则,这一剑下去肯定会要了对方性命。

    “我终于赢了!”

    唐京心头一松,手腕一抖,将惊云剑收了回来。与此同时,异变骤起,江口一郎竟然顺势就向前一冲,手中的武士刀凶狠地劈向唐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