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0章 绵云掌
    福伯猛然转身,赫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浑身笼罩在黑暗中,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就像是一条毒蛇在窥视。

    “你竟然来了!”福伯沉声说道,故作沉稳,但双手包着纱布,怎么看都没有了以前的气势。

    “你这是怎么回事?”来人诧异地问道。

    福伯嘴角抽搐了一下,道:“我的事无需你过问。”

    “呵,若非你事关计划,我才不会问你,咦……”忽然,此人音调提高了许多,疾步上前,拉近了和福伯的距离,咄咄逼人地盯着他。

    福伯心头咯噔一下,难道自己被他看透了?

    “你的气海……被破了?”

    终于,对方还是说出了福伯最不想听到的话,福伯面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浑身力气与气势仿佛被抽尽了一般,无力地说:“我的事无需你管。”

    对方一把抓住了福伯的手臂,福伯吃痛叫了起来:“快松开我的手,快松开!”

    “哼,你没有了气海,也就没有了作用,留你反而会暴露,所以,留你何用?”对方厉声说道。

    福伯惊慌失措,辩解道:“不,我还有用。大小姐还信任我,有我居中协调,你们才能刺杀她。”

    “上次也有你协调,为什么会失败?你的话不足采信。”

    “不,上次是意外,是被余默那小子搅黄了,他只有周末才会保护大小姐,选择在平常动手肯定可以成功。”tqr1

    “真的?”

    “千真万确,我用项上人头保证。”

    “不仅是你的项上人头,还有你那不成器儿子的人头。”来人松开了手。

    “我儿子怎么样了?”福伯小心翼翼地问。

    “你办好了自己的事后,自然会见到他。接下来,你只有一次机会了,知道吗?”对方高深莫测地回答。

    福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唯有悻悻地应下,不敢再多问。

    夜幕降临,余默离开了公司回家,并且故意用衣服包好了手臂上的纱布,不让别人发现他的伤。

    只是,刚一踏进家门,就发现凌瑶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上楼回房,似乎不愿多看他一眼。

    嗯?我哪里惹到她了?

    她似乎很不愿见到我。

    叶千千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虽然昨晚的事掀起了轩然大波,但毕竟那是只有关注这件事的人才知晓,其他人则依旧按部就班地过自己的小日子。

    白天,叶千千见了剑叔一面,传达了父亲的意思,那就是从今之后绝对不能做这种冒险的事。

    叶千千没想到父亲竟然也知晓了此事,吐了吐舌头,悻悻地应下。

    另外,剑叔也询问了当时的情况,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剑叔听了许久才感慨一句“后生可畏”,就离开了,只余下叶千千一头雾水,摸不清楚状况。

    叶千千虽然被凌瑶撞破从余默房间出来,但调节了一天后,大大咧咧的她索性把这一切抛之脑后。

    她再见余默也没有丝毫羞涩,反而主动凑了上来,急切地问道:“金英杰怎么样了?是不是认罪伏法了?”

    “他这次别想逃脱制裁,放心吧。”余默摇摇头,没去深究凌瑶的异常,说道。

    “耶!”叶千千猛地一挥拳头,兴奋地大叫一声,“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古代的女侠也不过如此,哈哈哈!”

    咳咳!

    余默干咳一声,打断了她的女侠梦,叮嘱道:“这件事尽量别声张。”

    叶千千立刻噤声,一副我懂的表情,说:“以后再有这种事,一定要告诉我,我觉得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显然,他把父亲与剑叔的叮嘱完全抛之脑后了。

    “什么目标?”

    “除暴安良,行侠仗义,这社会有太多不公,太需要我这种女侠了。”叶千千骄傲地仰起头说。

    余默翻了个白眼,不打扰她的女侠梦,径直回了房间。

    斜月高悬,后山之巅,余默盘膝而坐,悠长的气息从他口中喷出来。

    这两天连续作战,他受益匪浅,真正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生死搏杀,上次与剑叔交手完全是点到即止。

    这两次截然不同,那种生死攸关的体验绝无仅有,令他收获颇丰。

    他一点点消化这种实战的经验,大脑中回忆模拟当时的战况,渐渐地,他的心得体会越来越多。

    突然,他纵身一跃,出拳如风,人影在树林中腾挪闪移,兔起鹤落,虎虎生风。

    降龙伏虎掌!

    他心思一动,意念集中在了古卷上,劫力沿着古卷示意游走起来,路径与第一招翻云掌截然不同。

    他眼睛一亮,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心情就像是波涛起伏的海面,劲随意走两条手臂,手臂却并没有变的坚硬如钢铁,反而变成了白云一般柔软。

    降龙伏虎掌第二招——绵云掌!

    轰!

    手掌拍在旁边的树干上,树干中响起一声闷响,却完好无损,让人怀疑那声势浩大的一掌是不是花架子。

    他举起手掌,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嘀咕道:“照理说我一掌之力也高达五百多斤,为何连一根树干都拍不断?原来我可是连石头都可以拍碎的。”

    他挠了挠头,不明所以,手掌顺势就撑在了树干上。

    “啊——”

    忽然,他惊呼一声,差点一跟头栽倒在地上,脚下一个趔趄,堪堪站稳,却看见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那树干竟然倒下去了,却没有发出撞击地面的声音,而是变成了一块块细小的碎片,自然没有巨大的撞击声。

    “这……”

    他骇然失色,心潮澎湃,瞠目结舌,又翻来覆去看自己的手掌。

    “绵云掌看似柔弱无力,实则是从内部造成伤害,比翻云掌更凶猛。”他张了张嘴,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登时,他如获至宝,嘿嘿直笑地盯着自己的手掌。

    “没见识,一招绵云掌而已,也值得高兴成这样。”天魔圣突然揶揄道。

    余默翻了个白眼,说:“你看不起,那是你眼界高,对我而而言,这绵云掌已经十分厉害了。我相信有了这一招,再面对其他人时,战斗会更加轻松。”

    “你如今的实力也就对付一下暗劲境界的武者,若是对上寸劲,那你未必可以取胜。”天魔圣说。

    “什么,你不是说寸劲也不过如此吗?”余默耸然一惊,连忙问道。

    “那是对我而言,对你嘛,嘿嘿,你现在还够呛。”天魔圣坏笑道。

    “我靠!”余默大叫一声,压力倍增。

    突然,天魔圣咦了一声,似乎十分惊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