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5章 故人
    华老手指扣住余默的手腕,只感觉脉象紊乱,一股股力量乱窜,连他都忍不住心惊肉跳。

    “怎么脉象如此紊乱?”华老脸色变得格外严肃。

    “华老,他怎么样了?”剑叔好奇地问。

    华老向他投来一个眼神,示意他安静,剑叔立刻噤声,瞪大了眼珠,盯着余默。

    余默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一动不动,若不是尚有气息,恐怕会被误认为死了。

    剑叔不谙医道,看不出端倪,只能翘首以盼地望着华老。

    华老像是入定的老僧,根本是把剑叔当做了空气。

    突然,华老取出三枚银针,手影如飞,几乎是同一时刻,三枚银针各自插入余默的三个穴道。

    嗖嗖嗖!

    没用一秒时间,三枚银针一起从穴道中弹了出来,射进了旁边的树干中。

    “啊——”

    剑叔大惊失色,这太邪门儿了,这小子人事不知,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华老的银针竟没办法在他体内多留片刻。

    华老的眉头前所未有的紧紧皱在了一起,他深吸一口气,手指疾点在余默身上。

    砰砰砰!

    华老直接被弹飞,踉跄后退,连扣住余默脉搏的手指都被弹开了。

    “华老,小心!”剑叔连忙护住华老。

    华老摇摇头,示意剑叔别担心,但华老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灼灼地盯着余默,似乎想看出点什么来。

    “是他,竟然是他!”

    华老心中有个声音在呐喊,像见鬼一样,直勾勾盯着余默的脸,各种复杂的神色凝固在脸上,令人捉摸不透。

    剑叔被华老的这番举动吓住了,连忙问:“华老,究竟怎么回事?”

    华老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摇摇头,感慨道:“没想到他竟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些年恐怕不知受了多少痛苦与折磨。小小年纪,便承受这些,孽债啊!”

    剑叔一头雾水,完全被华老的自言自语给弄糊涂了。

    他看看华老,又看看余默,似乎想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华老似乎不愿多提,他也无可奈何。

    “华老,难道你以前认识他?”剑叔灵机一动,从华老的只言片语中听出了一点弦外之音。

    华老不置可否。

    剑叔心中咯噔一下,这小子与华老身份相差悬殊,怎么可能见过呢?

    而且,华老为何以前没有认出来余默,余默也没有认出华老,这说不通啊。

    华老心中暗叹口气,他确实见过余默,不过那是在余默很小的时候,那时余默还没记事。

    华老说过自己曾经遇到过一桩疑难杂症令他束手无策,其他人还以为是华老自谦,其实不然。

    这是一件真事,而令华老束手无策的人就是余默。

    华老翻遍医书,最终才得出结论,这是劫力作祟,无药可治,最多只能勉强控制。

    他绞尽脑汁,耗费心血才研究出一个药方,可以暂时缓解这种症状。

    这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看着生死不知的余默,剑叔问道:“华老,他这个样子怎么办?无药可救了吗?”

    “不是,他过一会儿就会缓过来。”华老凝重地说。

    “缓过来?什么都不做?”剑叔还从未见过这种怪病,疑惑地问:“他这究竟是得了什么怪病?”

    “这不是怪病,也非药石能救。”华老长吁短叹。

    “啊,那是什么绝症?”剑叔悚然一惊,又记起叶千千的话,说:“原来这小子真的患有顽疾,他不是信誓旦旦地说已经有办法解决了吗?怎么还会发病?”

    华老没有回答,因为,他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相比十多年前,余默体内的劫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毕竟,伴随着年龄的增加,劫力会越来越多,对身体的伤害也会越来越大。

    这是正常现象。

    “剑叔,你先回蜀都吧,我要留在江安。”华老突然说道。

    “什么,你留下?”剑叔吃了一惊,低头看向余默,说:“华老,你是因为他而留下吗?”

    华老点头:“对,我要仔细研究一下他的病情。”

    当年华老和余默分别后,心中时常记挂着他,引以为憾,虽然明知药石无效,但这些年华老又有了不少新的医术。

    所以,他想试看能不能另辟蹊径,找到另一个办法。

    剑叔惊疑不定,左看看,右瞧瞧,道:“这小子的福分也太大了吧,竟然让华老你刻意留下来。”

    华老摆摆手,示意剑叔无需多言,剑叔唯有悻悻地闭嘴。

    一时之间,两人陷入了沉默,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剑叔不时地望着余默,华老则闭目沉思。

    天色渐亮。

    余默悠悠地睁开眼,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登时,两双眼睛不约而同地盯着他。

    余默也发现了异常,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浑身紧绷,虎视眈眈地盯着眼前。

    不过,当他看清楚是余默和华老之后,松了口气,但依旧不免忐忑,问道:“二位什么时候来的后山?”

    “后半夜就来了!”

    剑叔得意地说道,目光戏谑地上下打量余默,他可极少看见余默这个局促的样子。

    余默闻言,心中咯噔一下。tqr1

    后半夜?

    岂不是说自己劫力爆发后的一切都让他们瞧见了。

    他心下凛然,这是自己最大的秘密之一,如此曝光在二人眼皮底下,会是什么后果,他无法预料。

    另外一件事更令他后怕,若是来人不是他们,而是某一个敌人,他根本没有反击之力,那就性命不保。

    他吓出一身冷汗,这段时间修炼劫神诀,又炼化了不少劫力,让他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劫力在每隔一段时间后就会爆发,但这并没有遵循以前的规律,而且来的太突然,令他始料不及。

    以前劫力爆发时,他不会突然昏迷,所以有准备时间,没有导致严重的后果。

    若是以后也像这次,万一是对敌之时,岂不是必死无疑。

    “余默,你倒地不起,生死不知,难道没有什么解释吗?”剑叔故意问道。

    华老没有劝阻,他也很想知道余默对自己的情况有多了解。

    余默神色一紧,不知如何回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