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8章 我相信你!
    第258章 我相信你!

    昊天躺在冷冰冰的地上,吓了唐蝶衣和华老一跳。

    华老健步如飞地冲上去,仔细查看起来,面色猛地一沉,惊呼道:“他死了!”

    “啊!”

    唐蝶衣大吃一惊,灼灼地盯着昊天,确实生机全无。

    “这怎么可能?”

    她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可疑之处,拧眉沉思起来。

    华老也急忙检查起地下室,确实没有可疑的迹象,然后,他又检查昊天的尸体,依旧没看出端倪。

    华老和唐蝶衣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灭口!”

    那是谁灭昊天的口?

    “林浮屠!”

    两人再次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

    登时,两人的目光深沉起来。

    唐蝶衣若有所思,道:“一直听闻林浮屠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心机似海深,手段毒辣,如今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可他用的什么手段,竟然在我们眼皮底下杀人?”华老狐疑地问道。

    唐蝶衣沉默了,她也根本猜不透林浮屠是怎么办到的。

    “我来看看。”

    一个声音在两人背后响起,他们猛地转身,发现余默悄无声息地走来了。

    “我们都看不出来,你能看出什么?”唐蝶衣将信将疑。

    “多一双眼睛,多一个视角。”余默淡淡地说完后,蹲下身子查看昊天的尸体。

    昊天没有皮外伤,但瞠目结舌的表情十分狰狞恐怖,仿佛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咦?为何他的阴气这么重?”余默心中一动,发现了端倪。

    他环顾一周,这地下室的阴气也重许多。

    以前,他进来过这地下室,与如今有天壤之别。

    “别猜了,他的死与鬼怪有关。”天魔圣冒了出来,突如其来地说。

    鬼怪?

    余默情不自禁地浮想联翩,问道:“你是说他是被鬼怪杀死的?”

    “除了鬼怪,还有谁能悄无声息进来?另外,这四周和他体内浓郁的阴气已经足以说明问题。”天魔圣解释道。

    “怎么会有鬼怪来杀他?莫非是受人控制?”余默心中一动,一道灵光闪过脑际,道:“我们一直怀疑乱坟岗的厉鬼背后有人,莫非和这次鬼怪的背后是同一个人,否则,不可能如此凑巧?”

    余默被自己这个发现给吓了一跳。

    如此说来,林浮屠脱不了干系,可余默并没有从林浮屠身上发现任何特异之处,着实令他纳闷。

    “若真是林浮屠,那他隐藏的可真深。”

    余默沉吟一会儿,暗自琢磨:“先救叶千千,再去探一探林浮屠的底。”

    “看出什么端倪了吗?”唐蝶衣迫不及待地问道。

    余默沉声道:“他死的有些蹊跷。”

    “怎么蹊跷了?”

    余默斟酌了一下,说:“他可能死于鬼怪之手。”

    “鬼怪?”

    唐蝶衣的表情古怪起来。

    “鬼怪!”

    华老则惊呼一声,想起了乱坟岗的事。

    这怎么又牵扯到鬼怪了?

    噗嗤!

    一个笑声打乱了华老的思绪,唐蝶衣忍俊不禁地笑道:“哈哈哈,余默,你太能扯了,竟然还扯到鬼怪身上。子不语怪力乱神,你听过这句话吗?”

    余默当然听过,以前他也不相信,但自从他变成修行者之后,就再也不敢质疑了。

    “华老,你经验丰富,你说他是不是在胡说八道?”唐蝶衣问道。

    “这个……”

    华老犹犹豫豫。

    他是见过鬼怪之人,自然是深信不疑,但其他人没见过,若是真说有鬼怪,那岂不是叫人笑掉大牙。

    “叶夫人,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或许真有我们未知的东西。”

    华老点到即止,但意思不言而喻。唐蝶衣是聪明人,哪里能听不出来。

    她的笑声戛然而止,匪夷所思地看着华老,道:“华老,你竟然相信他。”

    华老笑了笑,没有否认。

    唐蝶衣脸色一沉,不可思议地看着余默。

    “这个怎么处理?”余默指着昊天问。

    唐蝶衣尚未从复杂的心情中恢复过来,悻悻地说:“我派人来处理。”

    “那我去看叶千千。”余默信步就走了出去。

    自从他见了鬼怪之后,对于死人根本不恐惧了。

    一听这话,唐蝶衣和华老的兴趣都被勾了起来。

    “我也去!”

    “我也去!”

    余默回到客厅,顾子卿迎了上来,情绪失落地说:“余默,我去找林浮屠对质,他否认了昊天的事。”

    余默并不惊讶,既然派鬼怪来杀人灭口,那他自然会极力否认。

    等一等!

    忽然,余默灵机一动,问道:“你去找过林浮屠了?”

    “对,我告诉他昊天已经招供,想试探他的反应,没想到他会矢口否认。”顾子卿愤愤不平地说。

    余默心中了然,对林浮屠的怀疑又加重了几分。

    因为,林浮屠已经知道昊天背叛了他,自然就更有动机杀人灭口。

    “我是不是做错了?”见余默不语,顾子卿心中咯噔一下,问道。

    余默会心一笑,说:“顾总,你别乱想,你没错。”

    纵然不是顾子卿去质问,林浮屠早晚会知道,昊天也肯定会被灭口。

    “我先去看叶千千。”

    顾子卿心系叶千千,也连忙跟了上来。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围在了叶千千床前。

    叶千千越发虚弱,动弹不得,连抬手都没了力气。

    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我没事呢,别这么看着我。”

    唐蝶衣心头一痛,握住了女儿的手,纵有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说出口。

    “咳咳!”余默干咳一声,说:“或许我有治疗的办法。”

    “你有办法?”唐蝶衣神色一凛,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

    华老也悚然一惊,原来余默束手无策,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大半天,竟然就有了办法?

    他将信将疑,问道:“你确定可行吗?”

    唐蝶衣说:“对,你若是确定不行,就别在我女儿身上乱试。”

    她不想临到头,女儿还承受痛苦。

    叶千千眼睛中多了一丝亮光,灼灼地盯着余默,道:“我不怕,我相信你,你大可一试。”

    此言一出,唐蝶衣的话被堵在了喉咙。

    叶千千表态,其他人纵然有再多怀疑,也无济于事。

    余默心中感动,朝叶千千点头,说:“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救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