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9章 冒犯
    第259章 冒犯

    余默言之凿凿,不少人将信将疑,但并没有再拒绝,反而瞪大了一双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余默。

    但大家见余默一直没有进一步举动,华老问道:“余默,怎么不动手?”

    余默环顾一周,为难地说:“诸位,我治疗的时候,是否能够请大家回避一下。”

    “回避做什么?”唐蝶衣不解地问道。

    “这救人的办法比较私密,不宜在人前施展。”余默悻悻地说。

    唐蝶衣不解地问:“怎么个私密法?”

    余默支支吾吾,脸颊微红,难以启齿。其实,他很清楚治疗的办法,可实在无法说出口。

    他怕被打。

    唐蝶衣面色一沉,不悦地说:“大男人,支支吾吾,像什么话?”

    “我要脱掉她的衣服。”余默左右为难。

    若是不说实话,那肯定通不过唐蝶衣这一关,自然没办法救人。

    他索性将心一横,脱口而出。

    只是这话像是石破天惊,其他人瞬间就愣住了,鸦雀无声,万籁俱寂。

    唐蝶衣率先反应过来,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看其他人的反应与她如出一辙。

    她这才明白并非是自己听错了,而是余默胆大包天地真这么说了。

    她狠狠地瞪着余默,断喝道:“余默,你好大的胆子,还想趁我女儿虚弱的时候,乘人之危吗?”

    华老几人的脸色也大抵如此,面色古怪地看着余默。

    余默哭笑不得,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下去,自己真是冤枉死了。

    他迫不及待地解释道:“大家别误会,我真没有坏心思,我是实话实说,我要救叶千千,就必须脱掉她的衣服。”

    “你还敢胡说!”唐蝶衣又急又怒,大喝道:“什么破救人的办法,还必须脱掉人的衣服,我闻所未闻。我女儿纵然是死,也不会让你乘人之危。”

    余默很无奈,《毒经》也不是万能,虽然驱毒之术确实很强大,但驱毒的办法却有严格的要求。

    见唐蝶衣喋喋不休,似乎要冲上来打他了,他急忙辩解:“阿姨,难道你真认为我是那种人吗?你搞错了,大家都搞错了……”

    然而,唐蝶衣根本不想听他的辩解,直接开始轰人,想让余默滚蛋。

    “妈……”忽然,叶千千虚弱地喊了一声,她脸上浮起红霞,格外美丽。

    “你别赶他。”

    唐蝶衣戛然而止,愤愤不平地说:“女儿,他就是个大流氓,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余默无语地翻白眼,果真是母女,观点是如此一致,都认定了他是流氓。

    叶千千想起自己以前喊余默臭流氓,面上浮起感慨之色,她哪里还不明白余默并非是什么流氓。

    她语气虚弱,却异常坚定地说:“余默,我相信你,你按照你的办法来吧。”

    “那怎么行?”唐蝶衣急忙制止:“女儿,你别被他给欺骗了。”

    叶千千异常坚定,说:“这是我自己的命,我自己做主。”

    “你……”

    唐蝶衣纵然有千言万语,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狠狠地瞪了余默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

    但那眼神不言而喻,若是余默真敢做什么坏事,他肯定不会饶了他。

    余默恍若未见,朝大家说:“那麻烦大家回避吧。”

    华老虽然也想留下来,可毕竟事关女孩儿的贞洁问题,他也不好留下。

    所有人中,唯有凌瑶的表情最复杂,当听见余默要脱掉叶千千的衣服时,她的心脏剧跳,仿佛要蹦出嗓子眼了。

    她极力控制才没有喊出声,可脸色变得极不自然。

    其他人陆续向外走,她却像是双脚生了根一样。

    余玥牵着她的手,说:“凌姐姐,你怎么了?”

    凌瑶如梦初醒,深深地看了余默一眼,恰好叶千千也闻声望来,神色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余默没有发现凌瑶的异常,他的心思都在救人上,等大家都退出房间,他才如释重负。

    他和叶千千四目相对,不禁有些尴尬,叶千千促狭地说道:“你这样做,小心凌瑶吃醋,你要考虑好哦。”

    余默面色一凛,道:“别乱想,凌瑶知书达理,怎么可能吃醋。”

    叶千千眼睛一亮,道:“咦,如此说来,你和她真的有点什么?”

    “这……”余默情急之下,没有料到叶千千竟然给他挖了一个坑,一时之间,他不知如何回答。

    看着他窘迫的样子,叶千千忍俊不禁,噗嗤笑了起来,有几分小得意地说:“我早就说过你们俩有情况,还想骗我,这下无法狡辩了吧。”

    余默讪笑了一下,沉声道:“我们还是早点开始吧,越是拖延,你的身体受到的伤害就更大。”

    叶千千也收敛了笑容,却故作轻松地说:“来吧,别人都束手无策,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办法。”

    “那我冒犯了。”

    叶千千云淡风轻,但实际心脏就像是打鼓一样,砰砰直跳个不停。

    当余默的手碰着她的衣服时,她浑身仿佛触电一样,颤抖了一下。

    余默下意识地缩回了手,原本还以为她很淡定,看来他是想的太乐观了。

    叶千千也知道自己的心思暴露了,一朵红霞飞起,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来吧。”

    余默长吁一口气,双手抓住了叶千千的衣服,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

    他手指捏住一颗扣子,轻轻地解开了。

    叶千千的身体明显绷直了,屏住了呼吸,闭上了眼睛。

    一颗、两颗,三颗……

    当他完全解开叶千千的扣子时,叶千千的身体崩的像是弓一样。

    “放松!”余默安慰道。

    叶千千真想白余默一眼,哪个女孩子面对这种情况能放松?

    不过,当她等了很久后,却没有发觉余默有进一步的动作,不禁心中犯起了狐疑。

    她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细缝,发现余默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胸口。

    “啊——”

    她心底一声惊呼,又羞又怒,若是她还可以动,肯定会一巴掌抽过去。

    余默似乎浑然没有发现叶千千看见了他的行为,竟然还看的很起劲,目光都舍不得移动一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