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0章 享受
    第410章享受

    空气仿佛凝固,温度降到了冰点,四目相对,无比尴尬。

    顾子卿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猛跳的声音,她扪心自问,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看着余默的目光,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时常在自己脑海中闪现的片段。

    历历在目,这一刻,她不禁有些恍惚,似乎那一切都是真实的,是她和余默之间发生的事。

    余默呆呆地看着她的眼眸,她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他似乎要沦陷其中。

    时间定格在了这一刻,似乎谁都不愿让时光流逝。

    叮铃铃!

    突然,一阵闹铃声响起,打破了这一切。

    顾子卿悚然一惊,看向自己的手机,这是她每天定的起床闹铃。

    她急忙掩饰住内心的涟漪,不着痕迹地从余默怀里站起来,一边向卫生间走去,一边说:“我先去洗漱,一会儿送你去学校。”

    当关上门后,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才又像是喝醉了酒一样绯红。

    她深呼吸几口气,问镜子中的自己:“顾子卿,你怎么会喝醉酒呢?还躺在余默的怀里,你到底在做什么?”

    她这段时间因为工作的事,一直有些失眠,但昨晚睡的极香,余默的怀抱仿佛有魔力,令她浑身放松,物我两忘。

    “他会不会胡思乱想?”她又担心起来,望着镜子,久久无法释怀。

    余默望着紧闭的卫生间门,心情也格外复杂,因为,他也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心动!

    他沦陷在了那一双漂亮的眼睛里。

    他使劲地摇晃了一下脑袋,不去思考这个问题,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厨房,厨房里十分空旷,并没有蔬菜,余默只找到几包方便面。

    这是顾子卿偶尔加班时填肚子的应急食品,因为,顾子卿从小养尊处优,根本不会做饭。

    或许唯一的技能就是煮泡面。

    当顾子卿平息心情,洗漱完毕出来后,便闻到了熟悉而陌生的香味儿。她闻出来这是泡面的味道,但与自己平常煮的有不小区别。

    “你在煮泡面?”顾子卿疑惑地问道。

    余默端着两碗面出来,说:“是啊,已经煮好了,顾总,你先吃,我去洗漱一下。”

    顾子卿已经完全被泡面给吸引住了,那种香味儿令她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了几下。

    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尝了一口。

    “哇!”

    这是泡面的味道吗?

    她简直有些怀疑,朝厨房望去,怀疑是不是自己家的泡面,否则怎么这么香。

    余默走出来时,顾子卿已经将自己那一碗吃完了,她极力克制自己将余默那一份也吃掉的冲动,赞道:“余默,你是大厨吧,怎么泡面也能煮的如此美味?”

    “我就随便煮一煮,顾总,你还没吃饱,把这一碗也吃了吧。”

    余默已经是辟谷境界,几顿食物对他而言可有可无。

    “啊,这不是你的吗?”

    “我已经吃过了,你吃吧。”余默将泡面推到顾子卿面前。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顾子卿觉得自己很没骨气,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最终竟然拜倒在了泡面之下,她当真觉得不可思议。

    她以前绝对想不到这一点。

    开车去学校的路上,顾子卿还在回味泡面的味道,余默望着学校越来越近,不禁有些担心。

    上次顾子卿送她就引出不小的风波,这次其他人见到又不知要传什么新闻了。

    可他婉拒了几次,顾子卿执意送他,他也无可奈何,只能接受。

    果不其然,顾子卿的豪车在门口立刻就吸引了不少注意力,大家纷纷伸长脖子,盯着车门口。

    余默好不容易才劝阻顾子卿别下车,以免引起轰动,岂料,余默下车后,她将车窗摇了下来,说:“余默,我下班来接你回家吧。”

    余默连忙摆手:“不用,不用。”

    “我也顺路,你就别推辞了,顺便去庄家取你的衣物。”

    余默无法拒绝,只能默认,目送顾子卿挥手离去。

    “哇,果真是上次那个美女,我就打赌是吧。”

    “余默艳福不浅啊,怎么尽和美女在一起?”

    “嘿嘿,羡慕也没用,谁叫你没那本事呢。”

    人群窃窃私语,余默无奈地摇头苦笑,毫无疑问,他的担忧成真了,指不定大家又传些什么子虚乌有的呢。

    星期一,例行升旗仪式。

    余默的屁股在教室里还没坐热,就被唐京拉着去操场,毫无疑问,一想八卦的唐京又不停追问余默和顾子卿的事。

    余默迎着头皮解释了一阵,唐京却一惊一乍,惊为天人一般地望着余默:“默哥,你不愧是我的偶像啊,不但和校花住一起,如今竟然档次又提高了,和这种美女总裁住一起了。”

    “你就别打趣我了,我都被扫地出门了,人家这是收留我。”余默纠正道。

    唐京以头抢地,苦着脸说:“为什么没有美女收留我?”

    余默懒得和他油嘴滑舌,说:”升旗了。”

    唐京这才不得不闭上嘴。

    然而,余默却发现不少目光望向他,其中一双透着幽怨,余默定睛瞧去,竟然是凌瑶。

    他心头咯噔一下,心说该来的还是来了。

    凌瑶肯定会误会,稍后一定要解释清楚。

    升旗仪式完毕,秦校长走上了讲台,长篇大论起来,但重点却是书法大赛,不少人听说余默参加了书法比赛,但具体结果如何,却几乎没人知道。

    登时,一个个伸长脖子,好奇地望着秦校长。

    秦校长容光焕发,与有荣焉,中气十足地说:“这次书法大赛强者云集,其中不乏名家,但咱们学校的余默同学披荆斩棘,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大家可以猜一下,他究竟得了第几名?”

    他故意卖起了关子,似乎十分享受这种机会。

    他的这句话引起了轩然大波,议论纷纷。

    “哇,余默竟然得了名次,这可是全国书法大赛。”

    “对啊,那么多厉害的书法家,他竟然还能得名次,太厉害了。”

    “你们是没瞧见上次他在礼堂击败那些书法家,那字写的别提多好了。”

    “你什么时候会欣赏书法了?”

    “我怎么就不会了?“

    人群议论起来,有人壮着胆子猜第十名,这已经是极好的名次了。

    秦校长笑而不语,只是轻轻摇头。

    “第九名?”

    “第八名?”

    “第三名?”

    人群的议论声小了,只余下一双双震惊的眼神,可他们看见秦校长还在摇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