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6章 天王出手
    第416章天王出手

    双方互相忌惮,再没有轻举妄动,都想再试探多一点,以便探出更多虚实。

    游锋懊恼不已,暗自责怪自己实力不济,连忙都帮不上。

    反观乾道长最轻松,躲在树后,眼巴巴地望着这一幕。

    也不知他是什么想法。

    只是,若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他的目光飘忽不定,竟然朝树林的另外一个方向望去。

    游锋一直在注意乾道长的举动,时刻提防着他,发现了他的异状,戒备地问道:“你在看什么?”

    乾道长做贼心虚一般,讪笑道:“我什么也没看啊。”

    游锋冷哼一声,朝乾道长目光的方向望去,什么也没瞧见,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凭借自己敏锐的直觉,判定乾道长一定有自己的小心思。

    所以,他一点也不敢放松警惕。

    “你别耍花招!”游锋冷冰冰地说。

    “我们是一伙的,怎么可能耍花招呢?”乾道长嬉皮笑脸地说,目光却不经意地朝那个方向望去。

    一双眼睛,穿透密密麻麻的树叶,一直密切注视着战况。

    这人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虽然并没有刻意隐藏身体,却也没人发现他的行踪,堪比一个隐形人。

    天王。

    此乃黑榜之首,也是黑榜的实际控制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林岳山做梦也想不到还有一个人隐藏于此,而且是一个天大的高手,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

    不知多少人死在天王手中,这才有了他今日的赫赫凶名,还有黑榜的名头。

    若是林岳山知道天王来此,一定敬而远之,择日再来复仇。

    天王若有所思,朝乾道长的方向望去,心中犯起了嘀咕。

    “难道他看见了我?”

    “或者,这只是巧合而已。”

    天王也拿捏不准,因为,以他的眼光来判断乾道长就是一个普通人,除了贪生怕死,躲的比谁都快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或许是我想多了。”

    天王摇摇头,以黑榜的情报系统,也从来没有关于此人的消息,那自然此人就是无足轻重之人。

    黑榜情报系统发达,这才能够保障每一次刺杀都大功告成,由此可见,游离于他们情报系统之外的高手少之又少,几乎罕见。

    天王察其言,观其行,可不认为乾道长是什么高手。

    他对余默更感兴趣。

    天狼和天影的汇报毕竟比不上亲眼所见,当看见余默的实力后,天王的脸色变幻不定。

    他着实感到惊讶,余默竟然有这等实力,登时,他更加相信余默是狩猎联盟的人。

    “狩猎联盟,你们终于露出马脚了,哼,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机密。”天王心中琢磨道。

    天王又仔细观察了一阵,暗自摇头,林岳山的修为过人,余默稍逊一筹,但他眼花缭乱各种神通令人大感兴趣。

    “林岳山算什么东西,也敢染指狩猎联盟,决不能让他坏了我的好事,余默是我的,杀了他,我就什么也得不到了。所以,余默暂时还不能死。”

    天王伺机而动,已经准备出手了。

    余默和林岳山浑然不知有人暗中窥视,他们一门心思想击败对方。

    林岳山渐渐占据上风,意气风发,大笑道:“哈哈哈,余默,这下你还怎么反抗,哼,我马上就可以为我儿子报仇了。”

    哗!

    大刀势大力沉,横削向余默的胸膛,若是吃了这一刀,当然会开膛破肚。

    余默躬身向后,变成了一个虾米状,血刃迅速格挡,血刃灵巧有余,力道却不及大刀。

    铛的一声,血刃被震飞了。

    大刀径直劈向余默的头部。

    游锋见状,吓的失声咆哮:“恩公,小心!”

    他恨不得刀下的人是自己,可他已经来不及驰援了。

    鬼怪又经历了一番激战,实力也大打折扣,刚被林岳山击退,也没办法救援。

    余默似乎陷入了必死的结局。

    “杀!”

    余默奋起大吼,拼尽全力,双掌同时拍出,惊涛骇浪一般的掌力喷涌而出,劫力离体,仿佛是利剑,却没办法离体太远。

    林岳山已经摸清楚了余默的套路,攻击的同时加强防范,竟然令余默的反击落空了。

    林岳山的大刀似乎马上就要落在余默头顶,接下来,就是血溅五步,分成两半的惨烈景象。

    嗖!

    一道破空声不期而至,击中了大刀。

    铛的一声,大刀竟然从林岳山手中飞了出去,深深地插进了地面,刀柄还在不停地颤抖。

    林岳山愣了一下,不知所措,但马上就警觉地大吼道:“谁?”

    余默悚然一惊,谁会这么力气,竟然一招就让林岳山的兵器飞走了,这份实力也太惊世骇俗了吧。

    他环顾一周,没有看见人影。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在黑暗中搜索目标人物,只可惜,双方相距并不远,却没人看见天王。

    他真的就像是隐身一般。

    林岳山惊怒交加,咆哮道:“是谁,有本事滚出来,东躲西藏算什么英雄好汉?”

    “呵呵,林岳山,你做过那么多龌蹉事,还有脸给我提英雄好汉。”天王的声音悠悠传来,在四周回荡,没人知道声音究竟是从哪里传来的。

    林岳山眼皮直跳,更加忌惮了。

    来者不善,竟然说出这种话,那定然是敌非友,况且又是这个节骨眼上,林岳山就差气的暴跳如雷了。

    “你到底是谁,别给我装神弄鬼?我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林岳山怒哼道。

    ”林岳山,别以为林家之主有什么了不起,尾巴就翘上天了,还没人可以指手画脚,呵呵,也不知你哪里来的自信。“

    天王的声音飘忽不定,格外神秘,让林岳山压力倍增,呼吸都急促起来。

    他着实有些捉摸不透对方的虚实,况且,话中有话,这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林岳山灵机一动,问余默说:“余默,你还叫了帮手来,只是你这帮忙太差劲了,竟然只知道一味地躲着,呵呵,想必也和你一样,是宵小之辈。”

    余默被讽刺一通,并没有在意,而是耳朵微动,一直在努力地分辨天王的声音来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