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9章 出气
    !

    第479章 出气

    蜀都,玛莎拉蒂在高速出口停了下来,秦校长的车也停在旁边,探出头问道:“怎么不走了?”

    顾子卿摇下车窗,回答道:“秦校长,明天书法展览才开始,咱们这就分道扬镳了,明天我负责将余默送过去。”

    秦校长闻弦歌而知雅意,悻悻地笑道:“好的,我先去打头阵探探风。余默,你好好陪顾总。”

    车窗升起,玛莎拉蒂呼啸而去,只剩下秦校长艳羡地张望着,直到消失在视野中。

    顾家,余默故地重游,没有了上一次的好奇。

    他心中一动,问:“顾君陌呢,怎么样了?”

    他仍然记得顾君陌跟着他潜入林家,最终,他安然无恙地逃走,而顾君陌当了替罪羔羊。

    虽然最后顾君陌安然无恙地脱身,但最终结果如何,他还不知道。

    顾子卿面色一凛,道:“他活的还是那么滋润,逍遥大少,每天穿梭于花丛中。”

    呃!

    余默苦笑,道:“果然厉害。”

    “不过,他逍遥不了多久。”顾子卿意味深长地说。

    “哦,为什么?”

    “当初我们一直在拖住林家的注意力,为你争取时间,但最终林岳山金蝉脱壳,亲自到江安对付你,这令父亲十分震怒,最终我们彻查之后,渐渐有了一点线索苗头,顾家还有内鬼。”顾子卿严肃地说。

    当初福伯之事令顾浩然和顾子卿对内鬼深恶痛绝,顾子卿差点就栽在内鬼之上。

    这次竟然又查出有内鬼,性质更加恶劣,因为,对方也是顾家之人,竟然还串通外人,这是背叛家族。

    余默心领神会,已经明白,感慨道:“内鬼就是顾君陌吗?”

    “不止如此!他能有多大的胆量和能耐,敢起这种心思。”顾子卿厌恶地说。

    余默心中咯噔一下,面色大变,道:“难道是顾若风?”

    顾子卿赞许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果然聪明,一点即透,这也猜到了。”

    余默苦笑道:“这种吃里扒外的人当真可恨。”

    “是啊,可现在证据并不确凿,我父亲也没有办法对付他们俩,一旦证据确凿,他们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顾子卿斩钉截铁地说。

    “哟,这又是哪条野狗,跑到我们顾家来了。”

    突然,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顾君陌面色不善地看着余默,难以掩饰眼中的火气。

    余默眉头一扬。

    顾子卿已经怒不可遏地瞪着顾君陌,斥责道:“顾君陌,你不说话没人将你当哑巴。”

    “呵呵,堂姐,你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太厉害了吧,这样一条野狗也值得你如此维护,你的品位也太低了。”顾君陌戏谑地讽刺道。

    顾子卿勃然大怒:“顾君陌,你太过分了。”

    顾君陌得意地耸耸肩,说:“我过分吗?不觉得啊,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顾子卿面红耳赤,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余默眼中闪过一抹凶光,一步步逼近顾君陌,咄咄逼人地说:“给顾总道歉!”

    顾君陌冷笑道:“这是顾家,不是你一条疯狗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还想让我道歉,你还没睡醒吧?”

    顾子卿看着余默凶巴巴的样子,心中一暖,却还是柔声劝道:“余默,算了,不和他一般见识。”

    “若是别人,我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但这种吃了屎的家伙,不教训一下他怎么行。”余默严厉地说。

    “你别乱来,这是顾家!”顾君陌大惊失色地叫道。

    “你也知道这里是顾家,你敢对顾总不敬,那你对得自己的身份吗?”余默反问道。

    这句话有弦外之音,顾君陌没有听出来,顾子卿却听了出来,心中一暖,余默这是替她出头。

    她虽然不愿见到两人起冲突,但还是把劝阻的话咽了回去。

    见顾子卿一言不发,顾君陌以为是她故意怂恿余默,否则,他哪里敢有这么大的胆量。

    登时,他对顾子卿的怒火更强烈,咬牙切齿地说:“你们这两个奸夫淫妇一唱一和,不就是要对付我吗?我就看你们谁敢动手。”

    余默冷哼一声,不给对方再说出污言碎语的机会,道:“嘴巴不干不净,那就闭上你的臭嘴。”

    呼!

    余默一巴掌抽过去。

    顾君陌悚然一惊,余默当真动手,而且这么狠,他也不是吃素的,当即就反击起来,拳脚并用。

    啪!

    顾君陌以为自己的反击肯定会成功,甚至会令余默出丑,然而,嘴巴上结结实实的痛苦却刺激了他的神经,令他心神一震。

    他匪夷所思地看着余默,不明白对方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就如此轻而易举地打中了他呢?

    余默不给对方失神的机会,呼的一下,巴掌又抽了过去,速度奇快,目不暇接,顾君陌更加没有招架的余地。

    啪啪啪……

    一连串巴掌声像是爆竹一般,响个不停,此起彼伏,格外清脆。

    顾子卿呆呆地看着余默,没有料到余默的反击如此恐怖,但他觉得格外解气。

    谁叫顾君陌骂他那么难听。

    而且,不但骂他,最关键是骂余默,这是她最不能容忍的事。

    呜呜……

    顾君陌已经发布出一个字了,只能呜呜地叫个不停,他的嘴巴已经红肿的像是一条香肠。

    他又怒又恨,却无能为力,不论他想什么防守,最终都无济于事。

    余默停了下来,顾君陌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似乎幸福来的太突然,两行眼泪夺眶而出。

    他伸不出手指着余默,动了动喉咙,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余默冷冷地看着他,说:“这是给你的教训,若是你还不知悔改,将来你会真正的后悔。”

    顾君陌无可奈何,根本无力反驳。

    “顾总,我们走吧。”余默对顾子卿说。

    顾子卿犹豫了一下,一言不发地点点头,和余默一起走远。

    顾君陌站在原地,像是木偶一般。

    远处,不少顾家的佣人对他指指点点,窃笑声隐隐约约地传来,顾君陌勃然大怒,余默打我也就罢了,你们还敢嘲笑我。

    他正想破口大骂,然而,嘴巴还没张开,已经痛的撕心裂肺,眼泪和鼻涕奇下,糊了一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