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6章 分歧
    冰原狼看见众人竟然没有惧意,怒不可遏,咆哮道:“不怕死,是吧?那我成全你们!”

    锋利的爪子扑向乔斌的脖子,乔斌瞪大眼睛,根本不惧怕,挺直了身躯。

    其他人屏住了呼吸,心跳加剧。

    砰!

    一个身影倒飞出去,众人的心脏都悬到嗓子眼了,似乎下一秒就要蹦出来。

    咦!

    怎么乔斌还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

    众人悚然一惊,定睛瞧去,不禁惊呼起来。

    那飞出去的竟然是冰原狼,而黑熊高大的身躯正站在乔斌面前,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山堆。

    吼!

    冰原狼咆哮起来,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凶狠地瞪着黑熊,道:“黑熊,你干什么?”

    黑熊冷哼一声,问:“你就那么急不可耐?”

    冰原狼眼神变幻,争辩道:“余默已经死了,他们不死,留下做什么?”

    “你就那么笃定?”

    “这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吗?”

    黑熊不置可否,说:“我们所有都期盼余默可以创造奇迹,然后破除诅咒,你一心期盼他失败,你究竟是何居心?”

    一句话令冰原狼哑口无言。

    飞鹰目光一凛,看向冰原狼的目光颇有几分不善。

    冰原狼骇然失色,道:“你血口喷人,我当然也想离开蓬莱岛,可那小子失败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既然你认定了这一点,那何不再等一段时间呢?”黑熊问道。

    “我……”冰原狼无言以对。

    飞鹰急忙劝道:“冰原狼,你少说两句,黑熊言之有理,那小子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冰原狼重重地跺了跺脚,争辩道:“最后,你们会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恩公究竟怎么了?”游锋关切地问道。

    他和其他人都糊涂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竟令妖兽内部出现如此大的分歧。

    “不想死就闭嘴!”飞鹰尖锐的声音训斥道。

    游锋还欲争辩,乾道长却急忙向他使眼色,苦口婆心地劝道:“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别再招惹他们了。”

    游锋哼了一声,道:“你怕死,我可不怕死。若恩公真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拼了这条性命,又有何妨。”

    乾道长嘴角抽搐了一下,感慨万千:“真是一群不怕死的。”

    游锋灵机一动,问:“乾道长,你整天装神弄鬼,不是自诩算无遗策吗?你算一下恩公的情况。”

    乾道长的表情比哭还难看,苦涩地说:“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算天算地,算天下苍生,可这小子命格太特殊,变数太大,我也算不出。”

    “那你就别整天吹嘘。”游锋没好气地说。

    乾道长动了动嘴,试图争辩,但最终又将话咽了回去。

    余默冻成了一个大冰棍儿,连手指也动弹不得,鲜血仿佛都要凝固了。

    冰层的已经到了他的眼皮底下,马上就要没过头顶,而下半身已经没了知觉,似乎要变成植物人了。

    “我不能就这样败了,我拥有五行火之力,正好克制水之力,我怎么会不是对手呢?”

    余默不甘心,咬牙切齿,牙齿打架,咯咯直响。

    “余默,五行相生相克,这可不是指一种力量就一定会克制另外一种力量,这是一种相对的说法。火之力能克制水之力,反之,当水之力足够强大,同样可以克制火之力,明白吗?”

    天魔圣解释道。

    “什么?”余默面色大变,心头也仿佛是多了一块寒冰,由内到外都透着寒意。

    “那我岂不是失败了?”

    天魔圣道:“你当然败了。”

    “天魔圣,你早就知道这一点?”余默沉声问道。

    天魔圣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余默大笑:“天魔圣,我做这么多为了谁?你竟然还隐瞒这么多,也罢,没了你,我难道就真的必死无疑吗?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吗?”

    天魔圣声音微变,问道:“余默,你要干什么?”

    以他对余默的了解,从这句话听出了弦外之音。

    余默神秘一笑:“你向我隐瞒那么多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别干傻事?”天魔圣急忙劝阻。

    余默充耳不闻,心神沉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之中,他疯狂地催动劫神诀,劫力轰隆隆流淌起来,冲击那股寒意。

    然而,寒意太强大,浩浩荡荡,就像是洪水一样,将余默淹没了。

    顷刻间,寒冰没过了余默头顶,他彻底变成了一个冰人。

    寒气游走奇经八脉,向气海汇聚,一旦寒意攻破气海,那余默由内而外就完全被寒意占据主动了。

    那可就回天乏术了。

    天魔圣急了,大叫道:“余默,你自寻死路,别拉上我,你快回答我,快点反击。”

    天魔圣功力已经恢复不少,见余默不为所动,他语气大变,道:“这是你逼我的,那只能我来了。”

    轰!

    余默大脑之中涌出一股能量,澎湃如惊涛骇浪,试图压过余默的意识,占据他的身躯的主动权,从而反击铺天盖地的寒意。

    “天魔圣,你不是一直藏着掖着吗?现在怎么舍得出手了?”余默戏谑地反问道。

    “余默,我和你乃是一体,我又怎么会见死不救,只是时机不到而已,你别意气用事。”

    “我可不是意气用事,而是你长久以来,算计太多,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做主反击。”

    “可你根本不是对手。”

    “是吗?我还没死呢,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对手呢?”

    “你若死了,那就晚了。”天魔圣心急如焚,没想到余默竟然会如此意气用事,而且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低谷了余默。

    余默并不是那么好忽悠,更别提控制了。

    “我是没有完全告诉你,那是因为你知道那么多,也起不了作用。”天魔圣辩解道。

    “那也不是你欺骗隐瞒我的借口,你躲在我体内,窥探我的秘密,却一直对我隐瞒,我很不爽。”

    天魔圣愣了一下,没想到余默的反弹和抵触如此强烈,他急忙补救说:“先度过这次的难关,我一定不隐瞒了。”

    余默冷笑。

    若是度过这次难关,天魔圣吸收足够的能量,那就离开余默的身体,和他没有了联系。

    天魔圣根本就不用理会余默,至于隐瞒,那更是谈不上了。

    以天魔圣的修为,余默哪里是他的对手。

    这是余默最后发难的机会。

    他一直将这份心思埋藏在心底,从未表露过,成功地瞒过了天魔圣。

    这是两人认识以来最大的分歧。天魔圣怒道:“余默,这是你逼我的!你以为我没办法了吗?你执迷不悟,那就彻底告别这具身体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