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6章 吸血
    “不知死活。”宗主怒吼一声,一只手探出去,凶狠地拍向樱子。

    樱子悍不畏死,根本不后退,双掌齐出,一起攻出去。

    余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八卦。

    见樱子行动,他当机立断,没有阻止樱子,而是紧随其后,也发动了攻击。

    一前一后,两人的攻击不期而至,宗主拦截住了樱子,毕竟,樱子的本事都是宗主所授,樱子有几分本事,宗主很清楚。

    可他还是低估了人在愤怒时的爆发力,樱子就像是一座小火山,喷薄而出,攻击如火红的岩浆,当宗主将之逼退后,樱子又如跗骨之蛆,缠绕上来,令他分身乏术。

    与此同时,余默的攻击才是最致命的。

    唰!

    血刃直接斩向宗主的另一条胳膊,这条胳膊本来就中了弹,虽然止住了鲜血,可终究是有伤,当宗主抬起胳膊,阻挡余默时。

    挡!

    鬼刀和血刃撞击,拉出一条长长的火花,因为宗主的伤势,鬼刀后劲不足。

    余默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剑光一闪,循着一个刁钻的角度,噗嗤一声,在宗主胳膊上又划出一条长长的伤口,鲜血喷涌而出,鲜红的肌肉裸露出来。

    “啊”

    宗主吃痛惨叫,急忙捂住胳膊,几滴冷汗从额头滑落下来。

    “该死!你不怕他死吗?”

    宗主用受伤的胳膊制住游锋,鬼刀再次架在了游锋的喉咙上。

    游锋若是平常,方才余默动手时,他就有机会逃走,可如今他伤势太重,根本没有逃跑的力气。

    余默猛地一怔,不得不停止攻击。

    樱子却没这么多顾虑,又糅身扑上去。

    宗主根本不想和樱子恋战,大喝道:“余默,阻止她,否则,我马上杀了他。”

    宗主凶神恶煞的威胁,余默想不听从,可碍于游锋,他根本没办法反抗。

    他一闪身,主动挡在了樱子面前,大手一抄,将樱子牢牢地抱住了。

    樱子富有弹性的身躯与他撞击在一起,不停地摩擦,却没办法挣脱余默的束缚。

    樱子气急败坏地吼道:“快放开我,我要杀了他,为我母亲报仇雪恨。”

    余默面色一沉,断喝道:“你想害死游锋吗?”

    樱子气喘吁吁,吐气若兰,高高的胸口起伏不定,她纠结地看了余默一眼,最终不得不放弃了。

    余默见她冷静下来,这才松开手。

    “哈哈哈,这人的分量还真巨大,果真令你投鼠忌器。”宗主看了游锋一眼,兴高采烈地说。

    游锋的心在滴血,他多想一死了之,可余默执意要救他,他既感动,又愧疚,百感交集,五味陈杂。

    “束手就擒,听见没,放下兵器。”宗主面色一凛,大喝道:“我没有耐心了,你别挑战我的耐心。”

    “不要……”游锋有气无力地制止。

    余默深吸一口气,为了救人,他不得不暂时麻痹宗主,如他所愿,毕竟,游锋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好,我如你所愿。”

    余默大吼一声,手指一松,血刃从他手中掉落下来。

    嗡!

    血刃没落在地上,血悬浮在半空中,浑身绽放夺目的血光。

    一股神秘力量出现了。

    宗主先是面露狐疑之色,但下一秒面色骤变。

    怎么回事?

    宗主眉头紧锁,低头看着胳膊上的伤口,一股神秘力量牵引住了他的鲜血,似乎要将他的鲜血从身体中抽出来一样。

    他尚未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噗!

    鲜血果真像是喷泉一样从他的伤口中喷涌而出。

    宗主大惊失色,情不自禁地尖叫起来:“余默,你对我做了什么?”

    其他人也骇然失色,不明白其中玄机,连樱子也停手,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因为,实在是太诡异了。

    以宗主的修为,即便是受了伤,鲜血也能迅速止住,而不是像喷泉一样涌出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一双双目光都落在余默身上,毫无疑问,这肯定和余默有关。

    余默先是一阵茫然,旋即看着手中的血刃。

    嗡!

    血刃震动起来,一股力量从中延伸而出。

    呼!

    一阵腥风刮起,那些喷涌出来的鲜血化作一股血雨,飞向血刃。

    血刃光芒大作,将鲜血完全吸收了,登时,嗡嗡的抖动不停,格外兴奋。

    “啊”

    所有人都看出了一点端倪,这一幕确实是余默所为,竟然可以隔空吸取敌人的鲜血。

    匪夷所思。

    余默却渐渐明白了。

    当初他利用自己的鲜血喂养血刃,利用血炼之术,提升血刃的威力。

    血刃本就是邪兵,对鲜血有一种强烈的渴望和需求,以前只是被余默压制住了。

    这次当血刃伤了宗主后,这股需求便猛烈地爆发出来。

    因为,血刃上已经沾染上了宗主的鲜血,血刃便可隔空吸血,令宗主猝不及防,便遭了道儿。

    余默双眼放光地盯着血刃,这真是意外之喜。

    血刃帮了他一个大忙。

    血刃尝到了甜头,吸引力大增,宗主的鲜血像是决堤的洪水倾斜而出,短短时间之内,宗主的脸色就变苍白了。

    “快住手!”

    宗主歇斯底里地狂吼起来,使出浑身解数,功力牢牢地封住伤口,但鲜血仍旧不停地冲击伤口,迫不及待地想离开他的身体。

    “你们是我的鲜血,不是他的。”

    宗主大叫一声,挥舞鬼刀,呼呼,鬼刀在余默面前舞的密不透风,一阵刀影交织成一股盾牌,隔绝了血刃的吸引力。

    宗主终于可以喘息一会儿,飞快向后退去,似乎余默就是恶魔,他避之唯恐不及。

    余默眼睛微眯,当然是趁热打铁,痛打落水狗,脚尖一点,已经飞扑上去。

    血刃光芒大作,似乎在呼唤宗主的鲜血。

    “别过来!”宗主大惊失色地尖叫,不停乱窜,试图尽可能地拉开和余默的距离。

    一个逃,一个追,在这狭小的空间中两人大展身手,上演了一场精彩的大戏。

    “封住出口,不准他逃走。”余默灵机一动,岂能错过这个瓮中捉鳖的机会。

    黑熊心领神会,急忙大叫:“封住出口,一只苍蝇也不准放走。”

    轰轰轰!妖兽行动起来,巨大的身躯将出口完全堵死了,层层叠叠,一道坚不可摧的肉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