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1章 血祖逃遁
    血祖额头青筋毕露,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艰难地扭过头,怒瞪着那近在咫尺的庞大身躯。

    赤练蟒!

    它竟然咬住了他。

    赤练蟒无视道血祖的眼神,獠牙力道骤增,仿佛要将他的身躯洞穿。

    “啊”

    血祖撕心裂肺地惨叫,一股血雾从伤口升起来,他的面色变得无比虚弱。

    余默和凤凰见机行事,不约而同地攻向血祖。

    三方合力一击。

    血祖骇然失色,避之唯恐不及,轰隆一声,浑身爆起一团血雾,笼罩住了他的身影,肉眼不可见。

    余默和凤凰凭借本能的感应,血刃从余默手中飞出去,如风如电,无比犀利。

    火焰则从凤凰双手中飞出去,化作一个火焰圈,飞入血雾之中,套向血祖。

    轰轰轰!

    一连串巨响从血雾之中传来,震耳欲聋,地面和空气剧烈颤抖,结界似乎快支撑不住了。

    敌情不明,余默和凤凰没有穷追猛打,否则,极有可能落入敌人的圈套,吃大亏。

    砰!

    突然,血雾炸开,化作丝丝缕缕的血丝,向外蔓延,眼前豁然一亮,大家终于看清楚了。

    赤练蟒的獠牙竟然断了一颗,浑身的鳞片脱落许多,伤痕累累。

    反观血祖,也十分狼狈,肯定没有讨到好处。

    血祖的眼神仿佛要吃人,扫过赤练蟒以及众人,最后落在余默身上,咬牙切齿地说:“余默,你害我好惨。”

    血祖不再云淡风轻地称呼余默为乖徒儿,而是直呼其名,显然,余默挑动了他的神经,令他出离了愤怒。

    余默反倒轻松下来,血祖的状态已经说明一切,这次的亏他吃大了。

    他的名头是大,但今非昔比,没有当年全盛时期的战斗力,并非不可战胜。

    “这可不怪我,要怪就怪赤练蟒吧。话说,赤练蟒的滋味儿如何?”余默挑衅地问道。

    血祖面色铁青,死死地盯着赤练蟒,赤练蟒已经彻底脱离了他的控制,眼中尽是浓烈的杀机,没有了以前的乖巧。

    “敢背叛我,只有死路一条。”血祖咬牙切齿,渐渐握紧了拳头。

    余默反倒不担心,戏谑地问道:“那你又能怎样?”

    血祖意味深长地看了余默一眼,若有所指地说:“记住了,这畜生就是你的下场!”

    突然,他五指牢牢地握紧,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手心爆炸。

    砰!

    声音不大,但在这结界之中却格外清晰。

    余默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下一秒,他和赤练蟒的联系烟消云散,他急忙定睛瞧去。

    呜呜呜!

    赤练蟒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在地上滚动起来,溅起漫天烟尘。

    蓦地,赤练蟒停下来,没有了声息,而浑身散着淡淡的红光,最后,它化作星星点点的红光,漫天消散,消失无踪。

    “血祖做了什么?”

    凤凰下意识地问道。

    凌瑶和凌厉仰起脖子,瞪大眼珠,显然也有同样的疑问。

    余默心中一动,已经了然于心,道:“赤练蟒乃是他炼制而成,他掌控赤练蟒的生死,虽然,赤练蟒的魂魄可以为我所控,但生死的开关还是在他手中。他宁愿毁了赤练蟒,也不能让它落入我手中。”

    众人恍然大悟。

    “血祖真是果断,这么大一个帮手,说毁就毁了。”凤凰揶揄道。

    余默淡淡一笑,血祖已经不可能夺回赤练蟒的控制权,也只有毁掉这一条路了。

    不知何时,那星星点点的漫天红光将血祖笼罩起来,他的身影再次消失了。

    余默和凤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种可能,大叫道:“血祖呢?”

    血祖趁机逃走了。

    这是两人心中的念头。

    他们没有任何犹豫,当机立断,直冲进了那漫天红光之中。

    只是,环顾一周,哪里还有血祖的身影。

    “余默,我会再回来的,下次,你必死无疑!”

    突然,一个声音隐约传来,在众人耳畔回荡,却无法分辨方位。

    血祖果然趁机逃走。

    余默和凤凰果真猜中了。

    两人对视一眼,无可奈何地苦笑,血祖本就是高手,若是他拼了命逃走,两人想拦住他,本来就不现实。

    但毫无疑问,这次血祖吃了大亏,短时间内不会再卷土重来。

    咔嚓!

    空中响起一阵脆响,空气剧烈波动。

    凤凰有经验,淡定地说:“结界碎裂了。”

    话音一落,外界的喧嚣声传来,他们又回到了街道之上,四周是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群,几人对视一眼,感慨万千。

    这一个中午,他们经历了生死的考验,当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余默关切地扶住凌瑶,问道:“瑶瑶,你现在怎么样了?”

    凌瑶挤出一丝笑容,牢牢地反手握住余默的手,摇头说:“我没事,你真是我的大英雄。”

    余默反而不好意思,挠挠头,不知所措。

    凤凰看了余默一眼,暗叹口气,这哪里是刚才杀伐果断的少年,爱情果然可以改变一个人。

    反倒是凌厉深深地看了余默一眼,一言不,主动拉开距离,让女儿和凌瑶独处。

    “血祖还会再回来吗?”凌瑶担忧地问。

    余默面色一凛,望着川流不息的街道,心情复杂地说:“他肯定会回来,他不是那种放弃的人,而是,他杀人如麻,绝对会来报仇。”

    这一世,余默和血祖是第一次见面,但通过这一番战斗,他觉得自己对血祖的了解上升了一个大台阶。

    凤凰赞同地点头:“你说的对,血祖肯定会卷土重来,恐怕那时候,你就没那么容易过关了。”

    凤凰实话实说,余默面色淡定,凌瑶却面色凝重,手心都冒起了汗珠。

    余默不愿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转移话题,问:“瑶瑶,大中午你怎么会离开学校,又怎么遇到血祖的?”

    凤凰望了父亲一眼。

    凌厉抢先回答,懊悔地说:“这一切都怪我,若不是我,瑶瑶也不会身陷险境,差点酿成大祸。”

    嗯?

    余默好奇地看着凌厉,问道:“凌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厉唉声叹气,娓娓道来。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