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9章 金刚伏魔
    余默快若游龙,绕着阁主游走,阁主勃然大怒,又冲向那道光幕。

    砰!

    他再次跌飞出去,奈何不了光幕。

    众人暗暗咂舌,那光幕当真强悍,竟然可以拦下阁主如此恐怖的冲击。

    阁主灰头土脸,死死地盯着余默,余默的身法快,他的眼珠游动也很快,始终锁定余默。

    突然,他爆吼道:“余默,你死!”

    砰!

    他发足狂奔,脚下变成一个巨大的坑洞,仿佛是炮弹所致,然后,他真像是炮弹一样冲天而起,快狠准地冲向余默。

    余默想躲避,却发现阁主的气机牢牢地锁定了他,令他根本没办法躲避。

    余默索性停下脚步,将最后一块灵晶没入地面,金刚伏魔阵大功告成。

    他只记得金刚伏魔阵,却并不知其具体威力。

    所以,他提剑挺立,严防死守,绝不给阁主可乘之机。

    即便他是大乘初期境界,面对阁主铺天盖地的恐怖气势,依旧心旌摇曳,不知能否胜利。

    “死!”

    阁主来势汹汹,口中爆发出惊天怒吼,奋力攻向余默。

    唰!

    突然,一道金光从地下冒出来,这就像是点燃了导火索,一道道金光从地下冒起,瞬间就弥漫完了这片空间,金刚迅速变化,向阁主面前汇聚。

    难道又会变成一道光幕?

    众人好奇地想到。

    事与愿违,金光没有变成光幕,而是变成了一个金色的巨人。

    金刚!

    余默一眼就认出来,情不自禁地惊呼。

    众人望着这金刚,顿觉自己的渺小,金刚和阁主的体型相差无几,都是庞然大物,只见一个金色的铁拳砸破长空,落在阁主的手上。

    砰!

    阁主的拳头炸裂,化作漫天血雨。

    阁主勃然大怒地咆哮,于事无补,金刚十分迅猛,直接扑上去一顿暴击,阁主踉踉跄跄,不断后退,凄惨无比。

    “你是什么?”阁主愤怒地问道。“金刚!”余默笑眯眯地说,心说原来金刚伏魔阵是这样,一旦大阵告成,将会出现一尊金刚,狠狠地压制住阵中的一切,即便是阁主,也不是金刚的对手,一步步踉跄后

    退,颓势尽显。

    “金刚”

    阁主拖长尾音,对这个名字十分陌生,他不甘心,又愤怒地冲向金刚,然而,金刚又是一顿暴击,阁主败下阵来。

    阁主见机行事,不再和金刚直面为敌,而是选择了一个方向,横冲直撞地冲过去,试图冲出大阵。

    那看似空荡荡的前路忽然冒起一道光幕,又将他撞飞,金刚如影随形地追来,一顿猛揍,令阁主浑身爆炸连连,伤痕累累,献血如注,流个不停。

    阁主伤势惨重,躲在了大阵的角落中,瑟瑟发抖,不再做无谓的冲击。

    大阵平静下来,而金刚又化作无数道金光,消失在地面,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阁主怔怔地看着地面,久久不语。

    余默大喜过望,金刚伏魔阵成功了,真的困住了阁主。

    阁主是不会死,但也别想逃出大阵。

    狂刀几人也明白过来,深受鼓舞,兴奋地呐喊:“好样的!”

    三鬼更是夸张地赞扬:“主人,你是最棒的。”

    凤凰抿了下嘴唇,不得不承认余默之强大。

    “天全黑了。”

    突然,天王指着天空大叫。

    众人耸然一惊,抬头望去,却什么也瞧不见了,天地间已经完全被黑暗笼罩,伸手不见五指。

    余默屈指一弹,一道道劫力从指间飞出,没入众人的体内。

    他大手一挥,乾坤袋光芒一闪,又将三鬼收入其中。

    下一秒,他们就感觉到铺天盖地的压力袭来。

    但这一切又戛然而止,劫力发挥作用,压力消失无踪,几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叫道:“余默,我们返回常衡山了吗?”

    “是!”余默刚说出一个字,突然,浑身剧震,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

    其他人大吃一惊,连忙问道:“余默,你怎么了?”

    “我……”

    余默嘴唇颤抖,只艰难地挤出一个字,便轰然倒地,抽搐不止。

    其他人看不见,依旧发现了端倪。

    他们距离余默本就不远,于是几人迅速行动,在黑暗中摸索到了余默身边,发现他不停抽搐,与方才战神般的样子判若两人。

    “他怎么了?”众人惊恐地问道。

    实在难以想象前一秒他还那么厉害,如今返回常衡山,没有了大危险,他反而变成这种模样,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凤凰若有所思,猜测道:“莫非他的劫力又爆发了?”

    “劫力爆发?”

    其他人大惊小怪,不明所以。

    凤凰并不多言,说:“这是他身上的顽疾,十分危险。”

    其实,凤凰对劫力也一知半解,上次见到余默劫力爆发的状况,深感震撼,也深知其危险。

    但她并不知道如何救他。

    “先将他带出常衡山。”

    “也只有如此了。”

    常衡山乃是非之地,若是天亮前,他们还没离开常衡山,那他们又会回到酆都,酆都经历了那一战,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谁心中都没谱儿。

    所以,谁都不想再返回酆都,以身犯险。

    况且,没有了余默,他们返回酆都着实是弊大于利。

    “幸亏他的劫力爆发前,他先护住了我们。这劫力当真奇妙,可以救人,竟也可以害人,而且,还是害余默本人。”宋越啧啧称奇地说。

    他们都知道余默是用劫力保护他们,抵挡魂雾的攻击。

    劫力这么好的东西竟然也可以置人于死地,确实太震撼了。

    “走,别耽搁了。”凤凰主动抱起余默,就像是昨夜余默抱起她一样。

    天道轮回,一饮一啄,似乎有其定数。

    几人漫无目的,团结在一起,沿着一个方向,整齐划一地前进。

    至于是否能走出常衡山,谁都没有绝对的信心。

    前路茫茫,他们能否成功呢?

    余默爆发劫力后,意识涣散,与外界仿佛隔绝了,但他却发现自己身体中的变化。

    他本是大乘初期境界,但现在修为就像是跳下了万丈深渊,不停地向下坠落,而他的修为则直线下降,从大乘初期一路下跌,不知会跌落到什么境界。

    余默一直都知道大乘初期是前世的修为,并非自己的,可当他体验过大乘初期的神威后,深深地迷恋了。见到修为飞跌,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