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82章 佛子的挑战
    余默竟然有了到魔族走一遭的念头。

    不过,他最终还是压下了这个念头。

    魔族凶险难测,乃是真正的魔窟,他不能轻易以身犯险。

    青幽散人杀气腾腾地盯着白无常,说:“白无常,你是魔族,口口声声诬蔑我灵山,今天我定叫你有来无回。”

    白无常肆无忌惮,怪笑道:“这是想杀我灭口吗?哈哈蛤,你自认为有那个能力吗?”

    青幽散人身形一闪,就逼向白无常,断喝道:“有没有,你试过不就知道了。”

    青幽散人宛如一道清影,快若闪电地攻击白无常。

    白无常怪笑起来,斗篷一展,斗篷迅速扩大,仿佛是黑云一般,向外扩散,瞬间就笼罩四周数米的范围,一股恐怖的气息从黑袍下溢出来。

    “退出去!”

    众人大叫一声,连忙带领众人退出正殿。

    这二人的战斗非同小可,为了避免被殃及池鱼,唯有敬而远之。

    虽然不少人都想观战,但听了余默的话,无人敢逗留,为了活命,乖乖地退出正殿。

    轰轰轰!

    一声声巨响在正殿中响起,正殿的柱子嘎吱嘎吱地响个不停,漫天灰尘从屋顶上洒落下来。

    正在众人猜测正殿之中的具体情况时。

    轰隆!

    正殿应声而倒,化作了一片废墟。

    “啊,天行剑法呢!”

    众人如梦初醒,大声疾呼。

    天行剑法刻在正殿的墙壁上,正殿化作废墟,那天行剑法不也毁于一旦了吗?

    顷刻间,大家的注意力就从天行剑法中转移到了二人身上,只见两道身影从废墟中飞出来,向青阳宫外飞去,所过之处,飞沙走石,树木断裂,一片狼藉。

    “追!”

    这二人都想致对方于死地,乃是真的痛下杀手,所以,战斗格外激烈,杀伤力也十分惊人。

    唐门主和各大门派的高手留下一道道残影,迅速地追了上去。

    余默却没急着追击,因为,他并不关心二人的结果。

    这两人都不是泛泛之辈,都有自己的保命手段,若想真的杀死对方,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乔斌没有余默淡定,匆匆交代一句,说:“余默,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今后你要好好地约束江湖中人,别闹出不可收拾的风波就行,我先走一步。这一战可遇而不可求,

    可不能错过。”

    乔斌说完后,人已经远去,余默抬起手,又无可奈何地放下。

    青阳宫中只剩下寥寥几人。

    除了余默之外,唐京几人也没走,另外就只有佛子一人了。

    余默诧异地看着佛子,问:“佛子,你怎么不追上去?”

    佛子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他们的胜负,贫僧并不关心。”

    “哦,那佛子关心什么?”

    “我此行来蜀都是想见天下英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这次我见到天下英雄,大开眼界,学到了许多。”佛子虔诚地说。

    “哦,佛子学到了什么?”

    佛子指着自己的心脏,说:“学到的在心里。”

    余默也不追问,说:“佛子的佛法精湛,与一般凡夫俗子确实不一样。”

    “你也不一样。我看了天下英雄,只有寥寥数人可入法眼。”佛子平静地说,并无骄傲之色,而是实话实说。

    余默深知这一点。

    唐京几人则扬起眉头,这佛子口气不小,天下英雄竟然只有寥寥几人可入他的法眼。

    “不知那些人有此荣幸。”余默也很好奇,问道。

    “余施主是第一人。”佛子笑盈盈地说。

    “多谢夸奖,其他人呢。”

    “青城自然算一个,另外,你的这位弟子也是人中龙凤,算一个。”佛子看着庄玉书,说。

    庄玉书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似乎没料到自己竟然能入佛子法眼。

    他可比不上余默和青城。

    余默知道佛子为何对庄玉书高看一眼,因为,他有蛟龙血脉,佛子慧眼如炬,不知有没有看出这一点。

    “除此之外,这位小姑娘天资卓绝,将来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佛子又看着余玥。

    佛子知道这几人和余默关系匪浅,却佛子却并不认识。

    “我?”余玥惊讶地指着自己鼻子,似乎不敢相信这一点。

    佛子点头。

    余默看着妹妹,连凤凰都对余玥另眼相看,入佛子法眼倒也并不奇怪。

    余默不禁佩服起了佛子的眼光。

    唐京瞪着大眼睛,期待地说:“那我呢?他们都入了你的法眼,那我是不是也可以?”

    佛子淡淡地看着唐京,摇头,说:“抱歉,施主,你虽然本事不弱,剑法也不俗,但与其他几人相比,相差太多。”

    唐京一脸失望,愤愤不平:“你这和尚,太没眼光,我告诉你,我也是修炼奇才,将来我一定会变成高手,让你知道自己看走眼了。”

    众人哑然失笑,余默拍怕他的肩膀,安慰道:“胖子,我知道你是天才。”

    “看见没,默哥的眼光比你好多了。”唐京洋洋得意,得意地看着佛子。

    佛子古井不波,又看向叶千千和凌瑶:“二位的天资也不错,将来成就也不小。”

    言下之意,他们和余默兄妹比起来,差了一筹。

    二人倒是心态颇好,并不在意,说:“那我们就借佛子吉言了。”

    佛子点评完几人,说:“余施主,闲杂人等都走了,那接下来该谈我们的事了。”

    “我们有什么事?”余默诧异地问。

    “见了你的实力后,贫僧一时技痒,想和余施主切磋一番。”佛子出人意料地发起了挑战。

    余默眉头一挑,问:“你要挑战我?”

    “不算挑战,只是切磋。而且,余施主请尽展多学,不限于武功和神通,我想更多地了解余施主。”佛子不带一丝烟火气地说。

    “了解我?”余默糊涂了:“我有什么可了解的?”

    佛子意味深长地说:“余施主切莫妄自菲薄,你深不可测,贫僧无法看透,只能通过实战来了解。”

    “你为什么想了解我?”

    “行万里路,阅人无数,余施主是我离开天龙寺后,第一个感兴趣的人,自然想阅尽余施主。”佛子直言不讳。余默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