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9章 毒经的另类用途
    江湖经历英雄大会的风波后,风平浪静。

    所有人都在等着魔族现身,然而,魔族却像是消失了一般。

    至于青阳山深处,再没人去一探究竟。

    大家都对山中发生的事十分忌惮,万一树妖或者魔族仍在深山之中,那去了就回不来了。

    天台山玉霄峰上的参天宗已经开工建设了,正如唐门主所言,不等余默联系乔斌,乔斌率先联系了他。

    听闻他开宗立派,乔斌也是大跌眼镜,感慨万千。

    当然,对于在玉霄峰上建造参天宗,官方一路绿灯。

    江湖虽然波澜不惊,但江安倒是变得无比热闹,余默对于各派人马滞留江安,也无可奈何,只能盼着魔族早点现身。

    临近开学,余默孤身来到了华老的院子。

    他一直想将华老拉入参天宗,自然要趁早敲定这件事。

    何况,他的父亲一直在接受华老的治疗,不知近况如何。

    虽然,他已经知道昏迷的并非是他的亲生父亲,但从他记事起,他就叫爸爸,而且,对方无微不至的关怀他,与亲生父亲没有区别。

    就像是对苏青一样,他一直将对方当做亲生父亲。

    当他推开大门后,正看见华老在院子里,而另外一个熟悉的人,正与华老面对面坐着喝茶。

    “唐门主,你怎么在这里?”余默诧异地问道。

    唐门主抬起头,笑道:“我在江安只有这一个老朋友,不来找他,找谁啊。”

    余默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华老,近来可好。”

    华老起身,说:“我这幅老骨头,还是老样子,倒是你小子,呵呵,我听唐门主说起你的光辉事迹,啧啧,连我都听的热血沸腾,厉害啊。”

    “华老过奖了,我那点算什么事。”

    华老笑着摇头:“你太谦虚了。”

    “余默,我听华老说你传了医经?”唐门主面色一凛,神色复杂地问。

    余默点头。

    唐门主感叹道:“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你这脑瓜里哪来的那些东西,先是毒经,现在又是医经,这可都是传世的宝典啊。”

    余默笑了笑,心说这些都是前世的馈赠而已。

    “一毒一医,一个人终其一生,参透其中一样,已是天大的幸运。你却同时拥有毒经和医经,而且,还同时修炼了,一般人真没法这么一心二用。”

    华老也认同的点头:“我钻研医经已感觉绞尽脑汁,无暇分心其他事,你同时修炼毒经和医经,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余默反而不好意思,挠头说:“华老,唐门主,你们就别取笑我了,我是贪多嚼不烂,只学到皮毛而已,无论是医经还是毒经,都没有二位钻研的透彻。”

    “这次见到华老,我与他交流之后,发现了毒经中的一个秘密,不知你以前有没有发现。”唐门主严肃地说。

    余默诧异地看着他,说:“我对毒经钻研不深,不知是什么秘密。”

    “毒经不仅是炼毒,制毒和施毒之法,毒到极致,竟然还能以毒攻毒,变成救人之法,和医经一样,变成仁心之术。”唐门主难掩脸上的惊容,一惊一乍地说。

    “什么?”

    这下轮到余默惊讶了,他可没有发现毒经的这一特点,问道:“唐门主,你有没有搞错?”“我当然没搞错,以前,我也没想到这一点,因为,我对医术了解不多,只知毒术,但和华老交流后,我发现最后竟然有共同之术,语华老探讨后,我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毒经也能治人,就看是怎么用了。”

    华老笃定地说:“唐门主没说错,这也改变了我的认知,当真是受益匪浅。”

    余默瞠目结舌,左看看华老,右看看唐门主,确认这二位不是故意消遣他,叹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呵呵,所以说天无绝人之路呢,你的父亲治疗不是一直没效果吗?唐门主的发现给我提供了一个思路,我们决定双管齐下,同时用医经和毒经,一起替他治疗,没准就能

    有意外的收获。”华老知道余默关心什么,所以直接了当地说。

    余默眉头一跳,惊呼道:“果真如此吗?”

    “当然!”唐门主和华老不约而同地点头。

    “太好了!”余默大喜过望。

    关于当初山谷中发生的事,一直是一个谜,无论是凤凰,还是苏青,都没法完全还原全貌,一切谜题最终落在了余默的父亲身上。

    只有他真正苏醒了,一切才会真相大白。

    “那现在就可以开始吗?”余默迫不及待地说。唐门主白了他一眼,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那么着急做什么,我们还要商议试验,这种事只有确保万无一失时,才能真正开始,否则,那不是救人,而是害人,知道吗

    ?”

    余默心中一凛,毒经乃是以毒救人,剧毒可以救人,但稍有不慎,那就害死人。

    唐门主如此慎重,倒是没有错。

    “是我太心急了。”

    华老说:“我理解你的心情,只怪老夫医术不够,一直没什么进展。”

    “华老说笑了,这天下你的医术是最好的,你的医术都不行,那其他更不行。”余默纠正道。

    “余默,我已看过你的父亲,不得不说,我以前对你的了解太少了,不知你有一位这样的父亲。”唐门主颇有深意地说。

    余默茫然地看着他,问:“唐门主此言何意?”

    “你的父亲是一个武者,而且,是一个真正的高手,虽然他昏迷不醒,但我也看不透他的虚实。”唐门主沉声说道,显然对于这个发现,他也十分震撼。

    “真的……有那么厉害?”余默迟疑了一下,自从知道了山谷中的一些事后,他就猜测父亲不简单,但听唐门主信誓旦旦说的内容,他依旧难掩激动的心情。唐门主重重点头,确定地说:“当然,我绝不骗你。虎父无犬子啊,难怪你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做出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壮举,若是你父亲一直醒着,那天机阁阁主和封无疆就不敢那么对你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