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83章 小道消息
    余默是天龙寺的活佛!

    这宛如平地惊雷,炸的众人一阵眩晕。

    另外,活佛是什么?

    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但听佛子如此掷地有声地说这一席话,活佛也定然不是一般的位置,在天龙寺中举足轻重。

    关键是,余默又不是僧人,怎么变成劳什子活佛了。

    众人一头雾水,茫然地看着余默,又看看佛子,似乎希望他解答这个谜题。

    袁鸿像是石化了一般,半晌才回过神来,只能打落牙齿往自己肚子里咽。

    他可不敢和天龙寺争锋相对,他也没这个资格,若是因为他,灵山和天龙寺交恶,那他难辞其咎。

    他像是变脸一样,硬生生地挤出一丝笑容,却比哭还难看,说:“是我不错,余宗主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

    余默淡淡地看着他,戏谑地问道:“不赶我走了?”

    “不敢,这一切都是误会。”

    “哼!”余默冷哼一声,他来灵山是有正事,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当然不能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坏了他的正事。

    他转身返回广场,佛子和天王如影随形,袁鸿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识趣地不敢追上去了。

    其他人见状,议论纷纷,袁鸿听着刺耳的议论和嗤笑声,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下去。

    他咬了咬牙,逃也似地离开。

    这里是灵山,他却被人摆了一道,有苦难言,这份憋屈可想而知。

    见袁鸿离去,人群的议论声更大。

    言求德提醒道:“余宗主,袁鸿是山主的弟子,在灵山地位也不一般,我听说他睚眦必报,你得罪了他,这里又是灵山,你要小心一点。”

    “谢谢!”余默微微颔首。

    “还有一件事。”言求德欲言又止。

    余默狐疑地看着他,问:“何事?”

    言求德左右看看,余默心领神会,说:“我们边走边说吧。”

    言求德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连忙跟上,离开了人群,才严肃地说:“封无疆来了灵山,他是有备而来,肯定会搞事,余宗主最好提前做好应对。”

    余默诧异地看着言求德,说:“你以前和他不是一路的吗?怎么会专门来提醒我?”

    言求德满脸怒色,说:“以前我是猪油蒙了心,才跟了封无疆,但最后,封无疆让我儿子变成了残废,这笔账我一直记着,如今他是我的敌人,而非朋友。”

    余默恍然大悟。

    “我跟了封无疆那么多年,很清楚他的秉性,你坏了他的好事,而且,灭了他的剑宗,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言求德沉声告诫道。

    余默今非昔比,当初,他能将封无疆压得死死的,如今更不会惧怕他。

    他微微颔首,说:“我知道了。”

    见余默没有惧意,言求德自愧不如,涨红了脸,说:“不但是你,我们这些曾经追随他的人,还有闯进剑庐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余默眉头一挑,笑道:“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言求德面红耳赤地说:“我知道我存有私心,但我也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死,还有许多江湖同道的生死,大家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蚱蜢,若是让封无疆卷土重来,我们都

    将遭受灭顶之灾。”余默饶有兴趣地说:“封无疆,出现在灵山,肯定是受到了灵山的邀请,灵山如此重视封无疆,你们和封无疆过不去,岂不就是和灵山结仇,将来你们又如何面对灵山的怒

    火?”

    啊?

    言求德愣了下,似乎没有料到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怔怔地看着余默,不知所措。

    “这我也没想这么多。”半天,言求德才忐忑不安地回答。

    余默哑然失笑,话锋一转,问:“你比我们先来,可知道这次灵山新山主是谁?”

    这才是余默最关心的问题。

    但他刚来灵山,还没见到青城和梁靖泽,不知具体情况,二人成功与否,也尚且无法下定论。

    言求德眼珠一转,四下张望一番,小声说道:“传言四起,大家都在猜测新山主是谁。但一直没有确凿的消息,小道消息倒是满天飞。”

    “哦,什么消息?”“有小道消息说新山主是青城,就是上次在英雄大会出现的那个女子。但我觉得不太可能,毕竟他太年轻了,灵山中可有一帮老家伙,个个本事不凡,青城想脱颖而出,力

    压群雄,没多大可能。”

    言求德信誓旦旦地说。

    余默心中一动,所谓无风不起浪,难道这小道消息是真的,那二人真的成功了?“别着急,后天就是继任大典,新山主就会揭晓,我们只用静观其变,顺便游览一下灵山,还有山脚下的天池,据说这里人杰地灵,乃是一处风水宝地,蕴藏着巨大的秘密

    呢。”

    言求德话锋一转,神神秘秘地说。

    “什么秘密?”余默不以为然,但仍然随口问道。言求德苦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灵山十分神秘,我们所见只是其冰山一角,谁也不敢在此造次。当然,像余宗主这样有绝对的实力的人除外,我们不敢得罪灵山,

    但余宗主自然无所畏惧。”

    余默直接忽略了言求德的恭维,心思飞到了那个秘密之上,等见到青城,倒要直接问一问。

    “那你们来后见到青城了吗?”余默问道。言求德思考了一会儿,摇头道:“没有,这次是由袁鸿负责接待,我连青幽散人都没见到,不仅是我,其他人也没见到这二人。也不知灵山是不是故意藏着掖着,青幽散人

    和天下江湖同道都见过面,让他负责接待才最合适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余默心中一动,青幽散人和青城同时没出现,这似乎有点不合常理。

    毕竟,二人在灵山之中身份不一般,人多眼杂,不可能没人见到他们。

    说话间,又有灵山的人迎了上来。

    言求德见状,告辞而去。

    来人没有了袁鸿的桀骜,负责接待他们,将他们安排到了一个厢房之中。

    余默几次欲言又止,真想开门见山地询问他们青城在何处,但最后又忍了下来。

    恰此时,隔壁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余默眉头一挑,快步走出房间,直奔向隔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