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22章 一无所获
    余默惊讶地看着石塔,这竟然是一件法宝,而且是仙器!

    魔族底蕴果真深厚!

    大祭司看着余默的反应,自豪地说:“此乃我魔族的混沌塔,其中包罗万象,收藏着魔族自诞生以来的各种资料和典籍。”

    混沌塔!

    余默讶然,灼灼地盯着它,问:“这是一件储物法宝?”

    大祭司黯然神伤,说:“非也!混沌塔曾经也是攻击法宝,但在一次大战中受损陨落,只剩下储物的功能。”

    余默心中骇然,若是混沌塔没有受损,那将是什么级别?

    毕竟,它现在就是仙器。

    大祭司惆怅地说:“关于混沌塔当年的无限风光,我们后人也只有想象憧憬而已,这是魔族的一大损失。”

    余默点头赞同。

    “大祭司,开始吧。”顾子卿不想缅怀过去,直接命令道。

    “是!”

    大祭司手指一点,唰唰唰,一面面旗帜从院落四周腾空而起,又布下结界。

    余默眼睛一亮,不禁期待起来。

    大祭司这么大的阵仗,莫非这混沌塔有什么变化不成?

    大祭司的手指点在混沌塔上。

    哗!

    混沌塔立刻荡漾起一道道能量,在大家的眼皮底下,迎风飞涨,须臾间,混沌塔就变成了一座巨塔,直插云霄,比摩天大楼都还要高大,也不知有多少层。

    余默仰起头,目瞪口呆。

    混沌塔的变化超乎他的预料。

    “这就是混沌塔的庐山真面目。”大祭司自豪地说。

    “厉害,厉害!”

    余默惊叹不已。

    “走吧,进塔。”

    顾子卿径直向混沌塔中走去,余默一边走,一边环顾四周,仿佛走进了大观园。

    “混沌塔中藏书丰富,包罗万象,可谓是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顾子卿介绍道。

    “魔族的资料在第十层,我们直接去第十层。”

    混沌塔乃是中空的状态,一个楼梯蜿蜒盘旋,扶摇直上,直通塔顶。

    混沌塔的内壁上是一排排的架子,上面汗牛充栋,不知收藏着多少书籍。

    一行人直上十层,余默一路看来,登觉眼花缭乱,无比震撼。

    大祭司停在十层的楼梯上,朝一排书架遥遥地伸出一根手指,书架震动,一本厚实的书籍从书架上自动飞了出来,落在他的手中。

    “关于天魔圣的记载就在这本书中。”

    大祭司将书本递给余默,好奇地问:“敢问余宗主,我们魔族这位前辈为何与你的生母又扯上关系了?”

    这几日,关于这个问题一直在大祭司几人脑海中徘徊,但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其中的关联性。

    余默神秘一笑:“等在书中找到答案,我自然会告诉你。”

    大祭司微微蹙眉,望向顾子卿。

    顾子卿不动声色地点头:“给他。”

    大祭司将书交给余默,说:“希望你在书中找到答案。”

    哗啦!

    余默翻开书本,一目十行,很快,他就找到了天魔圣三字。

    他瞳孔一缩,屏住了呼吸。

    天魔圣的记载和余默从天魔圣的记忆中搜寻到的相差无几,余默一点点地看下去,天魔圣的人生篇章渐渐在他心目中变得形象清晰起来。

    “不,肯定不止于此。”

    余默坚信这一点,继续向下看去。

    “咦?”

    突然,余默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书上的一段记载。

    这段记载是说天魔圣去探寻一个秘境,从此杳无音信,他的记载也从此戛然而止。

    这是天魔圣的记忆中所没有的信息。

    “怎么了?”

    顾子卿好奇地探过头来,也看见了书上的记载。

    大祭司和左右护法显然早就看过这段记载,狐疑地看着余默,问:“余宗主,有什么问题吗?”

    余默瞪了一眼,说:“当然有问题,怎么关于天魔圣的记载到这就完了,接下来呢?”

    大祭司哭笑不得:“从此之后,天魔圣再也没出现过,我们哪里去记载他?”

    “不对啊!”

    余默使劲地抓着头发,天魔圣分明是被镇压在玉坠中,然后一直佩戴在他的胸口,但这玉坠中只是天魔圣的一部分神魂,其他神魂才是重中之重。

    “他去了什么秘境?”余默灵机一动,注意力定格在秘境二字之上。

    大祭司胸有成竹地笑了起来,似乎早已料到余默会有此问,说:“关于这个秘境,这就是相关资料。”

    大祭司又递给余默一本书,上面正是记载着关于这个秘境的信息。

    秘境并没有名字,是凭空出现的,恰巧被魔族发现了。

    魔族上下举棋不定,不知是否该探索这个秘境,毕竟,其中凶险未知。

    天魔圣天不怕,地不怕,自告奋勇,探索这个秘境。

    然而,当他进入秘境之后不久,秘境凭空消失,再也没出现过。

    同样,天魔圣也再没出现。

    “这秘境究竟什么来头,为什么会凭空出现?”余默一头雾水,喃喃地问道。

    大祭司苦笑:“我也很想知道,当年的魔族前辈肯定也想知道,但随着秘境和天魔圣的消失,这个答案一直无解。”

    余默心中黯然,苦苦思索起来。

    莫非天魔圣就是因为去了秘境,才被封印在那个玉坠之中,又是何人封印的他呢?

    当初天魔圣对此一直讳莫如深。

    现在天魔圣的那一缕残魂魂飞魄散,余默也无从知道答案。

    “我的生母乃是神族,当初他将那个封印天魔圣的玉坠留给我,肯定知道玉坠关键时刻能救我。莫非天魔圣是被她封印在里面的?那天魔圣其他的神魂呢?”

    余默一个头两个大,感觉像是一团乱麻摆在面前,令他无从下手。

    “看来你并没有找到你想要的答案。”顾子卿遗憾地说:“余默,对不起,没能帮到你。”

    余默遗憾地叹息一声,说:“好事多磨,总有一日,我会揭开这个谜题。但这次也并非全无所获,至少我知道天魔圣曾经去了一个秘境,便从此消失无踪了。”

    这是聊胜于无的想法。

    顾子卿猜到默心中肯定依旧失落,情不自禁地牵起他的手,说:“我相信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余默目光盈盈地看着她,坚定地点头:“我也相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