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02章 红娘
    麻生太郎不敢多停留,深怕余默改变主意,和手下一起神色戒备地退出了胡同。

    他们全然没发现胡同中不少房间中的人都神色不善地看着他们,只要顾子卿一声令下,就会从各个门口冲出来,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胡同外,麻生太郎劫后余生,心有余悸,怒火却像是爆发的火山,怎么也按捺不住。

    樱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问:“你想怎么办?”

    麻生太郎冷哼一声,说:“樱子,你是在幸灾乐祸吗?这次天皇命令你与我同行,不是让你来看戏的。”

    “你是指责我先前没动手帮你吗?”樱子似笑非笑地问。“你知道就好!等武道大会结束,我一定要踏平此地。他们都住在这里,我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到时候你若是再敢置身事外,我看你回去后如何向天皇交代。”麻生太郎冷

    若冰霜地说。

    樱子惊讶地看着他,问:“你竟然还想对他们下手?”

    麻生太郎杀气腾腾地说:“他们这么对,这是在玷污天皇的无限荣光,岂能就此罢手。”

    “他们有那么厉害的高手。”樱子提醒道。

    “那又如何?上次是我们猝不及防,才遭了他们的道儿,这次我们精心准备,山田组又怎么不能将他们全歼?”麻生太郎信心十足。

    “这可不是岛国。”

    “哈哈哈,山田组在全世界都不怕任何敌人,不在国内,我们更可以放手对付他们,我们山田组向来更喜欢将刀尖对外。”

    樱子眼眸深处露出幸灾乐祸地表情,话已至此,她也不再多劝,心道:“麻生太郎,你自己做死,那我可管不了,山田组看来要成为历史了。”

    “顾子卿的身份十分可疑,那些高手都尊称她为教主,她到底是什么组织的教主?这次麻生太郎的行动,正好将她的真实底细试探出来,我也没必要通风报信。”

    樱子做出了决定,便等着看好戏。

    魔族目送他们离去,顾子卿深思熟虑后,命令道:“魔族听令,这段时间一定要严防死守,我怀疑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大祭司欣然领命,说:“是,教主!其实,我们巴不得他们再挑事,那就又有借口对付他们了。”

    其他人纷纷响应,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正是,唐京的仇我们还没报,下次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更惨重的代价。”

    唐京感激地看着大家,说:“谢谢诸位,我唐京何德何能,能得诸位的这番帮助。”

    大祭司笑哈哈地拍着唐京的肩膀,说:“你小子对我们胃口,就是这么简单。”

    余默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幕,唐京善于交际,这段时间已经完全融入了魔族。

    “唐京,我等着你的决赛表现,一定要将他们的嚣张气焰压下去。”余默期待地说道。

    唐京重重点头:“是!”

    混世和茯苓一言不发,此刻对视一眼,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混世好奇地问:“教主,方才我们从你们的院子里感受到一股十分恐怖的魔气,那是什么?”

    咦?

    余默和顾子卿诧异地互看一眼,别人发现不了这一点,但混世和茯苓对魔气十分敏感,所以没逃过他们的感应。

    但擎天魔祖事关重大,两人三缄其口,绝不会对外泄露。

    顾子卿淡淡地说:“那是余默在练功。”

    “练功!”混世骇然,他不知余默怎么可能迸发那么恐怖的魔气,那是一种连他父亲炎帝都比拟不了的魔气。

    “余默,你怎么能练出如此厉害的魔气?”混世刨根问底,茯苓则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脸好奇。

    余默牵强地笑道:“或许,这是天赋吧。”

    见余默故作深沉,顾子卿哑然失笑。

    混世无语地直翻白眼,天赋,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这几天我可以去外面看看吗?”茯苓小心翼翼地问道。

    “可以啊。”余默知道茯苓对人间充满了好奇。

    茯苓大喜过望。

    “我带你去逛吧,我对这里可熟了。”唐京自告奋勇,拍着胸脯,双眼放光地说。

    “你不准备决赛吗?”顾子卿好奇地问。

    “临时抱佛脚没用。”唐京说。

    余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好,茯苓实力强大,你也可以向她请教修炼方面的问题。”

    虽然唐京是武者,但修炼之法有许多共同之处,一法通,万法通。

    唐京大喜过望,迫不及待地说:“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茯苓感激涕零,说:“谢谢你,唐京。”

    见两人欢天喜地离去,顾子卿和余默返回院子,顾子卿忍不住说:“你好像有意在给他们创造机会?”

    余默大笑:“知我者,子卿也!”

    “别和我耍嘴皮子!”顾子卿娇嗔道:“他们俩一个是人类,一个是魔神,这”

    余默耸耸肩,不以为然地说:“那又有什么问题。茯苓心地善良,又实力高强,若是真和唐京擦出一点火花,那也是一件喜事。”

    “没想到你还有做红娘的潜质。”顾子卿一阵无语。

    “我和你说件正事,我要去一趟常衡。”余默正色说。

    “去常衡做什么?”

    “我去取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顾子卿大吃一惊,她已知晓信仰之力的重要性,没想到在人间还有信仰之力,而且,余默还能取而用之。

    “正是,不如同行,你去了就知道了。”余默邀请道。

    顾子卿当然不会拒绝,说:“那我们趁决赛还有几日,先去一趟常衡,正好来得及。”

    “正合我意。”

    两人没有带其他人,径直乘坐高铁,当天下午就到了常衡,直奔常衡山。

    故地重游,顾子卿心中生出无限感慨。

    当初就是在常衡,二人敞开了心扉,也知晓两人前世的姻缘。

    “信仰之力就在常衡山上吗?”顾子卿好奇地问道,她抬头看了一眼渐渐暗下去的天色,记起当初听到的传闻,说:“据说天黑后,常衡山十分危险,不能进山。”

    “呵呵,那是以前,此一时,彼一时。”余默指着前方的庙宇,说:“我们到了。”与此同时,天色也完全暗下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