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六百四十七章 情绪影响
    “逆风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释放出那样的气息,虽然算不上多么强大,可是却让人内心烦躁,各种负面情绪好像要不受控的宣泄出去一般。”

    左宰站在窗边,看到那两道身影已经远远的消失,最终没入到交易行巨大的建筑中后,这才开口说道。

    原本琥珀脸上带着几分狐疑,可是随后便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这是否就是你提到过逆风的隐患,之前殷劫带着逆风跟我们分开,应该就是化解这戾气去了吧”

    面对眼前二人,左风自觉没必要隐瞒,点了点头,说道“的确,这就是戾气,虽然我们人类自身同样拥有,却几乎不需要担心会受到其影响的存在。可是对于兽族来说,他们从出生那一天开始,戾气就一直伴随在身边,期间甚至会有几次危险的爆发。

    大部分兽族戾气大爆发,都会在化形期前后。可是逆风不同,他在五阶层次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画形。也就是说他必须要在修为不足的情况下,面对自身戾气可能出现失控的风险。”

    琥珀和左宰两人,此时面色凝重的认真听着左风的讲诉,可是在他听完之后,脸色却是变得愈发难看起来。

    等了一会儿不见左风开口,逆风和左宰这才抬头望去,而此刻左风却沉声说道“不对,似乎不对,我当初想的太简单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能都会有麻烦。”

    这没头没脑的一番话,顿时让琥珀和左宰两个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琥珀赶忙追问道“你说的是什么不对,我们为什么会有麻烦”

    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左风眉头紧锁的说道“希望我的判断是错误的,人类或许没有戾气爆发这种担忧,可是我们恐怕不能掉以轻心。”

    望着琥珀,左风说道“还记得我当初跟你提到过,我曾经在雁城的时候,发生过一次失控暴走的事情吧”

    “当然记得,那一次你面对章玉他们,若非是你暴气解体的运转,突然变成了特殊的暴走状态,那个时候就已经丧命了。”

    点了点头,左风接着之前的话继续说道“因为过去太长时间,我几乎要忘了当时的情景,可是如今细细想来,在发动暴气解体快要成功的瞬间,身体之中突然被一种强横的能量所侵袭,充斥着出无法掌控的强大力量与灵气。

    那个时候的我不清楚,可那的的确确就是戾气,是存在于我身体中的戾气。没有爆发之前我并不清楚其存在,直到刚刚我在讲述逆风的情况时,才突然联想起当初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这些经过改造后的人,身体之中都存在这样的戾气,只是我们自己没有察觉到”左宰也是个思路敏捷之人,听了左风和琥珀间的对话,立刻就已经有了猜测。

    “希望我的猜测不要成为现实,可是这种可能性非常大,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要小心。尤其是刚刚你们说,逆风释放的戾气,让你们感到十分烦躁,有无数的负面情绪想要发泄,这其实已经是一种证明了。”

    左风忍不住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同时向两人继续解释着。当初左风暴走时的情况十分诡异,而且当时自己胸口出现的黑色斑点,有种向外蔓延的趋势。

    当时的左风看不懂,却隐隐明白,那黑色的斑点如果继续侵蚀下去,很可能会对自己造成无法想象的破坏。

    好在左风一直去刻意控制情绪,再没有让自己进入当时在章玉统领府的状态。而后通过吸收兽纹,以及其他能量,配合修为的提升,那黑色的斑点也终于慢慢的消失。

    听了左风之言,琥珀和左宰两人的脸色也随之凝重下来。刚刚逆风戾气爆发时的模样,他们都已经看到,相信若是左风再晚一点出手,对方可能会直接疯狂的对周围所有人发动攻击。

    他们并不害怕与强者战斗,可是他们都害怕失去理智和本性,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甚至对周围最亲近的伙伴出手攻击,这是他们最无法接受的。

    “这样的隐患留在身体中,一定要想办法化解,不然我们风城的每一个人,身上都等于是背着一个不知道何时会释放的桶。”

    略微平复了一下心绪,琥珀这才转头望向左风,慎重的开口说道。风城的武者一直强于普通武者,可是如今看来优势的背后,同样也存在了隐患和弱点。

    此番道理左风当然也清楚,点了点头,说道“当初我曾经与殷劫讨论过,他的方法就是将戾气宣泄出去。按照他的说法,戾气的存在只要控制在一定的程度下,不仅没有害处,反而会对战力有所提升。

    只有当戾气超出可控的范围,才会丧失理智,同时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如此说来,这戾气还是有办法清除的,只是具体方法我还要向殷劫询问才能得知。”

    听了左风的说法,左宰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说道“这殷劫靠谱么,他带着逆风去化解戾气,大概也就是十多天前的事情吧。废了那么大的劲,结果如此快戾气就失控爆发了,我们要不再考虑考虑其他办法吧。”

    下意识的转头看了左宰一眼,接着琥珀也是满脸同意的点了点头,显然这两个人已经对于殷劫有些不信任了。

    也不怪他们会这么想,时间这么短戾气就再次爆发,这已经足以让人怀疑了。更重要的是之前逆风戾气爆发的时候,他们可都看在眼里,哪怕是当初在隶城,也没有见过逆风如此失控,结果在殷劫想办法化解后,反而出现了戾气大爆发的一幕。

    如果是别人,听了两人的话,定然会殷劫产生怀疑。可是左风是知道殷劫的身份,对方可是规则之兽,一个存活了无数年头的老怪物,这样的存在会搞错兽族一些常识性的东西,怎么想似乎都解释不通。

    没有说什么,左风已经自顾自的陷入了沉思之中,而左风更多的是在思考,之前殷劫为自己解释戾气各方面性质,同时也在回忆着当初自己暴走时候的经历。

    当初自己暴走前后的画面,在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而左风在不断的去研究每一个细节。当脑海中在不断回忆当初过往的时候,殷劫的话也同时在耳畔不断的回荡着,以这种方式左风在相互比较印证着,从中找寻自己所需要的线索。

    时间在慢慢过去,而左风却始终不得要领,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距离真相并不太远,可是偏偏又好像没有抓住某一个关键点。

    正在左风苦苦思索的时候,耳畔却是突兀的传来一声,低沉的声。这声音出现的有些突兀,而且声音就在左风身边响起,几乎在瞬间就将左风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没有任何犹豫,左风抬起手掌已经轻轻的按出,准确的落在身侧斜靠在自己床边的逆风的头顶,与此同时念力缓缓送出,以这种方式强行帮助逆风压制情绪。

    之前左风已经发现,戾气在爆发的时候其情绪也处在一种失控的状态,那么自己现在只要控制住对方的情绪,便可以阻止对方再次爆发戾气。

    也就在左风灌注灵气,去压制对方情绪的同时,脑海之中也立刻犹若一道闪电划过,苦苦思索半晌都没有结果的线索,却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情绪”,竟然就是这个缘故,当初我在章玉统领府,是抱着与敌皆亡的心态,将一切都豁出去的目的,整个人的情绪在那一刻完全爆发到了顶点。

    表面看起来暴气解体似乎是直接原因,可实际上暴气解体只不过是情绪失控的触发。在那种决然赴死的情况下,一个人的情绪当然也到达了失控的顶点。所以,所以我在灵气即将完成逆行前的一刻,突然陷入了暴走之中,也正是戾气彻底释放的一刻。

    这种苦苦思索,始终寻不到答案,却又一朝明悟豁然贯通的感觉,实在是太过舒爽了一些,左风感到胸中的巨大压力好似一下子消失了一般。

    缓缓的低头,朝着下方的逆风望去,却看到此时的逆风身体僵硬,一双猩红的双目不住的闪烁着。在其眼角处有着一颗颗泪珠,不间断的滑落而下,之后与唇边殷红的鲜血混合到一起,顺着脸颊边缘滴落在衣衫上。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一定要冷静,记得我跟你不止一次说过,冲动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只会制造更多的障碍。”

    此时的左风面色沉凝,可是在看到逆风此时的模样时,却是心中刀搅般的剧痛传来。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逆风就如同自己的亲弟弟一般,因此在看到逆风这种神情的时候,左风的内心也被深深的触动了。

    “我,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她的气息了。在交易行之中,她,她”

    逆风声音黯哑的开口说道,只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全,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

    深深的吸了口气,左风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知道若自己也失去冷静,那么几个人都将会有危险。

    “她是谁,你冷静一点说清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