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六百五十七章 惊险接触
    当左风看到那竹楼的瞬间,似乎有什么思绪在脑海中快速闪过,只不过那种感觉来得快去的更快,当左风想要抓住那思路的时候,发觉什么都没有了。

    紧紧的盯着那竹楼,左风沉吟不语的默默思考着,既然那突然划过的思路没能抓到,那么他便以最笨的方式去分析,该如何面对眼前这栋竹楼。

    并不是左风没有注意到这竹楼,可以说左风刚刚来到这片后园的时候,首先注意到的就是这栋竹楼。也许别人看到这里的竹楼,会惊叹于多宝交易行的财力雄厚,或者会感叹主人家的情趣雅致。

    可是这竹楼在左风探查后,却得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结论,“危险”。

    没错这竹楼周围像整个后园一样,专门布置了阵法,只是这竹楼的阵法太过特别,要说他最特别的地方,那就是它特别的强大。

    作为一名阵法师,左风对阵法的波动,有着敏锐的感知,当他的念力与竹楼外的阵法第一次接触的时候,他就可以肯定,这阵法起码是能够发挥出与御念期强者,也就是八阶幽冥兽冥海那种程度力量。

    正因为感受到了这阵法的强大,所以左风再三向琥珀等人强调,千万不可以靠近竹楼,也不要妄图探查竹楼的阵法。

    当初警告之言犹在耳畔,可是现在左风却对那阵法产生了兴趣。并不是因为好奇,而是左风感觉,如果自己能够搞清楚,甚至于掌控这座大阵,将会在这卫城内多出一个重要的保命手段。

    仔细回忆着当初念力探查时,那竹楼外阵法带给自己的感觉,左风一边分析着眼下的形势,最后左风也终于明白,刚刚脑海中闪过的念头,便是将眼前的阵法搞清楚,最好能够将其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只不过当时冒出这个想法的瞬间,理智上马上就作出了否定,潜意识中左风觉得这可能是一个自寻死路的行为。

    仿佛在脑海中有两个声音,一个声音在告诉左风,千万不要靠近,这阵法连你都感到棘手,稍有一点差池到目前为止的一切努力将前功尽弃。不光闪姬和家人救不出来,就连自己几个人的小命也要丢在这里。

    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左风的耳边说道。看看你自己手中的筹码,再想想你自己的目标,凭你现在的力量,有几分把握可以救出闪姬,更不要说救出你的父母和族人,那阵法是你最后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两种声音在脑海中同时响起,最初还是各自占据一边,双方泾渭分明在据理力争,可是到了最后这两种声音,却仿佛渐渐的融合到了一起。

    如此一来根本听不到双方说了什么,那完全就是一种杂乱无章的嗡鸣声,吵的左风头痛欲裂,差点就要仰天怒吼一声,将这些声音彻底压制粉碎掉。

    好在左风终究还算冷静,他知道这些声音,是自己脑海中两种思维间的碰撞。如果自己真的大“吼”一声,那时候麻烦就真的大了。

    念海微微一动,随即那些念丝中的力量如潮水般释放而出,以强大的精神力直接压制混乱的思维。

    猛的睁大双眼,此时的左风眼中,已经再看不到矛盾和痛苦,剩下的只有坚定。

    “决定了。”

    平静的吐出了三个字,左风身形一动便已经来到了门口,再次一动他整个人便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没有继续纠结脑海中的问题,左风现在只要清楚,自己需要那竹楼阵法的力量,唯有借助这股力量自己才有把握,应付眼下卫城的局面,以及那近乎不可能完成的目标。

    当左风作出决定后,他便不会在瞻前顾后去思考,“一旦失败会怎样,如果放弃要怎样”,在他的脑中所想的就只有如何查清楚阵法,以及如何能够将阵法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身形闪烁之间,左风整个人就如同一道青烟般,紧贴着地面飞快的窜出。他本来卧床“养病”,所穿的就是睡觉时候的白色亵衣亵裤,而且这套衣衫本就是紧身,在白天看起来倒也不太显眼。

    当左风踏出房门的瞬间,念力便已经如潮水一般,以他自身为中心朝着周围四面八方涌去。实际上左风在房间中的时候,就已经摸清楚了周围明岗暗哨的位置,如今他只是要确定那些岗哨的视线在什么位置。

    逆风此时正在不远处,与一名多宝交易行的武者交谈中,说话的同时逆风翻手之间取出了一枚药丸,放在了对方手中。

    对面那名武者拿起来闻了闻,马上就露出了欣喜之色,同时珍而重之的将那药丸收入到了怀中。

    类似这样的复体丸、复灵丸、解毒丸和疾风丸等等,当初在搜刮阔城几大家族的时候,左风得到了许多,粗略算算都有着数千枚。这还只是左风手中的,其他风城的武者,尤其是唐斌和伊卡丽手中,至少也有左风一半左右的数量。

    这些药丸的品质,自然及不上得自夺天山幻辰那帮人的,同样也无法与明耀宗殷岳那里得到的那些比较,但是相比冯礼炼制的那些药丸,品质上却要高出了太多。

    之前进隶城救人的时候,左风就交给了逆风一大批,这个时候逆风为了拉关系套近乎,当然要用到些本钱。

    多宝交易行虽然财大气粗,可是这些站岗放哨的武者,待遇却是非常普通。如果要他们自己花钱购买这样的药物,他们还是会觉得肉痛。如今只不过同逆风聊聊天,就能够得到一枚上好的复体丸,自然高兴的心花怒放。

    周围其他岗哨的武者,见到如此一幕,同样也是心痒难耐,只是碍于职责在身,想要凑过去,偏又不敢离开,可那一双眼睛却已经牢牢的盯住了逆风。

    如此效果正是左风想要的,之前左风让逆风想办法分散这些岗哨的注意力,他还有些担心逆风能否顺利完成,如今看来完成的比自己预想中还要好。

    没有人注意到左风,他更是将速度完全放开,原本距离就不太远,左风甚至不需要动用风属性灵气和逆风行,只凭借单纯的肉体力量,就在数息之间来到了竹楼阵法之外。

    通过念力的探查,左风已经能够划定出阵法的一个大致轮廓,寻了一处相对隐蔽的草丛,左风弯身盘膝坐下。

    虽然逆风将那些岗哨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可这也不能保证没有人会偶尔向四周望上一眼。如果自己不做好隐蔽,还是有可能会被对方发现的。

    静静的坐在阵法边缘位置,左风并没有急于动手,他心中很清楚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非常危险,绝不能够有任何的疏忽。

    虽然决定了对这阵法下手,可是左风却不会鲁莽的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他需要让自己完全沉静下来,然后再去完全集中注意力。

    对于其他武者来说,这可能需要药物辅助,需要冥想,需要通过一系列的手段,而左风却只用了三次的呼吸吐纳,就已经彻底沉静下来。

    紧接着左风开始缓慢的释放着念力,不仅仅要将念力控制在一种十分稀薄的程度,同时还要对念力的每一个部分有着进准的操控。

    当念力从脑海中释放出去后,那些念力就仿佛融入到了微风中一般,轻轻的浮动摇曳着向前缓慢的靠近。这是为了防止,不小心与阵法接触,会造成阵法的连锁反应。

    一步步的缓慢靠近,那种感觉就好像当初在死门内的熔浆湖中,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使得自己的念力被炎力焚烧。

    时间不大,左风就感到念力的前端,好像是触碰到了什么,可同时又好像什么都没有,那种似有若无的感觉,连左风都是第一次见到。

    好诡异的阵法,恐怕就是一般炼神初期的强者所拥有的念力,都无法察觉到阵法的边缘就在这里。而且一旦冒然踏入,必然会立刻触动阵法作出反应。

    念力停留在那阵法的边缘处,左风并未将其收回,因为那阵法的边缘十分模糊,如果不用这种方法,可能很快就会搞不清楚阵法边缘的具体位置。

    紧跟着左风便开始凝聚符文,构建起阵法来,对于这些左风可以说是轻车熟路。毕竟左风见识过太多的强大阵法,随便从中挑出一个,恐怕是许多阵法大师一辈子都未能见到过的。

    念力运转之间,阵法片刻功夫便已经构建完成,只是当左风释放的时候,仍不免有一丝迟疑。不过只是停顿了一瞬间,那刚刚刻画好的阵法,便被左风轻轻的送了出去。

    阵法飞行的速度非常缓慢,甚至会给人一种静止的错觉,左风小心的控制自己刻画的小阵,落向前方大阵的边缘。

    “呲”

    一声细微的轻响声,若是不仔细可能会完全忽略,好像充满气的皮球,被人轻轻的戳了一个小洞,其中气体向外泄露时发出的声响。

    在听到那声音的瞬间,左风整个人勃然变色,他甚至没有任何犹豫,念力立刻由稀薄的一层,迅速凝炼成厚厚的一团,向着那大阵边缘发出细小声音的位置挤压了过去。

    从那声音响起,到左风以念力封堵,前后甚至不到十分之一眨眼的时间,在左风面前的草地上却已经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