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章 疯狂追杀
    左风仰面躺在帐篷的中央,左右两边各有一名青年睡在他的身旁.他大概估计过两人的实力,都在炼骨期二三级的样子,比左风高出并不太多。

    还要多亏了自己经过改造后的身体,一般不是修为高者亲自查探,也看不出他修为在什么层次,不然恐怕早就露出马脚。现在自己身处敌营之中,若是一个不小心惊动了其他人,就算将身旁的两人除掉也难以活着离开。

    缓缓将手插入衣襟中,手指轻轻的顺着衣角摸索了一小会儿,直到他的指尖触到一根长针时才停下来。用中指和食指轻轻夹住长针的尾端缓缓抽出,这一系列看似简单的动作,他也是花了不少的时间。

    轻轻的将本来弯曲着的针一点点掰直,因为清楚两旁之人此刻都是在装睡,耳朵和感官也都在时刻注意左风的一举一动,在这样的环境下左风不得不加倍小心。做完这些后,左风不禁暗暗松了口气,逃跑的准备已经完成大部分。

    眼角向右侧之人望去,此时两人都是故做睡态,右边之人是背对着左风,而他的身体也是正好横在帐篷口的位置,左风选择他作为首先下手的目标。

    左风假作没有睡好,身体在原地扭动了几下。他可以感觉到旁边的两人在他身体扭动的时候也跟着绷紧,当发现左风最终只是翻了个身后这才渐渐放松下来。

    左风在翻身之时,有意无意的将自己的右手扔在那名背对自己的青年脑后。抓住对方的身体开始放松下来的瞬间,快速的将手中的长针深深的插入对方脑后的风府穴之中。

    这处位置于后脑部位的大穴,左风把握非常精准,手法也是干净利落,长针刺入时对方几乎没有任何反应。一丝灵气也随着左风刺入的同时被送入对方的脑中,下一刻那睡在左风右侧的青年便真的长眠了过去。

    解决掉一人,左风也将全部注意力放在身后的那名青年身上,见身后所躺之人没有任何察觉,他这才在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轻轻的将长针从对方的脑后拔了出来,最难的一关已经过去。因为左风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自己在杀掉其中一人的时候惊扰到另一人,那样自己就休想悄无声息的离开此地了。

    这次左风还是以同样的方式,装作在睡梦中随意的翻了个身,捏住长针的手也闪电而出,快速的刺入左侧之人的太阳穴内。

    这次他并未向刚才那般小心翼翼,而是动作迅捷了很多。左面那人虽然有所察觉,在左风将针刺入之时他也立刻睁开双目,但随即那瞪大的双眼便开始失去光彩变得涣散。做完这些左风知道逃跑的大门已经向自己打开了一半,接下来就是悄无声息的离开营地。

    念力在此时向着周围幅散开去,将整个营地完全笼罩其中,周围明岗暗哨也都完全的暴露在了左风的感知中。当这一切信息全部汇入左风脑海中后,左风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笑意。

    ‘看来这群人派出两人贴身监视我,已经彻底放下心,营地内部已经没有什么岗哨的存在,外部倒是分布了不少岗哨,但看其未有隐藏的暗哨,应该主要是针对夜晚野兽的袭扰。’想到这里,左风不敢再有丝毫停留。那鼠脸男子实力不俗,一会酒足饭饱后就要对自己下手,每多停留一刻自己就将更多一份危险。

    压低身子从营帐内窜了出来,因为有念力探查,出了他睡觉的营帐后只是略微辨认了一下方向,就向着营地守卫相对稀少的那处潜过去。

    来到两名岗哨之间的位置,左风趴伏在地上,整个身体都紧紧的贴附在地面上,如蛇一般的借着浓密的杂草悄悄的游出了营地。这次左风加倍小心,刻意避开了那些警铃。

    转眼间左风已经来到了之前休息的大树下,三两下便来到了树顶自己休息过的地方,还好东西都安然无恙的摆放在那里。而随后的画面就搞得左风有点哭笑不得,因为之前自己休息时不知所踪的那只小兽,现在正非常惬意的躺在一件包裹上呼呼大睡。

    左风心中微微一动,他发觉这小兽似乎特别偏爱那一大包的药材,因为不管在路上还是在休息中,小兽都表现出对那包药材的浓厚兴趣。

    抓住小兽的一只小爪子把它拎了起来,小兽惊慌的挣扎了几下,发觉抓着自己的是左风这才安静下来,随后在它那小脸上就露出了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心中不断盘算着,要不要使用对付那群灰衣人的办法,再次引来几波兽群,即使不能将他们全部灭掉,哪怕能够消耗掉他们一部分人手对左风来说也是好事。

    但下一刻营地的方向就传来了吵杂的人声,左风微微叹了口气。

    ‘看来偷偷潜逃出来已经暴露,那名鼠脸男子一定是想要对自己采用“手段”,结果发现两名手下已经死在帐篷内,而自己又不知所踪。’心中庆幸自己有着不错的耳力,若是毫不知情下还傻乎乎的呆在那里,现在恐怕就是任人鱼肉的下场。

    略微犹豫了一下,左风决定还是将这些包裹放在此处。‘那些人现在发觉自己已经跑了,恐怕就会派人出来找寻自己,带着这么重的货物上路无疑不是明智之选。’想到这,左风也不管小兽愿不愿意就将它硬塞进怀内,顺手从一个包裹中取出黑色短刃揣在身上。随后快速的从巨树之上滑了下来,又在周围简单做了几个标记,这才快速向着远处逃去。

    就如左风猜测的那样,在他离开后几条壮硕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巨树之下,其中自然有着那名鼠脸中年男子在其中。

    “妈的。就觉得这小子身上有点不对,小马和小周的死更是透着蹊跷。今晚将能派出来的人全部派出去,我就不相信这么一个小崽子还能飞上天了不成。”

    那鼠脸中年男子暴怒的如同要发狂一般,山寨被屠自己往日呼喝间的风光不再,哪想到了今天还着了这么一个少年的道,怎能不让他心中怒火中烧。

    而且通过白天几个人套出的话来看,这少年即使不是左家村的人也应该和左家村有着莫大关系,这就让他更加不会轻易放过左风。

    快速前行中的左风猛地停住了脚步,从离开那巨树开始他就时刻将精神力集中在后方探查。就在刚刚他发觉身后有着几道波动速度不慢的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靠近过来,无形的压力笼罩在左风的心头。

    这批人可不比那群雁城中的帮派成员,他们都是常年生活在天屏山外围,对于这里的地形可以说他们和左风一样熟悉。而看他们如此目标明确的向着自己这方向靠近过来,这群人之中显然有着擅长追踪之人存在。

    左风渐渐的加快了逃跑的速度,向着丛林内部冲去。本来左风身上若没有伤,以他全力发挥的速度,就算不能转眼间甩掉后面的追兵,也不会如现在这般被后面的追兵渐渐拉近距离。而且后面的追兵渐渐分散开,明显是要对左风进行合围。

    咬牙忍着腿上不断传来的阵阵痛楚,左风不断改变逃跑的方向不让后面的人将自己围起来。就在左风渐渐感到有些绝望之时,忽然耳畔传来流水的声音。

    这声音若换做平时根本不会让他多加留意,可此时听上却犹如天籁一般。之前慌不择路的乱跑一气,没想到竟然误打误撞之下寻到一丝生机。

    感受到那河水的声音越来越近,左风的脚步也加快了一些,很快左风就来到一条不算太过宽阔的河边。

    这是一条由山中小溪汇聚而成的河流,河面也并不如何宽阔只有大概四五丈,若是左风没有伤的情况下河中再有借力之物,那么越过这条河也算不得什么问题。但此刻左风却并没有跃过去的打算,来到河边后毫不犹豫的一头扎入水中。

    山中的溪流极为清凉,进入水中后左风立刻就感受到了丝丝凉意,这种冰冷的感觉也使得左风稍稍冷静了一些。

    他清楚这条河流最后会同这山中的其他几条河流汇聚到一起,若是自己一直如此顺着河水飘下去,按理来说应该能到达雁城。可就算他有那样好的体力在水中飘上个两三天,但追兵在岸上的速度肯定比自己要快许多。

    此刻略微冷静下来后,左风便开始拼命向着河的上游游去。若换做其他人现在可能都会选择顺流而下,所以后面的那群追兵自然也会这样猜测,他必须反其道而行,才有希望暂时甩掉后面的追兵。

    幸好河流在此处略微平缓,左风这才能够逆流向上游去。可即使水流不算太急左风也很难游出去太远,毕竟他现在有伤在身,之前的逃跑也耗费了他不少的体力。

    左风奋力的向上,游出去大概几十丈的距离后,这才悄悄的向着岸边靠过去。此时那小兽早就从左风的怀内爬出,站在他的肩膀上,此刻小兽的目光警惕的向着下游处望去。

    左风也在此时将念力幅散出去,准确的把握到了追兵的位置。此刻正在他下水的位置集中,看样子像在讨论左风的去向问题。

    略微有些错愕的望了望肩上的小兽,‘这小家伙的感知能力也相当强,竟然可以和我的念力探查相比拟’。左风对此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