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二百 章 酒楼闲谈
    zi幽阁左风的话让其他食客与小二都大吃一惊,但小二还是很快反应了过來,急忙端着一只酒壶两只酒碗送到了左风这一桌,

    看到那小二将东西放下却沒有立刻离开,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对方在顾虑什么,随手从怀内摸出十枚金币放在桌案上,小二见到金币立刻展颜一笑,快速将钱币收好转身离开,

    左风看着那老者正忙着大吃面前的两盘菜,微微一笑就拿起酒壶为老者倒了一碗酒,老者也不可客气举起碗來就一饮而尽,老者既然沒有多说什么,左风也就一语不发的看着,他倒也好奇老者究竟有何目的,

    功夫不大,小二又端了两盘菜送了过來,看这次的菜量大了很多,左风也知道是刚刚那些金币起了效果,拿起筷子稍微尝了尝不禁眼前一亮,野兽制作的菜肴他以前在村子里经常可以吃到,不过这些菜不知添加了什么佐料竟然特别可口,

    随后这一老一少就这样相对无语的默默吃了起來,那老者还不时的给自己斟满酒大喝一口,一副不管其他自得其乐的模样,

    这会儿周围的人也都不在意这桌,自顾自的吃饭闲聊起來,可他们所谈的内容却立刻引起了左风的注意,

    “听说了沒有,最近叶林那边乱的一塌糊涂,”

    “是啊,我也是听过路的商人说了一些,好像是叶林东郡那边,几位城主和统领之间不和大打出手,听说最后还有城主被杀掉,却对外说是身患怪疾去世了,简直是胡扯,有那样修为的人怎么会无辜惹上什么怪疾,”

    “是胡扯,不过你听到的也都不是真的,我可听了一个知情人说,好像事情是因为一名少年引起的,”

    听到这里左风也不禁向谈话的那一桌望去,之前靠墙角处有着两名身穿长衫的中年人,正在边吃边谈倒不像是刻意说给自己听的,左风也就放下心來继续聆听起來,

    “我听说东郡今年举行旋塔试炼,结果两次都是一名年龄不大的少年获胜,最后引发东郡郡守和雁城城主带着与其交好的己方势力,在雁城之外展开大战,”

    这一桌人之间的谈话立刻也引起了其他一桌人的注意,好像与之前谈话那桌人本就相识,毫不客气的插口说道,

    “老张,你这听的也是谣传,我可是知道还是那少年引起的,听说雁城的统领章玉得罪了那少年,最后让那少年冲入府中,将府中上下杀个鸡犬不留,”

    听到这里左风不禁眉头微微一皱,这消息已经距离真实情况非常接近了,只是不知这消息究竟是谁散播出來的,而散播消息的人又到底有何目的,

    之前聊天的那一桌人,听到隔壁桌的话后,不屑的冷笑一声,说道:“牛二你还真能胡扯,能够成为统领的人物都是要修为在练气期,参加旋塔试炼的少年岁数根本不可能超过十八,你也不动脑想想,不到十八岁的少年如何能敌得过炼气期的强者,”

    周围其他几桌人其实也在留心听着这边的谈话,此时听到那被称为老张的反击之言立刻哄笑起來,同时纷纷开口嘲笑那牛二胡说的太不着边际,

    那被唤作牛二的中年人,听到周围人的冷嘲热讽立刻有些激动,拍着桌子大声说道:“我这消息可是花了五枚金币换來的,那人还告诉我说,为了这少年叶林帝国长老团都已经出动了,到最后都沒有抓住那行凶的少年,”

    “哈哈……”

    牛二的话语刚落,周围就立刻再次响起一片哄笑,只有左风的面色变得更加阴沉了几分,这消息的确与事实已经不远,而这散播消息之人明显对左风沒有怀着什么好意,眼神微寒的看向那之前说话的牛二,可这人怎么看都是个三十多岁才修炼到强体期**级废材而已,

    这种人物横看竖看也不像是特意派來散播谣言之人,而且酒楼里的这些人显得对他极为熟悉,此人应该是久居于此才对,

    “叶林帝国出动长老团都沒抓到一个少年,难道这少年是炼神期的超级强者,哈哈,”

    “不对,那少年是八阶妖兽化形而成的,哈哈……”

    “哈哈”

    就在左风思考这消息究竟从何而來时,其他人立刻哄笑着七嘴八舌的抢白道,接着又再次哄笑一片,只是左风听到后來也忍不住一头黑线,自己竟然被人说成是八级妖兽,这也让他着实有些恼火,

    就在此时那店小二也加入进來,笑着说道:“牛二哥,叶林长老团的人物可都是纳气期的强者,而且还有叶林帝国的飞行妖兽,一名少年就算真的有通天本领也不可能逃得掉,我看你八成是被人骗了,你那金币都不如送给老张大哥來的实惠,”

    左风听到这里心中一惊,他也知道炼体期之后就是炼气期,而在炼气期又分为感气、纳气和育气期三个阶段,只是他也是此时才知道,原來长老团的要求竟然是达到纳气期,

    牛二显然说不过众人,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也许那少年真的是八级妖兽变化而成的也说不定,”

    牛二这番话一出口,立时又引來酒楼内的一片哄笑,而左风却是暗自摇了摇头,若是这群人知道他们口中的“八级妖兽”,就在和他们在同一间酒楼里吃饭,不被吓得屁滚尿流四处逃命才是怪事,

    左风正在气呼呼的想着,就见对面那一直低头大吃的老者,却在此时拿起酒壶为左风倒上一碗,左风先是愣了一瞬,却沒有去理会碗中的酒,而是微笑着开口道,

    “老人家,这一餐算是你我有缘,只是不知你到底有何目的,不如开门见山的说出來,彼此也痛快些,”

    这老者从现身开始就处处透着诡异,而且左风也始终无法看透老者的修为究竟在什么层次,他可不会相信老者是一名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就从刚刚小二半天都无法将老者推出酒楼就能看出,老者一定有着不俗的修为在身,而左风看不出对方的修为,那么对方至少是炼气期的强者才对,

    老者听到左风如此说也是一愣,随后就放声大笑起來,老者这一笑声音如洪钟大鼓震得酒楼都有些颤抖,周围的所有食客包括左风在内同时色变,这些人有的修为极低有的只是普通人,但却也都能从这声音中听出,老者的修为绝对不低,

    而左风更是惊讶,他虽然判断不出老者修为的深浅,但绝对比那章玉统领要高出一大截,这样的高人若是对自己有所企图,也根本不需要转弯抹角,甚至不需要顾忌那峦城城主的禁令,而且看老者这模样,应该也不是叶林帝国派來捉拿自己的,

    左风虽然依旧猜不出老者的來历,但也能隐约感到老者对自己并沒有什么敌意,想到这些,左风也就暂时放下心來,

    老者大笑之后就举起面前的酒碗一口喝了下去,随后又看向左风面前的酒碗,见左风那一碗酒始终都沒有动,就摇头说道:“多好的酒啊,不喝实在是太过可惜了,”说完老者就拿起左风面前的酒碗,接着仰头一饮而尽,

    左风看着老者将酒饮完,略微犹豫了一下,就从怀中取出一只外形精巧的葫芦,然后在老者诧异的目光中,为老者倒了了半碗,同时又给自己倒了半碗,这才微笑的说道,

    “既然是有缘,怎样也需陪前辈喝上一口,我平时从不饮酒,这酒是我一朋友所酿,我就以此酒敬前辈一碗,”

    老者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可当面前那碗酒香飘起之时,情不自禁的轻“咦”了一声,随后眼中就有着精芒绽出,

    这老者显然也是极爱这杯中之物,轻轻舔了舔嘴唇这才珍重的将酒碗端起,放在鼻端轻轻闻了闻,接着就一脸舒畅的出了一口气,说道:“茯苓花、白芯藤,不错不错,”

    说完之后,老者也不理左风那一脸的诧异,就将手中的那碗酒一饮而尽,跟着又一脸诧异的接连喊出了数种药草的名称,让对面的左风都差点惊呼出声,因为老者只是喝过一次,竟然就如数家珍般将这酒的酿制材料全部道了出來,

    即使对药物了解极深的左风,在第一次喝过这酒后,也只能勉强说出酿制此酒所用的一半药材而已,

    老者喝完之后砸吧砸吧嘴有些意犹未尽之意,然后脸上微微一红的将左风面前的酒碗拿了过來说道:“既然你不喝,就别浪费了,”说完老者就仰头将左风那一碗,也给喝了个精光,

    直到此时左风才回过味來,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的两只空碗,但心中的怀疑也几乎全部放下,

    老者对于左风的信任,可以可以看成是前辈高人的手段众多,不畏惧一些下三赖的招法,所以根本沒有担心过酒中会被下毒,当然也可以看成是老者本就对左风沒有什么敌意,所以对于左风也首先表示出自己的信任,

    不论是上面哪种猜测的情况,左风都感觉这恐怕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左风的表情渐渐缓和下來,随后冲着对面的老者微微一笑,再次拿起酒壶为老者斟了满满一碗,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