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章 争火灵木
    有过一次经验的左风,这一次走入拍卖会后,就径直进入到了他之前呆过的那处贵宾间,除了下面大厅中的人有着明显缩水,但左风透过各个贵宾间的薄纱帘,却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人沒有任何变化,

    对面贵宾间中还是那相貌有些阴冷,一身白衣的傀灵门的少门主,这位少门主此时也正打量左风所在的房间,不过左风也看出了这少门主看向药寻时的目光稍微有些躲闪,看來这几天时间里,这位少门主还是不死心的一直在调查着自己,

    左风估计他应该查不出药寻的底细,不过也应该多少了解到了这位药寻的可怕,不然也不会显出此时这般表情,左风对于这少门主的兴趣并不太大,接着又在相隔不太远的一个包间内看到了康震和他的家人,

    因为那天谈论到药驼子的事情,让左风的心情也有些复杂,最后连他之前很感兴趣的拍卖品的事情都沒有问,这次的拍卖会吸引了各方势力,左风也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这么多人虎视眈眈,不过左风猜测这让诸多势力看重的物品应该也是在最后一场拍卖会上才能出现,

    今天离茹穿着比较素雅,配上他那娇美的容颜更显得清丽脱俗,这离茹刚刚一來到拍卖台上,下面的众多男子就大声的叫好,有的人甚至打起响亮的口哨,气氛顿时变得热烈起來,

    离茹对于这种场面显得极为平静,微笑着点头向下方致意,然后这才缓缓开口说道:“欢迎各位再次莅临我们峦城五年一次的拍卖会,大家应该也清楚今天是第二场拍卖会,多余的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希望大家都能够拍到自己心仪的物品,”

    离茹说完之后就抬起她那雪白的玉手,轻轻的拍击了两下,跟着就有一名青年端着托盘走了上來,托盘之上盖着一方手帕,隐约可以看到其中盛放的应该是婴儿拳头大小的物品,

    离茹沒有多说什么,而是当大家的目光集中到这里后,她就极为随意的将那块手帕揭了开來,所有人在此时时都将目光集中在了托盘之内,但片刻之后就有许多人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明显对托盘中的物品不太感兴趣,

    但左风却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双目放光的人,他嘴角微微颤了颤说道:“火灵木”,

    药寻却十分惊讶的偏头看向左风,他自然是知道这火灵木,只是他沒想到左风如此年纪竟然可以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件物品,

    这火灵木确实是属于极为稀少的物品,若不是因为当初那幻生送给他的寒凝冰雾用此物作为瓶塞,他可能也不会太过在意这么一块如同枯木般的东西,当然这火灵木的太多信息他也并不十分清楚,只是知道这东西是炼制一些高阶药丹时才会使用到的,

    对于这火灵木的药用价值倒是对左风沒什么吸引力,不过这东西对于小兽逆风來说,却是极为喜爱之物,虽然小兽此时不敢有任何声音传來,但是在左风怀中的身体却抖动了数下,左风相信若是换个场合遇到这火灵木,逆风恐怕都会直接扑上去了,

    离茹此时才缓缓开口:“我想在坐的大部分人都不识得此物,那么我就來为大家做个介绍吧,此物名叫火灵木,是极少数蕴含精纯火属性灵力的药材,是炼制几种高阶药丹的重要主材,”

    说到这里离茹顿了顿,下面许多人也都立刻露出了恍然之色,同时看向那火灵木的目光也变得炽热了几分,见到这种情况,离茹的脸上也浮现出了笑意,说道:“那么接下來就开始拍卖此物,底价为一千金币,”

    这价格一出口,下面就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这才只是第二场的拍卖会,第一件物品的底价就已经如此高,这让原本还打着火灵木主意的人,都不禁放弃了出手的打算,

    左风倒是轻轻点了点头,这火灵木的珍贵程度绝对要比这一千金币要高,他此时却有些不明白为何他们会要以如此低的价格作为底价,

    左风还在愣神的时候,下面大厅之中已经有一人高声说道:“一千五百金币”

    这声音落下的同时,立刻就招來了众人的目光,但是大多数人也只是有些疑惑,却一时间沒有人与之竞价,

    左风略一思索也就明白了几分,这火灵木虽然珍贵,但是却对于提高修为沒有太大的帮助,毕竟大陆上钻研炼药术的还是少数人,而这火灵木却只有炼药师才能真正的发挥出它原本的价值,

    “一千六百金币,”

    正在左风思索之际,与左风相隔不太远的包间中就传來了报价声,这声音刚刚落下,那大厅中报价的人就立刻开口道:“两千”

    左风再次一愣,就留心观察起这下方出价之人,这人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从声音判断这应该是名中年男子,因为他那大斗篷的原故,让人根本看不到其真实容貌,不过从其身材能够看出,这男子的身材应该很瘦弱,甚至比左风还要纤细一些,

    其他人显然也对于如此出价的人很感兴趣,但所有人都跟左风差不多,根本无法看出此人的身份,

    之前报价的那贵宾间,在愣了一瞬后再次有声音传出:“两千一百金币,”

    那下方之人身体抖了抖,最后还是缓缓开口道:“两千五,”

    这人的报价依然很高,但是左风已经从其声音的细微变化听出了对方有些犹豫,显然现在这价格几乎已经是他能给出的极限,

    这一次全场都陷入了寂静之中,离茹对于这个价格显得有些不太满意,但是等了片刻之后就准备开口敲定,却在此时一个声音响了起來,“三千金币”

    所有人都抬头向着上方的贵宾间看來,只是大部分人都无法看透贵宾间外的布帘,但大家依旧好奇的盯着这边看个不休,而药寻此时也是一脸惊诧,同时露出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左风,因为之前报价之人正是左风,

    左风的报价很突兀,下面那披着黑袍之人也是极为意外,身体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左风感觉对方有抬头看來的冲动,但是最后还是压抑下了自己的好奇,那穿黑色披风之人,再犹豫了一会儿后,这才有些艰难的开口道:“三千一百金币”

    此时不只是左风,连周围其他人也是看出了他应该已经沒什么钱了,只是因为对这火灵木极为看重,这才勉强继续竞价下去,

    左风本想要开口,但是斜对面的一个贵宾间中,却是传來了一声叹息,接着开口道:“三千五百金币,”

    左风稍微愣了愣, 随后就看到了那报价之人,竟然是自己认识的人,就是前一天还请自己吃过饭的康震,此时康震正望着左风这边,脸上还多少带着一丝尴尬的苦笑,康震应该是不知道左风能瞧见他此时的神态,由此可见康震也并非是故意要与左风为难,

    这康家本就是玄武帝国的炼药世家,对于这火灵木极为重视也是情理之中,左风倒是不会怪对方和自己竞价,不过现在这火灵木已经叫到了三千五百金,这价格左风感觉已经比自己预估的要高出了一些,

    本來想要就此放弃也顺便卖给康震一个人情,可是怀内的逆风显然也猜出了左风的想法,身体立刻在衣服之内扭动了几下,这一次轮到左风有些无奈,逆风几乎还沒有这般祈求过自己,而之前这逆风还三番五次的帮助过自己,略微犹豫了一瞬后,左风还是有些无奈的说道,

    “四……千金币”

    这声音一传出,下面和众多贵宾间就立刻传來了惊呼声,这些发出感慨之人都是了解这火灵木价格的人,婴儿拳头般大小的火灵木,卖出三千五百已经算是高了一些,这四千金币可就有些高的离谱,

    大家也都是识货之人,虽然沒几个人能够真正利用这火灵木來炼药,但是大家也都不是傻瓜,花费如此高价购买这火灵木还是很让人意外的,

    左风的话音落下之后,就看向了斜对面的贵宾间,那康震之前听到报价声就知道是左风想要得到这火灵木,此时着价格已经超出他的计划,所以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才无奈的摇了摇头彻底放弃,

    而那之前高调竞价的黑袍人,此时也彻底沒了动静,左风在此时却留意到,正对面的那傀灵门的少门主,却是有些蠢蠢欲动,他摸了摸手上一枚别致的戒指后,嘴唇微微张开竟然想要出价,

    左风眉头一皱,双目之中冷光闪闪,这傀灵门少门主之前丝毫沒有表现出对这火灵木的兴趣,此时竟然开口出价,明显是要恶心恶心左风,

    心中一动,左风就偏过头去,满脸笑容的说道:“不知道前辈是否也对这火灵木感兴趣,”

    药寻先是一愣,随后也发现了对面贵宾间的情况,接着就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左风,那傀灵门的少门主见到左风在此时与那老者交谈,脸上的冷笑也立刻一滞,随后低低的哼了一声,就再次靠回了椅背处,

    “小滑头,借老头子我來拍东西,老头子我可是要收费的,”药寻摇头笑着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