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一章 遇到麻烦
    聚云客栈占据了峦城中比较繁华的地段当左风來到门口时却几乎看不到什么人见到如此冷清的模样左风倒是丝毫也不以为意经过康震的解释他已经知道这间客栈就是康家所有

    缓步走上台阶一只脚刚刚迈入门内左风就瞧见了一道让他心生厌恶的背影这人左风只要看到其后背就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傀灵门少门主傀襄峦城之内左风最不想遇到的人之一

    左风脚步稍微一顿那位傀灵门少门主傀襄也立刻生出感应并且轻轻的转过脸向门口处望來傀襄见到來的人是左风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寒但随后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左风的手上微微一笑说道:“我倒是谁原來是以酿酒术闻名峦城的沈大师啊”

    左风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是心中却微微一沉这傀襄的修为他早就看出來是炼骨期六级如此修为已经完全不放在左风的眼中但是傀襄身后的人左风却有些忌惮两名淬筋初期的武者外加一位他有些看不透修为的老者

    这位老者左风也曾经见过之前拍卖会时一直坐在傀襄的身边看起來是傀灵门这一行人中修为最高者这位老人正是傀荣就是傀襄口中被称为“荣老”那位老者正是因为这位老者跟随傀灵门门主才放心的让傀襄带队來峦城

    左风的目光在对面的这些人中一一扫过他的目光在那位傀荣身上停留的最短这是他的一种习惯越是让他感到危险的人就越不会特别留意但是左风其实暗中正在时刻留意老者的变化但他凭借的是自己极为敏锐的感官

    “原來是傀灵门的大公子沒想到这么巧会在康大叔这里遇到你”

    此时坐在傀襄对面的康震早已经站起身來脸上的笑容却不像其他人那是一种极为真诚的笑容而且给左风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左风见此心中有些不解但当着对方几人的面他也不好多问可以想象自己沒來之前这些人定然在为难康震只是左风不清楚自己的到來怎么就会对他有所帮助

    “原來是沈风小兄弟我之前还一直想着你的沒想到你竟然自己过來了这可真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啊”

    左风虽然心中不解但对于康震有些过头的热情只好报以微笑说道:“我也是特别过來看看康大叔这里有一位前辈的礼物让我顺便给你送过來”

    康震稍微愣了愣直到此时他才注意到左风手中拎着的东西但他也是精细之人立刻明白过來有些兴奋的说道:“是这样啊那一定要好好感谢前辈一番还望沈风小友帮忙将我的谢意转达我这边还有一点事情所以沈风小友可以先到楼上去等我”

    左风缓缓点了点头他之前也并沒有想到什么可是当傀襄留意自己手中的东西时他也立刻觉得不妥所以情急之下就忽然想起了将药寻搬出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左风也终于想明白为何康震见到自己后会如此高兴因为眼前的局面让他们两人同时都想到了同一个人药寻

    左风不知道此时的药寻会不会在那里无缘无故的打喷嚏不过两个人确实很有默契的你一言无一语将自己的问題都引到了药寻的身上

    傀襄却是一边听着一边冷眼的看着两人之间的对答虽然心中暗自思量却沒有多说其他可是此时见到左风大摇大摆的向着楼上而去他却是再也坐不住了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沈大师还请留步怎么一见到我就急着离开难道是我傀襄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傀襄这话本意是在讽刺左风可是左风在听完之后却是顿住脚步扭回头來向傀襄投來一个询问的眼神

    左风如此不做声反而好像是默认了之前傀襄所说的话一般这让傀襄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來但是他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将心中的火压了下來笑着继续道

    “沈大师手中拿的莫不是峦城人都在谈论的‘忘忧醉’吧要知道这酒我更是向往已久难道就不能让我傀襄也來品尝一下么我们傀灵门自然也不会白白喝你的酒”

    对于傀襄说的话左风在心中已经连番了数个白眼傀灵门的臭名顶风都能从这里飘到雁城这傀襄更是峦城一代有名的流氓他所说的“不会白白品尝”左风相信反过來听倒是更加真实一些

    但这些话也只能在心中想想却是绝不能当面说出來左风早已经想好了应付之言若是刚一进屋时傀襄就提出如此要求左风可能因为一时难以想到办法被对方讹去几瓶倒也极有可能

    如今左风已经进屋有段时间而且和康震两人也有过交谈虽然说的并不多但两人都是机敏过人之辈单从对方的眼神、语气、神态等信息就已经判断出个大概如今左风更是已经猜到傀襄会有这类无理的要求

    露出了一个为难的表情左风这才缓缓说道:“傀襄大公子有要求按说我也必定该满足大公子才是可是无奈的是我也只是个跑腿之人这酒并非属于我的东西所以我根本也说不算”

    听到左风第一句话时那傀襄的嘴角就已经咧了起來可是听到后面的话时脸庞又立刻冷了下來傀襄并非普通的酒囊饭袋他毕竟也是傀灵门的未來接班人稍微愣了一下后就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跟着就将头转向了康震那边

    冷笑着说道:“险些忘记了之前沈大师所说这东西时赠给了你的既然这样我就要看看康大公子是否能够赏给我哥薄面或者说是给我们傀灵门一个面子了”

    傀襄之前脸色还很难看是因为他不敢真的在峦城与左风口中的前辈闹翻他们这些人并沒有看出药寻修为的深浅但却也沒有完全将药寻放在眼中可是药寻与城主的交情他们却知晓一二所以傀襄虽然狂妄但也不敢从左风那里硬抢

    如今他将矛头一转就指向了康震这边康震却是被傀襄这一下弄的有些措手不及但康震毕竟是精明之人虽然心中有些发虚面上却只是有一些尴尬之色而已他也沒有在此时去看左风因为他知道此时的眼神交流肯定会招來傀襄的警惕

    左风却是不慌不忙的继续开口冲着傀襄说道:“我想傀襄公子可能是有所误会这酒并非是送给康大叔的”

    傀襄双目一眯再次向左风望來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误会刚刚我可是亲耳听你说的”

    左风好整以暇的说道:“命我过來送酒的那位前辈他其实与康大叔之间私下有一些交易康大叔的家族答应为那位前辈炼制一枚丹药而预付的定金就是这六瓶‘忘忧醉’”

    “哦竟然是这样!”

    傀襄冷冷的看着左风跟着又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康震之后这才冷冷的说道虽然这话是说给左风听的但他此时的目光却是盯在了康震那边显然他是想听听康震如何回答

    知道傀襄并未全信左风所说康震知道此时若不给出一个满意的解释恐怕会将左风也脱下着趟浑水中于是急忙搓着手说道:“其实那位老前辈是和我私下里约定好的而这六瓶酒也是当时敲定好的定金你也知道我们康家人一向说一不二所以这定金我是必须要交给家族的这次也只能让傀襄公子失望了”

    康震与左风一唱一和却是在之前毫无通气的情况下默契的搞出这样一套说辞傀襄虽然沒有完全相信康震和左风所说但是他现在也想不出任何一个好办法拆穿两人的谎言

    最主要是他不敢去惊动药寻这也是唯一能够知道两人所说真伪的办法可是由于对药寻和城主间的关系他也只能投鼠忌器暂时将这件事情咬牙放下

    傀襄眼珠转了转却是再次开口说道:“康公子既然不肯让我品尝一下这美酒那么我的另一个请求您却一定不能推辞不然我想家父恐怕也会极为不悦的”

    左风对于傀襄所说的什么“要求”毫不知情自然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康震解围

    康震有些苦涩的低头叹了口气但随后他却是快速抬起头來向傀襄看來左风观察极为敏锐看出了康震在抬头的一瞬间想好了解决的办法

    果然康震开口说道:“我们家族答应了帮助那位前辈炼制药丹所以家族内的两位长老都要同时出手而且那药丹的品质并不低所以我们暂时也抽不出人手和时间帮助傀襄公子了”

    左风好像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口说道:“一颗玄品中阶丹药恐怕还真不是哪一个炼药世家就可以完成的”

    傀襄诧异的回头看來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玄品中阶!”他此时却沒有注意到康震的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但这种脸色也只是瞬间消失当傀襄转回头來的时候康震已经恢复了原來那种感叹之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