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三章 林中信号
    听了逆风的话,左风一脸的不解说道:“这纳晶之中不是不能存放活物……”

    他的话还沒说完就立刻止声,因为他已经想到了这尸傀根本算不得活物,根本就是一具被人改造过的尸体,与武器沒有什么区别,想到这些左风也是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将念力覆盖在手掌处,轻轻按在了尸傀身体上,心念一动之间这尸傀就突兀的消失了去,

    看着在纳晶之中一动不动的尸傀,左风暗下决心‘能够存放这么大一具尸傀的储物器,会很容易让人联想起自己拥有一块中品储晶,所以决不能够在人前释放出这尸傀,那样只会给自己惹來沒完沒了的麻烦,’

    左风小心的离开了之前战斗的地方,他沒有冒然就离开这座小山,当然也不会直接向着山上攀登,之前那名傀灵门青年也曾说过,这整个峦城东部地区都有傀灵门的人埋伏,实力上虽然分布并不均,但是对付一般江湖人物却是足够,

    左风现在虽然有了一个帮手,但左风也沒有自大的认为加上一具尸傀,就真的能让他对傀灵门毫无顾忌,左风不敢离开这座山,因为之前的青年说出了片小山用不上五里,就会进入另一支傀灵门队伍负责的范围,

    当然,左风也不会选择上山,若是碰上之前那一伙人,结果也是沒有什么差别,而且那名炼骨期八级的傀灵门武者,曾经见到过左风的样子,若是左风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也说明他的手下被自己灭杀,那样的话对方恐怕更加不会放过自己,

    左风紧贴着山脚边不断向前移动,速度上不快也不慢,也是他能够在掌控周围的情况下达到最快的速度,有了之前的教训,左风也知道那些尸傀有可能会充当暗哨守在周围,而且这些尸傀最棘手的地方是他们可以像死物一样暗伏在某处,若不是仔细观察根本不会发现,

    之前左风也是非常小心,但是还是沒有感觉到潜藏在树上的尸傀,因为沒有任何气息,沒有任何灵气波动,甚至连心跳都沒有的潜伏,已经算得上是潜伏中的极致了,

    不过这次左风也是学乖了,他在前进之时让逆风时刻留意周围的精神波动,这些尸傀虽然可以做到完美潜伏,但是却必须要他们的掌控者用精神力操控,只要抓住了这个特点,也就彻底破去了这尸傀哨兵,

    左风在山脚下跑出了很远都沒有发现一点动静,甚至连普通的野兽都沒有遇到半只,更不要说虫鸣鸟叫了,如此安静的气氛让左风感到有些压抑,他明白这是因为在这一大片区域之中正在酝酿着一场阴谋,甚至此刻空气中都能嗅到火药味,

    左风原本以为逆风根本就无法察觉到,傀灵门弟子和尸傀间联系时那么一点点精神波动,但随后不久逆风就有所察觉,左风也刻意的避开了有尸傀的地点,当左风看到控制着尸傀的只是一名炼骨期二级的武者时,左风也有些心动想要出手,

    对于那魂针左风现在非常想要得到,他现在已经发现了魂针的一些好处,可是也只有那么一枚而已,若是想要仔细研究,只有那么一枚是绝对不够的,但是逆风的话却也将他的这个念头彻底压了下去,逆风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在那家伙的周围不远,还有着一只尸傀潜伏,你如果进入那个范围,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再有其他尸傀出现,”

    左风虽然有自信将这两人两尸全部解决掉,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些傀灵门的人是否有类似信炮一样的东西,若是真的有这类通讯用的物品,恐怕自己就算能够解决掉这几个家伙,也必定会被大批敌人所纠缠,

    左风虽然有些惋惜,但还是咬牙迅速离开了这有埋伏的地方,继续向着山的南坡绕了过去,当左风來到山脊处的时候也变的特别的小心,因为这山脊是那种光秃秃的山梁,其他地方自己只要小心点就沒有太大的问題,可是当人站在这山脊上的时候,却是距离很远就会被有心者发觉,

    好在左风现在所处的是山脚位置,这里虽然也还是有山脊延伸下來,但是却沒有山腰和山顶那么显眼,左风动作轻盈的紧贴地面飞驰而过,几个闪跃就已经钻入了南坡的密林之中,

    再次返回南坡的左风心中不觉有些好笑,他既为自己忙碌一通最后又回到这里,感到自己非常可笑,同时他也在嘲笑那柳姓和于姓武者,这两个人若是顺利的进入峦城,现在应该在哪个酒店之中喝酒吃肉,亦或是到那个青楼妓寨找姑娘寻欢,

    可是这两个家伙偏偏色迷心窍,在城门处非要死追着左风不放,这两人虽然也是有些经验的老手,但是却沒有细细考虑过,以左风当时扮成的女子,怎么可能毫无准备就孤身一人离开峦城,要知道这里可是远近有名的混乱之地,沒些手段就敢孤身來这里的女子与找死无异,

    可能那两个家伙也想过这个问題,但是他们这一大群人相互给彼此壮胆,同时又害怕这是个大便宜被别人占了去,自私与贪婪最终战胜了理智,也彻底将他们一群人推到死神的跟前,

    于姓武者已经身死,那柳姓武者就算疯狂突围,勉强带着那几个残兵败将來到南坡,局面也不会有任何改观,他依旧还是要独自面对那些傀灵门的追杀,若是这柳姓武者侥幸从这里逃出去,等待他的依旧还是死亡,因为这片区域已经完全被傀灵门占据,

    正在左风心中胡思乱想之际,突然从远处隐约传來了断断续续的喊杀和兵器撞击声,左风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不禁微微一错愕,就在心中慨叹‘难道又会这么巧,这才在想着,这家伙就出现了,不过他能够活到现在并且來到南坡也算是实力不俗了,估计应该比那于姓武者实力更强一些,’

    左风这一次沒有鲁莽的凑上前去,而是就在原地沒有动,全部灵力此时都集中在双耳处,当左风双目微微闭起的瞬间,远处的声音就突然变得沒有那么杂乱起來,原本混合在一起的叫喊声,脚步声,兵器碰撞声都开始有层次的分离开,

    当然这也只是在左风的意识中而已,倒并不是说这声音真的像衣服一样一件件分开,这种感觉极为玄妙,左风也不禁满心惊喜的沉浸在这种氛围之中,同时他也在暗自猜测,逆风那灵敏的听觉是否听到的就是当下我所听到的这样,

    原本左风若是一直躲在北坡也许可以暂时沒事,但是一旦那些傀灵门的人等了很久也不见同伴回去,那就极有可能会派人过來寻找,左风也是担心留在那里反而对自己不利,而且他猜测那柳姓武者多半在山顶时就被拦下來杀掉了,却沒想到他们那一伙人竟然能一直撑到这里,

    若是左风沒有将于姓武者杀掉,此时于姓武者等人肯定也会被柳姓武者拖下水,虽然低阶武者将会死掉很多,但于和柳两人倒是非常有可能生离此地,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于姓武者,和南坡的所有武者都被左风解决掉,柳姓武者也避免不了殒命于此的结局,

    那边的战斗声音变得稀稀拉拉,显然此时正在战斗的人并不多,不过说话和嬉笑调侃的声音却是很多,左风仿佛看到一幅场景,一大群深绿色长袍的武者,对着战圈中仅剩的几人指指点点,偶尔会说出一些讥讽之言,只是将这几个人看做濒死的野兽看待,

    这些左风也都是凭借着声音信息,再加入一些他的想象力得到的,不过这些与事实也相差无几,此时傀灵门的一群武者正在戏耍柳姓武者等三人取乐,除了柳姓武者的另外两人已经受了致命伤,死亡只是迟早的事情,但是他们却不能痛快的死去,因为那些傀灵门的人正在用他们两个娱乐,

    尸傀的巨大力量根,已经不是他们两个受了重伤之人能够抵挡,而现在浑身重伤之下更是被尸傀像对待小兽般玩弄,柳姓武者看的呀呲欲裂,他并不会同情那两个被人当做玩物对待的武者,他只是想到接下來将会受到如此对待的必然是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从几座山头外的地方传來一声尖锐的笛声,说是笛声只是音色上有些相似罢了,实际上这声音比一般的笛声要响亮了不知成百上千倍,

    那些傀灵门的武者在听到笛声的时候,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來,之前的戏虐与嘲笑全都不见,这笛声好像让他们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左风却被这个笛声搞得耳鼓一阵刺痛,甚至这声音都像是直接在他的脑海中震荡一般,左风现在不禁想起之前在拍卖行时发生的事情,那次也是自己运功去偷听隔壁贵宾间里的谈话,对方因为愤怒声音忽然转高,当时他也是被弄得像如今这般难受,

    这些事情让作风不禁再次想起药寻,可以说在峦城这段时日,无论是在炼药和修为还有其他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上,药寻都像严师般的细心教导着自己,

    可是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左风在这里继续感慨,只能将思绪收回留心战场那边的变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