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九章 初窥按穴
    c_t;笛音如同左风的催命符一般,在他前方的数个方位连续响起,左风听到声音的瞬间就判断出了敌人的位置,也明白了敌人不惜一切要抓住自己的决心。。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当初在‘混’‘乱’之地与傀灵‘门’下面的弟子数度‘交’手,在这个过程中左风也渐渐能够听懂一些他们这笛音的含义。现在的笛音节奏非常的快,应该是通知大家尽快向这边聚拢,他们的目标不言可知,就是现在没命狂奔的左风。

    左风猛然间再次催马疾驰,希望能够在敌人完成对自己的合围前冲过前方的封锁。可是就在左风不断加速前冲的时候,前方密集的传讯声再次响起,这种笛音并不是如何响亮,只是跟附近的同伴相互‘交’流。

    可就是这细小的声音,左风却听的分明,对方已经彻底完成了合围之势,自己想要从容的骑马冲过去根本是无法办到。

    狠狠的咬了咬牙,左风伸手在马的屁股上拍了一记,正击打在自己之前用手指扎破的位置。旧伤被打中马儿嘶鸣一声再次加速向前冲去,左风却是低声的说了句“马兄抱歉”,就迅速的从马背上跃了下来。

    左风毫不停留的翻身跃入了身旁的小院落,刚才他让身下的马吃痛逃走,也能够起到暂时‘迷’‘惑’敌人的作用。虽然很快敌人就会发觉那只是一匹无人骑乘的空马,但至少也能给左风换来片刻的喘息时间。

    左风知道若是继续骑马硬向外突围,自己和那匹马都会被围杀致死,虽然自己被生擒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是那却会比被直接杀死还要来的痛苦。左风和傀灵‘门’本就有解不开的死结,在他将傀襄的手斩断,又拿了傀灵‘门’的镇‘门’尸傀之后,他们之间的仇怨就已经再没有了转圜余地。

    左风正是因为明白这些,所以在傀荣出现的时候,就下定了决心尽快离开新郡城,再加上那神秘的“大老板”也下了死命令将几人除掉。

    左风明明知道现在的情况十分危急,但是偏偏他的心境却是静若止水,好像整个人都被浸在凉水中一般reads;。周围的风吹草动一丝不漏的被其察觉,远处低声传递的笛声更是一点都没有落下。[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他知道敌人的大网已经布置好,而且还在不断的收窄包围圈。

    这一切左风只是凭借着感觉和听到的笛音就已经判断出来,可是他没有丝毫异动,更没有显出来一丝的焦急。体内的灵气澎湃不休的运转着,几处受伤的窍‘穴’此时也差不多被打通了。

    忽然之间远处的一声马儿嘶鸣声响起,左风听到这声音的同时就猛地睁开双眼,双目之中有着一丝寒光乍现。左风知道那是刚才自己乘坐的马匹被杀掉了,虽然自己并没有在那里,但是那些傀灵‘门’的人也没有将其放过。

    左风低低的叹息了一声,他知道这匹马的死亡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可那些连无辜的马儿都不肯放过的恶人,左风必定会向其讨回这笔血债。

    脸上一片冰冷沉寂之‘色’,仿佛一位无喜无悲入定了的老僧一般。却是突然之间伸出了拇指,手臂缓缓抬起,拇指就那么突兀的竖立在眼前,缓缓的举到了双目能够平视的位置。

    下一刻这手指就动了起来,向着肩头的位置轻轻按了下去,这个动作看似非常缓慢,这一指之间的力量看起来也非常的轻。不过当第二指按在腋下时,就显得要快上了许多,紧接着这根拇指就飞快的在左风肩头手臂上连连点下。

    随着这个动作在不断加快,左风的食指,中指,无名指也渐渐加入了进来,直到小手指也参与之后,左风的手掌和手指也好像表演舞蹈般快速有韵律的跳动起来。

    这是左风第一次运用按‘穴’之法,准确的说是他第一次使用从安伯那里学到的按‘穴’之法。这按‘穴’之法左风开始只是想要进行尝试,希望能够尽快的帮助自己恢复部分伤势,让自己能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可是当左风不断有手指加入进来,而且他也渐渐的‘摸’索到,按‘穴’的力道大小还有配合经脉‘波’动的韵律来使用按‘穴’后,他也终于第一次窥视到了按‘穴’的‘门’径。

    他现在连按‘穴’的入‘门’也都是勉强办到,可是就这么一连串的动作后,左风刚刚的受伤的手掌和手臂就开始渐渐的恢复起来。虽然肌‘肉’和筋骨还有着微微的痛楚传来,但是经脉上却已经没有了大碍。

    这对于左风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惊喜,不光领悟到了按‘穴’的一些窍‘门’,同时还能够迅速的治疗和恢复身体。肌‘肉’和筋骨的伤痛对于左风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因为他那经过改造的身体,恐怕一般的蛮兽都很难与其相比。

    左风缓缓站起身来,接着就毫不犹豫的跃上了墙头,脚掌在墙顶狠狠踏出,身体就飞快的朝着刚刚马匹被杀的位置冲了过去。

    左风那一双黑‘色’的瞳孔,在此时看去与那兽纹还真的有几分相似,好像能够与这漆黑的夜空也能够融合在一起般。左风脸上没有疯狂,没有任何决绝的表情,有的只是淡然与冷酷。

    早在左风按‘穴’恢复身体的时候,就已经制定好了突围的路线,前面和左右三个方向都有敌人包围而来,身后又有傀荣几人锲而不舍的跟踪,左风除了继续向前外没有其他的选择。

    左风刚才说要为马匹报仇,并不是一时之间的气话,而是他在瞬间想好的突围战术。敌人既然已经展开了合围,原本的力量应该是平均分布而成,但那也应该是左风坐的那匹马没有冲过去之前。

    当那些人发现马匹从这里出来,左风又不在上面后,就会知道这是左风想要引开敌人的策略。这个方向的敌人会认为左风必定选择其他方向突围,即使没有将人手全部调开,剩下的人也必定会疏忽大意。

    左风正是看明白了这些,所以才会冷静的选择往这个方向突围。左风一边快速疾走,一边小声的说道:“前方有多少敌人,都在什么方位,没有你的帮助我恐怕很难突围出去。”

    逆风没有半句的废话,立刻传音到左风的耳中道:“三名炼骨后期,一名淬筋初期,一名淬筋中期的武者,在这个方向过来。速度和周围的敌人都保持了一致。他们这几个人两侧不足五丈远就有另一组小队,实力与这一队的水平差不多。”

    左风听到逆风如此说,反而稍微放心了一些。若是眼前忽然再出现一名向傀荣那般的淬筋后期,接近感气期的武者,那他恐怕还真的需要选择掉头向回突围了。至少那傀荣还是有伤在身,而且那边的人数相对来说还要更少一些。

    对于敌人已经有了了解的左风,速度时快时慢的向前接近,双方之间的距离在快速拉近。直到逆风悄声说道:“就在前方的横街处,三名在地下,两人屋顶和墙头,快速的向这边靠近过来reads;。这城里有人能够念力探查,所以我只能找机会偶尔给你传音。”

    得到逆风体型后,左风虽然心中暗自震惊,但还是快速的转身藏身在了一处府‘门’的‘门’‘洞’之中。他的身材消瘦藏在‘门’‘洞’的‘阴’影里也不会被人发觉,破风声快速的接近,已经不用逆风提醒,他就从几人衣袂破风的声音判断出了敌人的位置。

    三道寒光如同流星般的从‘门’‘洞’之中‘射’出,三名炼骨后期的武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被飞刀刺中了要害。在飞刀丢出的瞬间,左风就已经飞身上了‘门’旁边的墙头,手中好似微微颤抖了一下,又一道寒光就向着那淬筋初期的武者飞去。

    同一时间左风就向着那淬筋中期的武者扑了过去,虽然是淬筋中期武者,但是其实力却只有淬筋期四级。这种实力的武者,当初在雁城的时候,最差的都会是统领府中的总管大人,也曾经是自己仰望的存在。

    连左风都对自己现在内心的想法感到吃惊,‘淬筋中期的武者,还只有四级’。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大言不惭,可实际上却是在‘交’手之后就能够看出,并不是左风真的狂妄自大。

    那淬筋期四级的武者全力踢出的一脚,与左风的一拳全力撞在了一起,竟然能够拼的起鼓相当。但那也是对方这样觉得的而已,左风心中却很清楚,自己实际上要比对方强了许多,至少在现在的情况下,自己的力量就没有完全爆发出来。

    那淬筋期四级的武者和左风对撞了一记就像后抛飞,到此时他才有机会拔出腰间的长剑,就看到左风赤手空拳的再次扑来,心中暗喜的同时就向着左风挥剑斩去。

    左风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好像准备用手掌硬碰对方的长剑一般,实际上确是在撞上长剑的前一刻,手掌之中突兀的多出了一道黑‘色’的影子。

    金铁碰撞声发出,左风和对方直接错身而过。左风却是在落地之后就毫不停歇的向着一旁飞掠而去,将自己丢出的飞刀捡了回来。那淬筋期四级的武者,在落地之后就现出了一副呆愣愣的表情,片刻之后再其脖颈处就‘露’出了一道血痕,接着大量的鲜血不要钱般的狂喷而出。

    直到死的一刻,他还不可置信的望着手中断为两截的长剑,这可是他的家传宝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