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一章 随风而逝
    c_t;不可否认的是,傀襄当下的怒火绝对已经到了临界点。<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更新好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从断臂之后的这段日子,他日日夜夜都在闲着何时可以报仇雪恨,恨不得生食其‘肉’,寝其皮都解不了他心头之恨。

    他原本想要用自己的方式,将左风给折磨一遍后,在将其带回去进行各种羞辱和折磨。他已经想好,绝不能够让左风如此轻易的死去,他必要亲手折磨对方直到耗尽他的全部生命为止。

    不过这些在傀襄看来都并不如何重要,作为一名武者来说,将对方彻底的击败,才是给与对方心里上最大的打击。他甚至想过将这少年像他对付自己那样,砍掉一条手臂后再将其放走,然后跟踪在他的身边,时不时的出来毁掉他的一处身体。

    这些当然都是他众多复仇计划中的一部分,在断掉手臂的那段时间里,他几乎日日夜夜都想着如何来报仇。有的时候刚刚想到一个折磨人的方法,随后就立刻被自己否定,认为这样折磨人根本就不爽快。

    这一切的一切,最后归根结底,都不如当着众人的面前将其彻底击败,断去对方的手臂来的解恨。可是今天战斗下来,他发现自己仍然无法彻底击败对方,虽然一开始自己占尽优势,可是后来却不知为何,那些优势竟然一点点丧失殆尽。

    怒火让他无法冷静的思考,他现在双目血红的望着对面正在战斗的少年。大‘腿’上虽然敷过‘药’,但仍经有着星星点点的血液流淌出来,他恍若不觉一般的任由伤口流着血,他眼中只有那不远处正在战斗的少年。

    虽然他受伤落败,但是他没有死心,他任然在紧紧盯着战圈之中的变化,他要等待出手的时机。他为了报仇已经豁出去了,根本也不在乎什么脸面,只要能够报仇,为了这个目的他愿意不顾一起。

    左风此时已经陷入到了苦战之中,或者说他现在只能勉强支撑着。面对一名淬筋后期武者,他本来就不是对方的对手,更加上他现在还有一条手臂被折断,哪里还会是傀荣的对手。

    之间傀荣双掌翻飞之间,迅速的向着左风‘逼’近而来。左风只能够挥舞着右臂尽量抵挡,左臂被他负在身后,不敢让左臂再有任何损伤。[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左风对炼‘药’术有所专研,对于医道也同样有所了解。他的手臂之前被傀襄蛮力所折断,但因为对方只在一击下完成,加上并没有其他的损伤,他手臂的断口也非常的整齐。

    手臂折断虽然让人郁闷,但是左风却明白,如果能够将这处断口慢慢将养好,那么这条手臂会比没有折断之前还要结实。如果他的敌人知道,眼前的少年身处这样的险地,仍然在为今后提高实力在打算,相信都要从心底里佩服不已reads;。

    傀荣一双眼睛凶芒毕现,只是双目之中有着不自然的血红‘色’,这种颜‘色’看上去很不正常。傀荣却好像没有心思多理会,一轮轮猛烈的攻击向着左风铺面而去。

    左风要紧牙关,在此生死存亡的关头,左风却感到对方的攻击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猛烈,或者说比起自己对于傀荣的了解,对方的实力应该远远不止于此才对。

    可是从傀荣过来拦截住自己后,傀荣好像就很不在状态一般,明明对方连续抢攻就能够击败自己,可是偏偏在关键的时候‘露’出了后力不足的状况。

    左风知道越是这样的时候,更是需要调整自己的状态,冷静的观察对手作出准确的判断,也只有这样才使得左风多次历尽危险却依然能够活到现在。

    傀荣的特殊状态必定有原因而来,只要左风能够搞清楚傀荣的症结所在,那也就是他那一线生机的所在。

    想到这里不禁在拼命躲闪之余,仔细观察傀荣身上的特殊之处。可是对方除了看上略显癫狂,眼神和脸‘色’不太好之外,并没有显出其他的特备住处。

    忽然,就在左风堪堪抵挡住了对方攻来的一掌后,一种极为熟悉而又虚弱的气息被左风所捕捉到,因为这个讯息得到的太过突然,让左风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因为就在刚刚的一瞬间,左风将周身所能够调动的所有感知全部释放,甚至念力也都覆盖在身体之外,从而对傀荣的任何反应快速感知到。

    原本左风也没有真长尝试过这种探敌的方法,严格算来这是他第一次利用念力辅助来与人近身搏斗,所以这种‘波’动传来的刹那反而让左风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不过也只是眨眼的光景,左风就反应过来,这就是对方的‘精’神‘波’动,而且是一场虚弱的‘精’神‘波’动。

    之前傀荣用‘精’神力来压制自己,结果被自己用念力狠狠的进行了一下反击。可是这些都是他与傀襄战斗之前发生的事,几乎都要被左风忘记了,直到他再次感受到了对方的‘波’动,才让左风如梦方醒一般的想起了许多事情。

    傀荣的‘精’神力与之前相比微弱了许多,几乎在‘交’手之初让左风甚至感觉不到对方‘精’神力的‘波’动。不过这傀荣的确动用了‘精’神力,而且是利用‘精’神力来辅助其进行战斗。

    他动用‘精’神力的方式和左风动用念力不同,傀荣可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在与修为不如自己的对手战斗时,会动用‘精’神力来压制对方的‘精’神力。他的‘精’神力在淬筋层次的确出类拔萃,即使和一些炼‘药’出身的武者也相差不多。

    他用‘精’神力压制对方,可以起到双管齐下快速战胜对手的结果。即使遇上了‘精’神力比自己更强的人,他也不需要太过担心,因为同样的‘精’神力相互冲击,也无法给对方造成太大的伤害。

    可是傀荣不晓得,眼前这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人,他竟然拥有着炼神期武者才具备的念力。念力与‘精’神力相比,不需考虑两者总量上的差别,因为两者有着本质上的差别。就好像烛火与太阳,虽然同样能够带来光和热,但是两者根本就不能放在一块相比较。

    傀荣当然不知道对方拥有念力,两人刚一照面的时候,傀荣曾想用‘精’神力压制住左风然后施以辣手。可是他的‘精’神力却反而被左风的念力个瞬间绞杀,只留下了五分之一的‘精’神力被他收了回去。

    当时因为太过痛苦的缘故,傀荣根本就没有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已经失去了一大部分,还认为是自己的‘精’神力没有施展好,自己造成了一点损伤而已。

    之后傀襄与左风两人‘交’战,他在一旁虽然默默观看,也在不断感受自己的身体状况,却一直没有发现在即的‘精’神海洋遭到彻底的破坏。

    ‘精’神力受损带来的结果多种多样,在‘混’‘乱’之地的时候,傀襄破坏尸傀的后脑,让左风的念海受到重创。那时候左风的念力无法动用,也看不出户自己的念海损伤城什么样子,但表现在外面的情况是灵力失去掌控,横冲‘乱’撞间将自己的多处经脉损伤。直到后来左风吸取了兽纹中的能量,这才一举将念海全部修复。

    傀荣‘精’神力受损,表现出来的就是头脑中的异常疼痛,胀痛,绞痛,刺痛……。各种各样的疼痛如同汇聚在一起,让傀荣根本就‘弄’不清楚自己的情况。他的战斗实力自然也受到了影响,这次和左风‘交’手之间根本就无法发挥出平时的全部实力。

    可这倒霉的傀荣已经养成了习惯,在他与比自己境界低的武者‘交’手的时候,会自然而然的释放出‘精’神力来压制和搅‘乱’对方。虽然此刻自己的‘精’神力已经收到损坏,但是他在战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将本已受伤‘精’神力释放了出来。

    傀荣不清楚,他现在的‘精’神力已经收到了严重的破坏,如果他现在找个地方静心疗伤。虽然‘精’神力永远无法恢复以前的状态,但至少他还是可以保住‘性’命的,可是他这次硬与左风动手,实际上已经注定了他的结局。

    傀荣虽然不了解自己的情况,可是左风在这方面的研究却很不俗,只是用念力多一接触就看出了对方的‘精’神力受损程度。

    不过左风却不是那种心慈面软之人,更何况这傀荣多次想要杀掉自己,左风更是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若论真实实力,我就算服用特殊的‘药’物,也很难战胜你这老家伙。可是这一次你偏偏要动用‘精’神力,那就怨不得我对你心很了,这都是你自己找死了。’

    心中这样想着的同时,左风‘露’出了一丝笑容。这笑容很突兀,在被对方‘逼’的左支右拙的当下,看上去更是显出了几分诡异reads;。

    那傀荣与他距离最近,当然不会错过左风的任何小动作。看到左风‘露’出微笑的瞬间,他就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由后背升起传遍全身。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这次并非因为脑海中‘精’神力的虚弱,而是打从心里产生的恐惧。

    这种恐惧对于傀荣来说有些陌生,从他达到淬筋后期后,已经十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这是一种直面死亡的恐惧感觉。

    在这种感觉出现的瞬间,他感到身体周蚊像刮过一阵风暴,虽然自己的衣角都没有被吹起来,但是他分明感到了一阵狂风扫过自己。接着他就感到自己好像变得很轻,好像自己的一部分随风而逝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