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六百五十 章 各不相让
    “今日之事休想如此揭过,你们画家明明理亏却是动手打人,难道你们认为这玄武帝国你们画家已经可以一手遮天了不成!”

    “是啊,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否则我们绝不会散罢甘休!”

    “对,我们绝对支持李大当家的话,大家也定然跟你同进退。”

    “给说法,必须给我们说法……!”

    声音几乎是此起彼伏的不断响起,虽然很嘈杂但却能够隐隐分辨出每个人在说什么。看到如此场面,众人还能够有序的说话,左风估计他们应该之前是大闹过一场,所以此时倒是反而分出了主次来。

    如果大家一致不停的叫嚷,恐怕到最后也分辨不出个所以然,如此一来倒是能够看出这些人很心齐。

    这些人的话左风也都听在耳中,同时不禁下意识的多看了那青年人几眼。因为之前虽然知道这公子姓画,却并没有真的将此练功场和那画家联系到一起。

    可是左风现在已经从琥珀那里听说,所有修炼场尽皆掌控在各大家族手中。这样的修炼场中,画公子在这里,而且还明显和那管事之人站在一起,这一切已经能够说明一些问题了。

    此时左风再次看向这画公子,目光之中已经露出大有深意的模样。

    这些也只是临时的小c曲,左风对此也没有太过在意。他反而更关心的是,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左风瞧着这些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却发现他们并不似无理取闹,反而是说话之时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不过仔细想一想,这些人应该也不可能但存在这里闹事,毕竟在这种世家的练功场闹事就是一种自杀行为。

    但是瞧着这画家之人,一个个倒也不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只是那管理的老者似乎表情有些不自然。

    想到这些后,左风也似乎抓住了一个想法。既然这些围攻的武者不是在无理取闹,那么事情多半可能与这老者有关,只是不知道这老者究竟做过一些什么。

    对面围攻的武者再次群起大声喊叫了半天,随后被一名相貌粗豪脸上满是络腮胡子的男子摆手制止。

    这汉子看起来在这群人中倒是颇有威信,众人看到他有所表示后,也纷纷的闭口不言,想要听听这大汉说些什么。

    这大汉冷眼看着对面,不急不缓的说道:“今天来这里的人,有的是刚刚被你们坑害的武者,还有的人是之前就吃过亏,却又忍气吞声至今者。我们也不是无理取闹,但是弟兄们吃的亏你们总要给出个说法,不然光是凭武力将我们赶走,那么以后你们画家进山的队伍,我李某人绝不参加。”

    这大汉说话不卑不亢,自有一股子宁折不弯的气势在其中,说话之时有理有据倒的确有着那种领导才敢。

    大家听到大汉如此说,有的点头表示同意,有的直接高声叫好。不仅如此,还有的看起来也像是小头领一般的人物,这个时候也纷纷站出来表示支持,表示和那大汉一样的决定。

    那位管事的老者,听到众人如此说,更知道他们是在针对自己才如此做。终于有些按捺不住,开口大声喊道:“今日之事明明就是你们小事闹大,我本来已经同意退还一部分钱,可是这帮家伙依旧不依不饶。

    找来你们这帮当家人,不仅不想着如何平息此事,反而打着在我们画家这里动歪念头的主意,难道你们真的认为我们画家是好欺负的不成。”

    这老者一口一个“你们这帮家伙”,一口一个“我们画家”,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架势。

    不过左风冷眼看着这老者,心中却是暗暗叹息了一声。老者究竟如何能够派到这里管理诺达一个练功场左风不知道,可是这老者的气度和心性却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如果你画家的名头真的能够震慑在场诸人,那么这些人也不可能来此找你麻烦。这些热既然聚集了如此多的人在此,当然是有所依仗。

    首先这些人必然占了个“理”字,如若不是如此他们肯定也不敢大张旗鼓。另外,这些人既然敢在这里理论到此时,若是背后没有大人物撑腰,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在看此时那老者,开口说话只是,牙齿和口内还能够看到鲜红的血y,想来这都是之前被人围攻时所伤。可能是因为太过激动,在他讲话的同时,口中的血y和着唾y四处飞溅,搞的那些在其周围保护他的画家武者都是纷纷皱眉躲避。

    就像左风猜测的一样,这老者话音刚刚落下后不久,对面的武者却是立刻群情激奋的大骂起来,有的人已经抢步上前一副要动手的模样。

    那之前开口的李姓大汉,只是冷笑的看着那老者,却没有出言制止。事实上此时众多武者情绪都被刚刚老者的一番话给激怒,这个时候如果不能让这群粗人痛痛快快的骂出来,反而会变得更加糟糕。

    果然,这群武者大骂了半刻钟,双方主事之人都没有出来制止。画家的一群武者倒也是十分克制,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左风站在一旁冷眼观瞧,发现这些武者中有不少人,时不时的回头看上那画公子一眼。这个小动作虽然只是下意识的动作,但左风却立刻从其中品出了一些味道。

    心中却是暗自嘀咕着,‘没想到这画公子,在画家竟然还有此地位,看来这人还真不能随便小瞧。只是不知道这画公子手段如何,左右不关我的事,不如就安心在这里瞧瞧事情会如何发展。’

    此时左风如果强要离去,不仅仅会引人注目,同时也可能淌了这浑水中。更重要的是那里面损坏的安神石,如果万一追查下去,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如果这些人在这里焦头烂额,也就没工夫管那块坏了的安神石。

    看他们的样子,这次多半会折腾很久,而且接下来一段时间估计修炼场会冷清一段时间。如果这样的话,过一段时间那房间无人使用,到有人发现时也许我早已经离开这临山郡城了。

    就在左风心中暗自考虑之时,琥珀却是微微向左风这边靠了过来,同时小声的在耳边嘀咕了起来。左风开始听时并不太在意,可是越听下去他的兴趣就更浓了几分,到了最后甚至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下意识的看向琥珀,琥珀却是一副十分肯定的样子,朝着左风点了点头。

    其实琥珀只是联系过自己以前所知道的一些情况,另外加入了一些自己的猜测,将他分析的事情大概说了出来。

    这修炼场偷偷削减武者的灵气,他也是知道一些的,毕竟他以前有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是潜伏在一只猎团的搬运队伍中。那个时候他和那支小队的人混的也算熟络,对方也就将一些临山郡城里的事情说给琥珀听。

    这些过往听来的事情,琥珀联想起来后,再加上现在看到听到的情况结合到一起,自然就有了自己的一些顾忌。

    可是他的估计毕竟只是合理情况下而已,他哪里会知道在这里的这些人,今天大部分都好似险死还生,差一点在修炼室内生生憋死。当然这种情况也不怪琥珀猜不到,就算是事情的始作俑者左风,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搞出这么大的事情。

    因为不知道之前有这样一个重头戏码,所以左风听完之后多少还是有些感到诧异。难道就因为以前经常剥削这些武者,所以他们今天就聚在一起大闹围攻练功场,这听起来就有些不合理。

    如果要闹事,本该早就站出来才对,何必又要等到今天。而且看今天这架势,不仅仅是一伙人,而是好几伙人联合来此,这就更难以解释了。

    不过左风倒也不急着离开,就索性安心的看下去。他觉得此事这些人应该打也打过了,骂也应该骂的疲累,下面就是该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了。不过此地管理的老者,他却绝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人选。

    一来这些人都对其抱有不小的敌意,另外这老者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不起对面所有武者,这就更加难以心平气和的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法。

    就在左风思考之时,那画公子却是微微一动,迈步走了上来,同时微微一闪身将那老者挡在了身后。这虽然只是一个小动作,不过却是给人一种感觉,这画公子虽然年轻,却是地位在那老者之上。

    那老者表情微微一变,显然对于这这位公子的行动有些意外,他脸上的神色微微变换了一下,随后就默不作声的向后退了小半步。这个小动作也都让所有正在关注这里的人发觉,大家也都立刻将目光集中到了这边来。

    这青年人倒是风度翩翩佳公子模样,脸上此时挂着淡淡的微笑,抱拳向着对面众人微微施礼。虽然这只是这么一揖,但左风却是立刻感觉周围的气氛好像冲淡了不少,不禁再次用神打量起这画公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