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一章 居危思安
    。尤其是左风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后,更加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所以他也认真的分析过一番钟老。

    得出的结论是同样没有嫌疑,毕竟钟老和自己的关系现在可以说很好。如果钟老真的想要下手,他大可以使用更加柔和的手段,将自己哄骗到一个完全的地方再下手,没必要到客栈里,光天化日之下冒着暴露和失败的危险来展开行动。

    药甄和自己现在以有了很深的矛盾,如果说药甄会放过自己,不仅左风不会相信,就是药甄自己也不会相信。可药甄虽然身为药子,但是在临山郡城之内能够调用的力量应该十分有限,毕竟他身后有着玄武帝国,却没有听说他有任何的家族势力。

    如果药甄想要采取行动,自己又不打算亲自出面,只能够选择从由城主那边借人,这个可能更是微乎其微。从之前众人的矛盾可以看出,药甄并不打算将自己知道的一些隐秘与他人分享,他需要独自获得左风的秘密。

    那两个参加比试的青年,虽然背后也有家族为其撑腰,同样也表现出了像药甄靠拢的意思。可若是让家族参与进来,那就必须要有好处和利益在其中,所以他们两人和药甄捆在一起的可能也不大。

    另外这两名青年应该还有顾虑,就是由城主和素家的关系,眼下也不是他们对左风下手的好时机,因此也可以将他们两人排除。

    这样一番排除和推论下来,几乎就将比试最后一场的人都剔除了出去。琥珀认为是之前的推测有误,有些人的动机和心里并没有完全掌握,需要仔细认真的分析一下。

    可左风却是在推论到此时,忽然想到一个几乎被他遗忘之人。那就是之前对自己发出邀请的画家七公子,他因为第二场比试惨遭淘汰,所以也淡出了两人的视线。

    可是左风却不会忘记这么关键性的一个人物,虽然他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可是他家族却是不输于素家的超级世家。

    若是说没有之前练功场内见到的一幕,这画七可能还真的不会被重视。可是画七在处理问题时候条理清晰,头脑冷静,各方关系也能够准确把握,这不是一般人就能够做到的事情。

    除此之外,他也看出了此地画家的主事之人,对于画七的意见也是尤为认同。从素家的素兰直接与画七接触谈明交换条件,更是能够看出这画七在其他家族之中定然也有着不小的关系。

    也许画七本来就打算真的争夺这次的亲事,也有可能在其中他还有着别的目的,这些暂时还不得而知。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画七从邀请自己开始,就已经对自己有着重重算计,想到这些左风不禁又联想起了另外的一些事情。

    自己那次在练功场搞出来的事情,或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到了整个临山郡城,这件事情恐怕连琥珀都不甚清楚。可是画家的练功场,自己呆过的练功室出现那么大的变化,画七应该是很清楚的。

    另外,练功室发生了变化,其他练功场的修炼室灵气枯竭,可是画家的高级练功室却是一直可以使用,这些细节若是有心人查证必然会有其他推想。

    画七本就属于心细之人,他只要发觉到了这些蛛丝马迹,仔细推想一番就会将左风锁定。

    正式因为左风将思路放在了画七的身上,仔细推想后就感觉背后一阵发寒。自己还乐观的认为,当初练功场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自己只是弄坏了一处石台而已,没有什么可以追查下去的事情。

    现在看来练功室的变化有迹可循,自己当时使用的练功室,那传输灵气的管道破损也同样是线索。自己如果就这样浑浑噩噩下去,恐怕最后被画七玩死还不自知。

    左风大概将自己的推测说出,只是将练功室的变化大概略过,琥珀虽然也感到了他的推测有些是没有根据,但是他却相信左风的判断。

    两个人花费了半天的时间,不断的讨论着整件事情。时而还需要停下来,接待那些上门拜访的客人。

    一直到了下午,忽然一下子不再有人上门,外面也变得异乎寻常的安静下来。本来还能够时而听到外面有人缓慢踱步的声音,可现在几乎听不到半点声息,甚至楼下也没有什么声音,这种情况显得十分诡异。

    左风和琥珀都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山雨欲来的味道,可两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他们都明白现在的情况一动不如一静。与其胡闯乱撞,不如静观其变。

    开始的时候有势力登门拜访,左风还感到有些发愁,可是随着上门的人越来越多,琥珀心情越来越沉重,反而左风的心情却开始渐渐转好起来。

    琥珀想了半天也不明白,左风因何心情大好,犹豫了半天还是终于开口询问。

    左风却是没有直接回答,开口说道:“敌人当然是越少越好,可是狼多肉少的时候,狼越多可未必就是好事。”

    这一番提醒让琥珀略一沉思后就想明了其中的缘故,由此他也更加钦佩起左风的眼光和看待问题的角度。

    就如同左风所说的那样,如果是单纯的敌人,那么越多自然就越危险。因为这些敌人目标就是要杀掉你,消灭你,在这一点上敌人能够轻松的达成共识,携手将你剿灭。

    可是眼下的情况却十分复杂,若是非要简单的来解释,就如同左风之前提醒时候所概括的那样,“狼多肉少”。

    这里的狼自然是指环伺周围的敌人,那肉也自然就是指的左风。只不过这肉就不同于之前单纯的击杀那么简单,因为此“肉”简单点来说也可以说成是利益。

    眼下城内的势力,各怀鬼胎,各自看重左风身上的好处不尽相同。在这种情况下,各方势力无法携手合作,反而还要相互之间有所顾忌,甚至于要互相算计,拆台,让自己获得的利益最大化,甚至独占整个利益。

    左风正是因为看出了这个形式,所以才会心情转好,琥珀正是因为没有看出来,所以之前一直忧心忡忡,感到末日随时会来到。

    他现在钦佩的不仅仅是左风的心智,还有他的心性,能够在如此情况下居危思安,而没有自乱阵脚,这才是大将风范。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