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非你有药
    两声断喝自旁边的看台之上传来,这两个人现在都看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就是画刚根本不是这沈风的对手。

    如果说刚刚出来的左风虚弱不堪,在他们眼中丝毫没有将左风当成一回事,现在他们眼中的左风却如同变了另外一个人。

    不仅仅是与之前刚刚来到的时候判若两人,比起上一次在与鬼捕战斗的时候更是焕然一新。不论是身体的强悍程度,爆发力,灵气的总量,眼前的人就如同一个重生后的存在,一个让人陌生的存在。

    左风从停止了挨打,到突然之间开始反击,这一切都发生的那么快,让他们都找不到阻拦的机会。之所以现在不顾身份和颜面的出言,就是为了阻止左风的杀戮,不能够让其杀死了画鸣之后,再将画刚给除掉。

    画刚固然是赛选药子最终比试的重要人选,同时也是能够获得资格参加古荒试炼的重要一个人。

    这种情况之下,画鸣的死亡已经无关痛痒,唯一要做的是要保住画刚的性命。

    两人的声音蕴含庞大灵气,逼迫而出的同时使得周围的灵气也跟着剧烈震荡起来。防御罩能够阻挡任何活物的侵入,也能够阻挡灵气的侵入,却无法阻挡这种灵气的剧烈震动。

    两人的声音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直接落在了高台之内,那几乎要彻底疯狂的画刚也是身体微微一僵。

    正要冲到画刚近前,准备给予对方致命一击的左风也是身子一顿。这赛选药子的大典,自己也不好真的大开杀戒。杀掉那画鸣是其找死,也是对方有言在线,这种厮杀生死有命其他人也不好追究。

    可是若现在得理不饶人继续对画刚赶尽杀绝,等到这防御阵散去之后,自己还真的有些难以收场了。

    一时之间没有人喧哗,有的只是一些彼此熟稔的人在小声的交谈,气氛也在此时比起天气还要冷。

    左风冷冷的扫了一眼高台之上,玄宏和屈离目光也正想着自己看来,不过左风却是一脸坦然。自己只要没有做出太过出格的事情,就算这玄宏和屈离想要对付自己,也不可能毫无借口下对付自己。

    玄宏和屈离两人也是心中纠结,他们自然有心要杀掉左风,可是现在防御阵法开启,就算可以动手现在也无法奈何对方。不过就算防御阵法一会儿消散,也根本找不到机会光明正大的弄死眼前青年,这才是他们心中最为郁闷的地方。

    画刚被家主和屈离一声厉喝喊醒过来,冷静过来的他也是心地一阵后怕。刚刚因为愤怒冲昏了头脑,现在冷静后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这沈风的对手,若是与对方硬拼下去根本没有半点机会获胜,恐怕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心中虽然不甘,可是他最终还是不得不选择放弃,不过眼中的怨毒之色此时也更浓重了几分。

    就在所有人都感到,这意外的打斗和死亡已经告一段落的时候,忽然人群之中传出了一道不和谐的声音:“这沈风刚刚服药,如此卑鄙的杀我画家之人,难道认为就你沈风有药,我画家就没有药了么!”

    此言一出画刚双目就微微一亮,随后带着赞许之意的看了一眼画七。转头看向左风的时候,眼中的恨意无可遏制的宣泄而出。

    手掌翻转之间,一只盛放着土黄色药丸的玉瓶被其拿在了手中,冷声说道:“我弟弟的命不会让你白白取走,我今天就一定要为我弟弟讨还回这个公道。你吃药提高战斗力如此卑鄙,那我也就让你晓得这世上非你一人有药”

    说着画刚拔去瓶塞,将那土黄色的药丸一口吞服下去,于此同时伸出手指在身体几处窍穴上连续点出。

    这一系列动作极快,左风现在对于按穴之法也有很深的认识,看到对方所点的窍穴就明白,对方是要将药丸快速化解开来。不过左风并未多说什么,也没有特别为自己辩解什么。

    他明白道理只掌握在有实力的人手中,自己现在就算是解释,有那防御阵法在,自己也休想逃跑,而且自己丝毫也没有要逃走的打算。

    看着话刚将那药丸服下的时候,画七的脸庞之上微不可查的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笑意。不过他微微低着头,那笑容也是一闪而过并未有人察觉到。

    他当然不会是为了画刚,当然也更不可能为了被杀的画鸣,他的举动为的其实就是自己。

    沈风这个大仇人在眼前,画鸣虽然死去,他却恨其夺走了自己补充上去的名额,连这将这画鸣的亲哥哥也恨不得其死去才好。

    带着这种想法画七主动说出这样一句话,就是在提醒画刚可以服药,这样一来便能够弥补他与沈风之间的差距。这两个人死战到底是他最想要见到的结果,不论任何一个人死去对他都有一个莫大的“好处”。

    画刚虽然是画家四公子,可是身为嫡系族人的他却是历练不足。修为和炼药的修行他能够获得极好的资源,可是心机这种东西却并非是资源能够弥补,画七这一番话就轻松的为其挖了一个坑。

    这点心机左风当然一眼就看透,不过他也懒得去说破,自己刚刚虽然出手实际上他并未发挥出全力,既然对方找死,那他也不介意“成全”对方。

    土黄色的药丸被四公子画刚服下,这药丸名为疯魔丸,服用之后武者的修为,力量和灵气都会有着段时间的大幅度提升。

    这药丸的药效很强横,可是也因为其霸道的效果会有后作用,一段时间提升之后,药效散去时人将会陷入一段时间的虚弱期。

    只是画刚有信心将对方击杀,那么小小的后遗症他也就不放在眼里了。

    只见其修为在服下药丸之后,逐渐的提升起来,修为逐渐从感气期一层向上爬升,时间不大就冲破了壁障迈入感气期第二层,之后又一路攀升达到感气期二层巅峰,却没有再次提升就停留下来。

    同时其身体之外火属性灵气波动不休,有种喷薄欲出的味道。身体上的肌肉也在不断胀大,整个身体一下子大了一圈,原本宽松的衣袍此时也仿佛吹了气般变大起来。

    左风就这样冷冷的看着话刚的变化,看着他将药丸的效果全部激发出来,既然要光明正大的杀掉对方,那就不需要偷袭落人口实。

    许多人看着左风冷静的神情,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极为强大的自信。画家家主画元有心阻止,可是现在画刚已经服下药物,加上刚才画七和画刚两人的话,也都清楚的被周围人听到,现在更是不好再阻止。

    玄宏和屈离两人,隐隐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现在画家家主都不开口,他们更不好再明着阻止。最多只能够期盼画刚要坚持到大阵消散,这样他们也有接口维持大典的秩序出手干预。

    此刻的屈离似乎终于有些后悔,这大阵是他提议张开,可是现在有种作茧自缚的味道,弄得他们现在想要干预都做不到了。

    画刚身体在胀大,他的脸庞也变得扭曲狰狞,这霸道的疯魔丸药效实际上在激发潜能的同时,也会让武者承受不小的痛苦。可是想到弟弟的惨死,他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呃……”

    一声如**,如鬼啸般的声音从画刚的口中发出,紧接着他就不发一言的向着左风冲了过去,同时两臂在胸前交叉这顺时针慢慢画了一个圆。

    在那个圆圈逐渐形成的时候一团浓郁的火球在其胸口成型。紧接着他两臂微微展开,用一种怀抱火球的方式向着中间压缩,在这个过程之中他的速度不减向着左风冲了过去。

    转瞬之间他就重来达到了左风的面前,看着对方那从一个大火球渐渐被压缩成了一团的小火球,灵气的浓郁程度却是翻了数倍,且其中蕴含的恐怖炎力更是惊人。

    在看到对方的举动之时,左风脑海之中有着一道念头如闪电般划过,只不过他没有来的及仔细思索,对方已经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左风两手张开,靠近手腕处碰在一起,是根手指分别朝向不同方向,如同一朵绽开的花朵般。

    他想要看看这武技的威力,同时也要看看自己现在的身体究竟改造到什么程度。左风感觉自己有能力接下对方这一击,虽然这一击的威力应该极为恐怖。

    “噗,轰……”

    一对手掌在碰到那火球的瞬间,好似一个水泡破裂开的声音响起,可随后一团巨大的火焰瞬间爆裂开来,眨眼之间就将左风整个人包裹其中。

    包裹在左风身体之外的火团不散,而且如影随行的覆盖在其身上,随着左风倒飞而去的身影向远处抛飞而去。

    就连原本对左风有信心之人,还有那些对画刚没有信心的人,也都同时屏住了呼吸。只不过有着法阵的隔绝,还有那浓重的火焰,其中的左风情况如何没有人看得清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