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不难抉择
    长长的细针上沾染着绿色的物质,奈何整个细针都在伊卡丽灵气包裹之下,不论殷仲如何去感知,也察觉不到半点气息,味道和能量波动。

    虽然他并不认为,眼前女子要故意伤害自己,因为对方只要不理自己,毒发身亡已经是迟早的事情。道理虽然明白,可是不明的物质将会进入身体,这还是让殷仲心中一紧。

    当细针插入到胸口后,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用心体会,体会细针上蕴含的物质到底属于什么。

    可让他震惊的是,细针在刺破皮肤的瞬间,其中的能量便已经释放开来。更重要的是殷仲根本来不及反应,那些能量便已经四散而开融入血肉之中。

    变化出现的太过突然,殷仲甚至不敢想象会有能量,可以与自己的身体如此快速的结合。不仅仅因为细针携带的能量极少,更是因为自己的好似能够自我吸收一般,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能量消失在之中,胸口周围的一大片血肉,半点都感受不到能量的存在。与此同时胸口周围的一片区域,也立刻有了新的变化。

    殷仲感到自己的胸口被放了一块炭火,可是那种本来应该是灼烧的剧痛,感受起来却并不是疼痛,而是一种直入心扉的舒爽。

    好像浸泡在温度刚刚达到极限的温泉之内,整个人有种由内而外的舒爽感。若不是此时心神完全被吸引到胸口,殷仲恐怕会直接大喊一声“痛快”。

    当然这种舒爽只是表面上的,真正让殷仲感到兴奋的地方,是自己上的变化。因为中毒被破坏的血肉,经脉和骨骼,在这个时候不仅被修复,而且还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强化着。

    他能够感觉到,这种改造和强化,绝不是普通家族的那种锻体之法,就算是古荒帝国最强的锻体之法,也绝对比不上此时身体内的变化。

    本来武者在达到感气期后,身体的改造和强化就已经接近极限。虽然日后每一次提升,都有一些机会排出体内的杂质,可是对身体的强化和改造反而要弱了太多。

    殷仲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办法,能够让武者在感气期后还能够如此快速且彪悍的改造身体。

    只不过这种改造来的快,去得也是更加的快,他刚刚露出兴奋的笑容后,之中的改造便已经结束,而且殷仲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无法改造,而是那特殊的能量物质已经全部使用完毕。

    殷仲立刻就明白过来,这种改造绝对与那细针上的淡绿色液体有关,就是那种自己到目前也无法确定为何物的存在,创造出了刚刚那奇迹般的改造过程。

    满是兴奋和期待的睁开双眼,却是遇到了伊卡丽那古井无波,不起任何波澜的平静眼神。心中的兴奋悄然褪去,他整个人也冷寂了下来,眼神也随之变得复杂起来。

    “大姐,你可知道,若是收留了我,你和你背后的势力都将会有烦。虽然我在明耀宗的月宗之内,就是个名不见惊传的小角色,可是一来我宗门绝不会容忍背叛,二来我还是在外执行任务的时候背叛,这对于月宗的名誉也将会是个威胁。”

    犹豫过后,殷仲便毫不犹豫的开口,说话之时显得十分从容,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

    ‘这小子果然不简单,难怪城主特别提醒过要“晓之以理”,这小子还真的必须要在道理上说服,否则根本无法归附。’

    心中如此想着,伊卡丽已经将事先准备好的话说了出来:“首先,你这个人已经等于死了,既然对于殷岳来说你死去了,那么对于明耀宗来说,你自然也同样死去。只要你不主动联系对方,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任何威胁。

    你本来也是考虑到了这些,才想要求我救下你后,再放你离去不是么?”

    看到殷仲那无言以对的模样,伊卡丽继续说道:“除此之外,你也应该很清楚,刚刚那种改造方式对你有多大的好处,应该是无数武者都梦寐以求的机会。

    我也不妨多透露一些,这种提升和改造效果可以用夸张来形容,不仅身体强化到难以想象的境地,就是修为也能够让你短时间内拔高数个层次。”

    “……怎么可能!?”殷仲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可是他虽然如此说,心中却已经兴奋的狂跳起来,就连对面的伊卡丽都已经能够清晰的听到。

    “你应该明白,你也许对我有隐瞒,可是我却没有必要欺骗你。我现在只是将条件摆在你面前,让你自行作出选择和判断而已,何去何从自然由你决定。”

    沉默的注视了片刻,伊卡丽这才继续说道:“你好好想想吧,有的人一生也许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如果你确实想要离开,还有一些小事让你做,然后我们就各奔东西。”

    说完伊卡丽就飘然转身,向着房门走去,可是才走出了三步,就听背后的殷仲开口说道:“等等,我……我愿意与你们合作,呃,我是说愿意接受你最开始的那些条件。”

    没有转身,伊卡丽嘴角微微勾起,暗自想着。‘看来这一次城主高估了这小子,我还没有走出房间他就已经忍不住了,不过这样也好,证明他这个决定很坚决。’

    微微偏头,伊卡丽轻声说道:“先好好体会身体内的变化,另外好好想想我们该怎么合作,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该考虑些什么。”

    声音落下,伊卡丽已经缓缓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之后又轻轻的将房门掩好,留下了殷仲独自一人坐在床榻之上发着呆。

    ……

    漆黑的院落之中,有人轻轻取出了一枚灵光石。眼前这灵光石通体呈现乳白色,品质方面已经达到了上品。

    就是这样一块灵光石,便轻松将整个院落都照耀的一片通明,甚至周围的房间之内,都因这块灵光石而变得明亮不少。

    院落中央,一袭墨绿色长衫的大掌柜,正背负双手面色阴沉的望着夜空。不知是否因为前一夜那场大雪,此时的天空异常干净,不见一丝一缕的云彩,夜空中的繁星似乎也要比平时更加明亮。

    “这就是你的怀疑,你难道就不觉得只凭借这些,根本无法证明他背叛术家么?”

    大掌柜并未回头,只是他的目光却稍稍一转,落在了身侧那平躺在地的身影处。在大掌柜身后,两名青年武者躬身站立,此时都双手抱拳在前低着头。

    听到大掌柜开口,其中一名青年这才抬起头来,正是白天与左风一同参加行动的术索。虽然早就有所准备,可是在面对大掌柜的时候,还是因为紧张脸色有些不自然。

    刚一返回家族,几人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大掌柜这里,将白天发生的种种经过,毫无遗漏的细说了一遍。而左风还在昏迷之中,被两人直接丢在一旁。

    术索当然不会放过这次表现的机会,特别强调了左风十分可疑的种种推测,不过他自己心中也清楚,对于自己的推测现在还没有拿到一个,可以站得住脚的证据。

    悄悄抬头望了一眼大掌柜,术索开口说道:“今次的事情太过蹊跷,我们潜入到醉香楼一直还算顺利,可是谁曾想到,当我们踏足飞廊中段的时候,突然间就触动了警戒阵法。

    大掌柜您是知道的,醉香楼本由我们术家掌握,更是清楚的知道阵法的每一个细节,阵法出现变化,我怀疑就是他动的手脚。”

    点了点头,大掌柜慢慢转过身来,先看了一眼术索,最后又看向了昏迷之中的左风,说道:“你是说阵法是由他触动,那么当时你们感受到他释放灵气,或者是动用了阵法符文之力了?”

    闻听此言,术索眉头皱起,眼角余光能够看到侧面的一双脚,那是站在身旁的术僚。心中叹了口气,术索知道想要硬栽到左风头上,术僚多数不会帮自己圆谎,只能说出实情。

    “哼”

    听到术索讲清楚当时的情况下,左风没有任何异状,大掌柜也是从鼻子中发出了一声冷哼。一包药散出现在其手中,随手一抛药散就向着左风落去。

    随着左风平静的呼吸,药散便自然而然的被吸入身体之中,而左风此时根本就没有真的昏迷,只不过念海完全包裹意识,可是通过念力他依然清楚周围发生了什么。

    此时药散落下,左风心中一喜,借着均匀的呼吸慢慢的将药散吸纳入胸腹之中,随即将念力慢慢收回,最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大掌柜,这小子肯定有问题。当时我们逃跑的时候,我出面将一名达到纳气后期的强敌引走,让术僚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可是随后这小子甩开术僚脱身而去,很明显他心怀不轨。”

    左风缓缓睁开双眼的同时,耳畔也正好传来了术索的声音,清楚的说出了对自己的怀疑。

    大掌柜面色依旧阴沉,冷冷的望向左风,寒声说道:“当时为何要独自离开,那段时间你又去了哪里。如果你现在就坦白一切,我会原谅你所做的一切。”

    大掌柜声音冰冷,可是语气中的味道却十分明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