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零四章 清算之时
    背后的伤口只有不到三指宽,伤口的深度也还不到五寸,可是此时在空中看到这伤口的人表情都显得异常复杂。

    因为那后背在汩汩溜着鲜血的男子,是画家现在的家主,画形。从身份上来说,他是在场除了殷岳外最高的一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第一个被杀掉的人会是他。

    的确,在之前迷幻阵法的作用下,画形在殷岳的攻击之中吃了亏,到现在也只能勉强发挥出自己六成左右的实力。

    可是那些阵法分身才只有纳气期一级的实力,就算是刚刚左风本人,也只是释放出了纳气期三级的实力。按道理来说,就算画形的实力再向下降低两成也绝对可以轻松灭杀左风,可实际结果却是画形被对方伤到要害。

    可是这些都是周围人的主观想法,刚刚的画形却是另外一番感受。从左风取出两件武器,甚至是在左风靠近过来前,就已经将一步步行动预先勾画出来了。

    借助阵法分身的掩护,让画形放下戒备允许左风从容靠近。发动攻击时那恐怖的力道,几乎直接让画形的双臂失去知觉,在这个时候画形实际上已经迈向了死亡的深渊。

    之后彼此间的战斗就更是左风一手主导,两件武器的碰撞,风与火的交融,绚烂的火焰刀锋四处飞溅。既是一种攻击手段,更是一种掩护手段,让周围的人无法第一时间察觉到自己的目的。

    哪怕是殷岳都没有太当一回事,直到自己利用纳晶将黑色短刃送出,送到那瞬间凝聚出的阵法分身手中。

    即使殷岳在最后一刻察觉,可是终究远水不解近渴,只能就这么看着黑色短刃刺入画形的身体之中。

    心脏虽然破裂,可是毕竟那颗心脏属于一名育气期强者,此时依旧在顽强的跳动着。可是心脏跳动的越快,便会有更多的鲜血,顺着心脏处的伤口流淌而出,那被刺中的位置,画形就算是要伸手去堵都无法做到。

    当然这样致命的伤口,除非有那种逆天偷命的高阶丹药,否则就只能在那里等死。

    鬼雾和林队长两人此时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对于鬼雾来说,画形是最好的合作伙伴,如今的两家在玄武岌岌可危,唯有绑在一起才有生存的可能。

    如今画形就这么死在自己眼前,自己日后将何去何从,鬼家将何去何从,这些问题让鬼雾感到眼前一片茫然。

    林队长自然不会同情画形,彼此之间还有着颇深的矛盾,只不过为了共同的利益才暂时走到一起罢了。

    只是望着那生命渐渐流逝,气息逐渐涣散,身体开始不受控制下坠的画形。他的心底里不禁升起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仿佛在看着自己将来的结局一般。

    只有殷岳与众人都不相同,他双目之中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宝藏。本来就对左风的功法和武技,以及那众多奇诡莫测的手段垂涎已久,尤其那破开空间壁障的手段,更是让他每次想起都心痒难耐。

    如今在这些的基础上,左风身上又多了一种,更让殷岳所看重的存在,纳晶。这种几乎只有传说中才存在的物品,他并未真正见过,却是偶然间在月宗的藏书阁内看到了对此物的描述。

    按照书籍上的描写,此物拥有无限大的储存空间,而储存物品只是纳晶最为普通的一种用处。其中还能够存放各种能量,能够豢养生灵,甚至达到炼神期的强者,能够将精神领域注入其中,在其中开辟出独特的空间来。

    至于纳晶的来历,书籍中并未有明确的介绍,只是提出一种猜测,说此物并非是坤玄大陆所出,是来自于坤玄大陆之外的混乱空间之中。

    这种说法自然无法得到证实,毕竟连他们月宗的宗主都不曾拥有纳晶,倒是偶然然又一次听月宗的几位长老间聊天无意中提起,夺天山之内存在了这样一颗至宝。

    任何一名武者对这样一个存在,自然都会心生向往,可是大部分人也都是在心中幻想后,就将之彻底抛在脑后。毕竟那夺天山才只有一颗的存在,就算在强大的势力也不敢打夺天山的主意。

    让殷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今天,在这阔城之内,自己竟然能够遇到传说中的“纳晶”。

    只是单纯的想着纳晶这种存在,殷岳就已经口干舌燥,心中仿佛有着一团火在腾腾的燃烧着。

    那些阵法分身的攻击他已经不再理会,甚至攻击直接打在身上,他都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在他的眼中,只有御空飞掠中的左风,在他眼中那就是一只会飞的大宝藏。

    眼前的左风能够拥有纳晶,那么还有其他的强大的功法,高阶的武技,甚至是逆天的丹药都没什么可奇怪的。现在的殷岳已经不再理会什么鬼画家,什么林队长的计划,更不管什么阔城的形势,甚至连宗派的任务他都已经抛开。

    ‘只要能够得到这青年身上的全部秘密,我也不需要再回什么月宗,假以时日我甚至可以创立一个不弱于月宗的大宗派出来。’

    殷岳越想越是兴奋,那张苍白的老脸已经乐开了花,似乎飞驰中还有口水都从嘴角甩出。

    ‘这老家伙,竟然会知道纳晶的存在,而且还能够知道纳晶的效果。这算得上是我最大的秘密之一,比起兽魂来说也丝毫不差。

    这一次是倒是我有些大意了,不过只要能够将这老家伙除掉,那一切麻烦也都会迎刃而解。

    这倒是给我提了个醒,即使外界没有什么人知晓,可神秘且历史悠久的古荒之地,果然还是大陆上眼界最开阔的地方,更不乏能人异士。以后我手中的纳晶以及功法,看来都需要小心的保密,否则还会有暴露的可能。’

    在左风思考这些的时候,却并未将一个人考虑在其中,凭着两人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左风感觉即使自己将秘密暴露给对方,他也不会干出杀人夺宝的举动,这个人就是夺天山的幻空。

    全速飞驰之中,左风整个人将自身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转瞬间就已经来到了阵法壁障的所在。

    到了这个时候,迷幻大阵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来时气势汹汹的鬼画家和林家木姓一族,现在却已经只剩下了阿猫阿狗两三只。

    下方刚刚自己出手骚扰,虽然在于笑的劲力保护下,有不到四十名武者被保存再来。但是这种数量的敌人,对于养精蓄锐的素王家来说,根本就是轻而易举便能够解决。

    失去了画形,鬼雾和林队长,加上一名受了重伤的画蘇,也不再是难啃的骨头,而是素王家砧板上的肥肉。

    抬起那白皙的手掌,向着虚空之中挥舞而去,那阵法壁障在一阵阵涟漪荡漾后,便悄然的消失而去。

    在那阵法壁障消失的瞬间,周围的景物也开始发生着转变。原本起伏的小山群,变成了一处假山群。从整体上来看,好似一下子缩水了一倍有余,而鬼画家和林家木姓一族被困的山坳,实际上是假山内的一处干涸的小湖泊。

    而且在景物发生变化的同时,那始终飘荡在周围的浓雾,也开始变得稀薄最终消散一空。

    随着周围景物的变化,鬼雾和林队长两人也仿佛醒悟过来。虽然有着短暂的感慨和失神,可是两人却并非是糊涂蛋。

    发现阵法已经撤去,又看到下方那所剩不多的手下人,他们两人只交换了一个眼神,便同时大声喊道。

    “撤!”

    可是他们的声音刚刚喊出,假山群周围便已经有着武者悄然冲出,这些人一个个养精蓄锐如狼似虎,身上穿着的正是素王两家的服饰。

    与此同时,两侧有人快速飞驰而来,素坚,王骁,康弈,以及素铭和素强,这些人分别从四周合围过来,如同一张巨大的网将所有鬼画家和木姓一族的残余都围在了当中。

    眼看着眼前这样一幅场景,鬼雾和林队长两人,都感到眼前一阵眩晕。本来他们带着人气势汹汹杀来,准备将素王家的人一网打尽。

    可在阵法中折腾了不到半个时辰,此时再见这些老对手,局面已经完全逆转,自己这些人反成了瓮中之鳖。

    “鬼雾,林队长,之前你们一路疯狂追杀,拜你们所赐我们素王家折损了众多人手。城主府的众位兄弟更是尽丧你手,眼下咱们该算算账了。”

    素坚一边飞驰着快速前行,一边提高嗓音冷冷的说道。而在他说话的时候,身边不远处的康弈,脸上也是有着一抹狰狞之色闪过,显然这番话正触到了他的痛处。

    “的确该算算了,来来来,你们谁先将手臂赔给我!”王骁手中战斧舞动起来,如华盖般在头顶展开,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左侧衣袖大声说道。

    他这手臂是在林家术姓一族的阵法群之中失去,可是今晚被眼前这些人追杀的狼狈逃窜,这火自然要撒在他们的身上。

    看到这个局面,林队长和鬼雾两人心中满是苦水,可是却又知道不论是战是逃,都没有半点把握。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虽不情愿,可却只能乖乖的将武器丢掉,束手就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