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零九章 老怪陨落
    那手持长枪,被金色光芒包裹的身影,自然是左风在最初计划中就留下的人,唐斌。

    自从唐斌在受伤后,左风想方设法帮助其回复,而同时左风就已经开始酝酿后续的行动,尤其是如何解决,殷岳这块最大的“绊脚石”。

    最初虽然只是想法,可是左风却已经开始考虑其中的细节问题,只不过最终在何处动手,如何动手,等等这些都还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

    譬如,之前他从阵法之内逃出后,便一边通过传音石向伊卡丽送出指令,指挥两人如何移动,如何埋伏,等待什么机会出手。

    只不过左风并不清楚,现在的伊卡丽与唐斌两人,都并非处在巅峰状态,尤其是二人的身体上此时还带着伤势。伊卡丽倒还算要好一些,而唐斌却是内外皆有不轻的伤势,短时间内休想恢复。

    二人在来到之时,就第一时间同左风进行联系。迷幻阵法本来会隔绝与外界的联系,可左风当然不会将自己与外界的联系也切断。

    根本没有给伊卡丽解释的机会,左风便已经开始制定计划,而伊卡丽和唐斌两人一直希望说明自己的情况。最开始两人是想要有机会稍微休整一下,可听左风的介绍他们很快就知道情况危急。

    之后他们两人也重新调整,不过却希望能够将自己的情况通知左风,但是知道伊卡丽与左风真正汇合,都没有机会多聊一句。

    毕竟面对的是殷岳这位炼神期的老怪,对方只要全力追杀,憋足了劲要对付左风击杀伊卡丽,他们两人就没有任何交流的机会。

    直到这一刻,唐斌从后方杀来的时候,左风才看到,唐斌肩头和胸口的血迹,此时还有着鲜血在流淌。他们身上自然有疗伤药,如今还在流血只有两个原因,“伤势太重”以及“全力出手将伤口撕裂”。

    好在此时的唐斌,倒还能够保持育气期八级巅峰的战力,那一枪更是连左风都想要拍案叫绝。

    前后都是敌人,而且后方的偷袭已经近在咫尺,换做其他人必然会慌乱,可是殷岳毕竟是炼神期的了老怪,心里素质与反应都是一等一的。

    他现在锁定了目标要击杀左风和伊卡丽,便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改变,而且他连一刻都不想多等。

    在这种情况下,殷岳会选择的是暂时迟缓,或者只分出一小部分精力,化解对方的偷袭。这在唐斌偷袭之前,左风就已经预料到了,否则他也不会发讯息让唐斌出手。

    在这种锁定目标全力出手的情况下,改变招式绝不可能,那殷岳想要阻止唐斌,可以动用的手段,便只有念力这一种方式。所以在唐斌行动前,左风便通过伊卡丽交给了唐斌一件小东西。

    唐斌长发绕起,在其头顶上带着一只古玉发簪,这发簪造型十分简单也非常不起眼。可是当初左风在遇到时,也曾经吃过亏,这发簪原本的主人正是画家的那位七公子。

    殷岳在毫不知情下,凝聚念力向唐斌发动攻击,却是被那发簪释放的护罩抵住。那发簪结合了磁灵石与一套小阵,彼此配合制造一层防御精神攻击的护罩。

    念力不仅被护罩阻挡而下,并且还被其中的抗力反撞而回,殷岳就感到自己的念力好似撞在一堵无形的墙壁上,之后就猛的倒卷回念海。

    与此同时那被弹回的念力,立刻让殷岳感到脑海之中一阵刺痛,这个时候他已经在心中暗呼“不妙”,可是手中已经挥出,想要收回已经做不到。

    眼看着落下,左风脸上却是闪过一抹冰冷的笑意,仿佛那笑容的寒意,直接穿过殷岳的身体,深入到骨髓之中。

    “噗”

    几乎就在殷岳念力倒卷而回,他下意识的释放现在能够调动的全部防御力时,后方的金色长枪已经来到,并且势如破竹般破开防御刺入身体。

    炼神期的老怪,最强的是其精神力,以及精神领域这种手段,本身的防御能力反而普普通通。即使他凝聚出了多年不曾使用的灵气铠甲,完全处在绷紧的状态下,还是无法抵挡育气期八级的唐斌全力一击。

    金色属性本就以锋锐见长,从后方攻来的同时,便直接刺入其后心之中。在后背那丝冰冷的痛楚传来,自己的心脏被长枪刺入的瞬间,在他的脑海之中却浮现出了画形的身影。

    老者殷岳来自大陆上最为神秘的古荒之地,而且还是古荒之地中的超级宗派月宗的使者,在他眼中画形之流,与蝼蚁并无太大的差别,彼此间更是在身份和地位上差距悬殊。

    可现在自己的命运却与画形相同,连死去的方式都如此的相似,这让殷岳想到的同时,就感到自己受到的巨大的羞辱。

    “啊!你们这群卑微杂碎,我就算死也要让你们一同陪葬。你们……必须死在我的前面!”

    殷岳猛然间发出一声大喝,口中血沫横飞,看模样倒还是中气十足,整个人也因为愤怒和疯狂而变得异常亢奋。

    猛的竖起手掌向着后方拍去,同时另外一只手中的长刀更是劈向前方的左风,很难想象这是名受了致命伤害的老者发出。

    可是在殷岳出手的同时,身处左风身后的伊卡丽,却是目光微微一闪,手中的一对弯刀翻飞舞动起来。

    殷岳的主要攻击都被左风阻挡,伊卡丽并未发挥太大的作用,而实际上她从始至终都没停止施展自己的武技“千波流转”。

    这个发动之前,需要不少时间准备的武技,一直在其手中酝酿着。终于在殷岳发动拼死一击的时候,完成了所有的准备。

    周围无数的碧蓝水波,翻滚着向着殷岳凝聚而去,因为距离太近,左风和唐斌都能够感受到,那水波之中有着无数看不见的丝线正在聚集。

    殷岳刚刚抬起手掌的时候,还只是感到身体受到限制,可是当那一掌狠狠的向着唐斌拍去的时候,手臂上却好似被绑缚了无数的绳索,挪动极为困难。

    同时另外一边斩向左风的手臂,也遇到了同样的阻力,虽然他已经勉强动用自己的全部力量,可是每挪动一分,对此时的他来说都极为痛苦。

    “啊……啊啊!”

    明知道自己已经命不久矣的殷岳,此时已经不顾一切的出手,却想不到临死前最后的愿望都无法实现。

    唐斌手中的长枪刺入身体内,殷岳拼尽全力将之夹在肉中,不让其将长枪拔出。并且以灵气束缚住唐斌的身形,以此拖住唐斌发动全力一击。

    好不容易将手臂展开,一掌拍在唐斌身上的时候,的破坏力半点都不存在,只有他最后的灵气狂涌而出,震的唐斌身体向后倒飞。

    虽然全身剧颤鲜血狂吐,可是唐斌脸上却闪过一抹喜色,若不是伊卡丽的“千波流转”拖延了殷岳,刚刚那一掌就可能要了自己小命。炼神期的确恐怖,即使都了这种时候,仍有恐怖的反扑之力。

    另外一边,落下,已经有所准备的左风轻松接下,所用的自然就是他的那一对囚锁。殷岳凝聚的金色火焰,无法破坏囚锁,精神领域又被左风所破解,他已然没有了击杀左风的手段。

    比起唐斌来,左风显得要更加从容,融魂功全力施展之下,对方那金色火焰一大部分被纳入身体之中,并且在运转的过程中,分解其中的能量精华融入到。

    可以说这次对付殷岳的过程中,左风是收获最大的一个,不仅领悟到提升层次的方法。而且一晚上所消耗的众多修为结晶,如今也都补充回来,而且还增加了一倍有余。

    如果将现在左风身体内的火焰全部炼化,那么左风再次施展全力的时候,差不多会达到纳气五级,甚至六级的层次。

    一掌一刀,拼尽最后气力和生命力施展的攻击,就这样被眼前这些小辈化解。殷岳的眼中透出浓浓的不甘,苍老的脸庞上仍旧是狰狞中充满杀意。

    看那架势,就算没有了手脚,没有了修为,用牙齿都欲咬死在场几人。可是现在的他什么都做不到,一掌拍中唐斌的同时,那束缚之力也随之消除,唐斌向后跌退中已经将长枪拔出。

    与之前画形的情况相同,心脏的缺口就好像开了闸的渠口,鲜血不受控制的自后背缺口喷出,根本无法阻止。

    剩余不多的灵气用来发动攻击,现在殷岳的纳海之中空空如也。本就受损严重的念海,现在更是没有了丁点念力,那精神领域也在唐斌拔出长枪后,慢慢的溃散消失。

    唐斌和伊卡丽取出复灵丸服下,只有左风十分平静的望着殷岳,一边迅速炼化着那些金色火焰,一边缓缓的开口。

    “如果有你还有什么未了之事,我想现在可以说出来了,你该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闻听此言殷岳那开始变得浑浊的双眼,微微一凝,虚弱的说道:“你要……。”

    “别误会,只是听个乐罢了。”直接打断对方,左风淡笑着说道。

    “噗”

    仿佛最后一丝气力,随着这一口鲜血喷出,殷岳愤怒的瞪着双眼,身体却已经迅速坠落,一代炼神期强者,最后却是以如此方式陨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