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 粗制烂药
    那药鼎之内,上品炎晶所释放的炙热火焰,不到一息间便已经让药鼎通体炙热起来。

    不过大家本就身处在这样的高温环境,再加上刚刚服用过“寒凝冰泉”,反而感受不到药鼎之中散发的温度。

    左风一只手操控着火焰,另外一只手挥舞间,便有着大片的药材和材料飘飞而出。若是泥鳅身在此地,必然会更后悔当初在八门拘锁阵外,没有不顾一切的将左风擒拿。

    左风就好像一座移动的宝库,就是现在他面前摆放的各类药材和材料,便已经足够支撑起一间大型交易所一年的销售了。

    琥珀和逆风,根本不明白左风要干什么,不过他们却都对左风充满信心。尤其是刚刚左风在说出那番话的时候,脸上浮现的那种神情,更是让二人放下心来。

    外围的战斗还在持续中,不过已经有了左风的布置,虽然现在妖兽一方渐渐落在下风,可是依然还能勉强支撑。就像逆风说的那样,在这种不利的环境下战斗,最可怕的是消耗。

    粗略计算一下,杀掉的虫傀恐怕不少于四五百只,可到现在虫傀的数量都丝毫未见减少。甚至不需要细细观察,就凭借那激烈的打斗声,就能判断出敌人的数量有增无减。

    一旦想要静下来,左风立刻就能够摒弃杂念,整个人如同老僧入定般再不理会外界发生的事情,在他的眼中就只剩下面前燃烧的药鼎,以及身边密密麻麻摆满的各种材料。

    当药鼎达到某一个温度之时,左风的灵气便陡然一变,那药鼎之内的火焰随之一凝。现在左风控火的能力,已经达到一种炉火纯青的境界,火焰在他手中就像一件趁手的玩具般随意摆弄。

    火焰被控制的瞬间,炉内温度也被控制稳定下来,另外一只手向着旁边的药材虚空一抓,灵气喷吐之间数种药材便已经来到了左风的掌心之中。

    那其中起码有三种属性完全不同的药材,可是左风就这样将其一股脑的投入药鼎之内。逆风对于炼药所知不多,可是琥珀却是炼药起家的康家之人,对炼药还是有些认识,见此情景二目已经不自觉的瞪得滚圆。

    不过左风却像没事人一般,已经操控着火焰开始炼制起来,三种药材加在一起有十几株,就这样被迅速的熔炼。

    因为火焰猛烈,那些药材很快便已经化作一团团的药液,只不过那药液之中此时还有着不少的杂质。

    若是正常炼药,这个时候必须要小心的将杂质剔除,再配以一些辅助的药材,使它们融合到一起。可是左风倒也干脆,手掌向着鼎中虚捏了一记,那药鼎之中的药液便瞬间凝为一团。

    看到如此一幕,琥珀的下巴几乎都要直接砸在脚面上了。他不敢置信的透过药鼎外围的火口,看着药鼎内的变化。因为左风没有需要隐瞒的地方,所以炼药之时,鼎外所有的火口也都全部打了开来。

    表情怪异的咽了口唾沫,又转头向着左风望去,耳畔之中此时还不断的回荡着,刚刚对方说过的那句话。

    “药子头衔不是白白得来的,不是白白得来的,白白得来的,得来的……”

    好似有着悠长的回音在耳畔回荡,琥珀被左风的一系列做法惊的已经有些木纳,只知道大张着嘴盯着药鼎发呆了。

    只见左风再次抬手,又是一把极为珍贵的药材,到了左风手中却如同向炉中抛的干柴般,就那么极为随意的丢了进去。

    可偏偏左风的脸上不见任何的变化,既不像是故意作怪,也没有任何的迟疑,仍旧是那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又是一批药材被左风炼化城药液,同样不去剔除杂质,也不加入温和的药材调节药力,就那样蛮横的融合到一起。

    左风几次所选用的药材,尽皆为主材,也就是炼药时用到的主要药材。这些药材十分重要,就好像将米粮放入锅中,是用来做饭,将肉和蔬菜投入锅中,是要将其烹制成一盘菜。

    这些主要的药材,便是确定了最终炼制出来的药物为何种目的。好像左风这样的炼药师,只要看对方选择的主材,就已经能够猜到对方炼制的药物,大概属于什么类型一样。

    可是作为主要材料,其药性都十分霸道,几种主要的药材提炼后的药液,必须要配以一些温和的药材加以调和。如此一来霸道的药性,才会在发挥药力的同时,又不会对人体造成破坏。

    可是现在左风明明是在炼药,可是他却完全不按照正常的方式进行。许多种主材放在一起也就罢了,而且丝毫不辅助其他药材加以中和药性。

    到了此时,就算左风加入温和属性的药材,也已经没有用了,因为那些主材的药液,已经彻底融合到一起。这样的药物,恐怕就算是体格强健修为如老石这样的强者,服用之后也将会一命呜呼。

    而左风根本不理会这些,这个时候已经伸手向着一只玉瓶抓了过去,那玉瓶之中放了几十枚兽核。虽然属性一样,可是品质高低不等,有三阶,四阶和五阶的,其中甚至还有三枚六阶兽核。

    将那全部的兽核抓在手中看了一眼,就将之抛入药鼎之中,本来已经愣在那好似没了知觉的琥珀,突然回过神来。

    “嘎”

    一口气倒抽而回,琥珀整个人就这样在此杵在那里,继续石化下去了。

    兽核作为药物来使用,倒也并非是不可能,不过兽核毕竟是兽族以兽能聚合而成,其属性上还是存在了许多狂暴的能量,甚至处理不好还会影响到人的神志。

    平时炼药时就算用上一枚低阶兽核,也需要小心处理,这样才能保证将兽核处理的纯净,在入药的时候不会对药物造成破坏。

    可现在左风一股脑就取出了十多颗兽核,而且连数量都没有清点,就直接投入到了药鼎之中。

    眼看着药鼎之中的兽核,在高温之下慢慢的融化,左风也没有提炼出兽核之中杂质,以及狂暴能量的意思,而是迅速调集着之前炼制好的那些药液,与兽核融合起来。

    如果换了普通的炼药师在这里,恐怕当场就要跟左风拼命。此时左风使用的恐怕是一个小型家族五六年才能积攒下来的全部家当,转眼之间就要被彻底毁去了,换了哪一名炼药师能不心痛。

    就算是琥珀看到这一幕,心中都升起一丝压抑不住的怒火,也就是因为那炼药之人是左风,他才压抑到现在还未曾爆发。

    而左风却好像没事人一般,一边将那数十颗兽核与药液融合,将之随随便便的在药鼎之内混成一大团模样诡异的粘稠物质,一边又伸手到旁边的地面上摸索起来。

    琥珀的目光落在左风伸向地面的手,那张脸上立刻就闪过无法掩饰的愤怒。只见此时的左风,竟然是在一堆矿石之中摸索着。

    要知道炼药和炼器各有自己的领域,药物之中都是一些可以吸收的能量,而矿石之中极少存在能够吸收的药性,就算有那些药性都太过霸道。以矿石作为入药的材料,最擅长者恐怕要数药驼子了,而左风现在所做的吗,与其说是炼药,不如说是炼毒更为贴切一些。

    终于有些按捺不住的琥珀,剧烈喘息了几口,正想要开口说话,却听到左风满意的一笑,兴奋的说道:“差不多了,如此药性应该能够在承受的范围内,多了反而会有烦。”

    一边说着,左风已经抓过自己选好的三块矿石,向着药鼎之中抛了进去。看到左风那般笃定的模样,琥珀最后到了口边的话,又悄悄的咽了回去。

    他并非是第一次认识左风,虽然左风时而会有大胆的举动,但是却不会不顾时间和场合胡乱行事。眼前这种情况,他更不认为左风会是在肆意妄为。

    很快那矿石在高温之下已经慢慢的溶解,左风对于炼器所需要的那部分根本不理会,直接将其中十之一二可以入药的那部分提取了出来。

    那矿石之中提取出来的,已经是药粉一般的存在,左风一边控制着火焰掌握器鼎内的温度,一边调集着药液与矿石的粉末融合到了一起。

    随着那药粉与药液的融合,粘稠的药液变得越来越浓稠,不过这些左风倒也不太在意。哪怕那炼制好的药液,闻起来刺鼻且带有一阵阵的辛辣味的臭味。

    毁了,这一炉子的珍贵药材啊!算是彻彻底底的毁掉了。琥珀在心底里种种的叹了口气。

    “成了”

    随即就看到左风目光闪烁着异芒,兴奋的喊道。左风已经将那浓稠如浆的药液给取了出来。

    听到左风如此说,琥珀差点跌个跟头,这种粗制滥造的方式也能叫炼药,那岂不是人人都能做炼药师了。

    可就见左风此时已用灵气御动着那些“药浆”,从药鼎之内慢慢的漂浮而出,并且在空中已经将之慢慢的分解开来,慢慢的化作一粒粒龙眼大小的药丸。

    “统统张开嘴,这药虽烂,对你们可是有着莫大好处的。”左风一边说着,已经御动灵气,将那些药丸分别投向四周的妖兽群之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