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三百四十七章 出手在即
    茫茫大山之中,并未有什么路径,甚至这片天地本就没有什么正常的日月星辰,通常的手段根本无法辨认方位。

    而一道身影此时正不急不缓的穿过一道峡谷,毫不迟疑的朝着一处高山而去。远处高山连绵起伏,甚至山顶之上还能够看到皑皑白雪,这与此时山下的郁郁青青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果从周围任何一条路径上山,都要绕出一大段距离,加上这儿的环境无法飞行,单纯的步行来说,眼前的峡谷反而是如山最为便捷的路径。

    前行之中,那人缓缓抬起头来,朝着山顶之上望去,露出风帽之下一张干瘦的脸庞,以及一双眯成缝隙般的双目。

    那双眼虽然没有完全睁开,可仔细观察还是会发现,其眸中带着一丝难掩的兴奋和期盼之意,脚下的步伐似乎也在不知不觉间加快了几分。

    此地正是“八门拘锁阵”中“生门”所在,当初逆风便深入到此门之中,只不过在这生门之中逆风并未久留,更未曾像眼前的胡三这样,深入到生门的最内部。

    来之前灵药山脉的至高魔兽,曾经对逆风做过介绍,生门之中的妖兽,大多在外围活动。因为生门的环境,所以生门之中圈禁的妖兽,大多都是一些不会主动攻击的存在。

    逆风进入之后,已经将妖兽全部收拢,并将他们带出了生门。这胡三进入之后,在这里没有见到一只妖兽,对此他未感到丝毫的奇怪,却是在察觉到妖兽的气息后,反而感到有些奇怪。

    不过胡三也未曾停下来查看,他虽然在意阵法内的变化,可明显在阵法内部还有让他更加在意的,因此他在来到这里后,便一路不停的径直朝内部而去。

    其实若是他动用全力,也不是无法低空飞行,可是他没有这样做,只是凭借双腿快速赶路,看起来他有意要保存一份实力。

    由峡谷一路来到山下,从这里上山虽然要近许多,可是山的高度摆在那里,此地一路登山便要面对更加陡峭的斜坡,甚至是近百丈高的悬崖。

    胡三对此只是凝目稍微打量一番,规划好自己上山的路径后,便迈步朝着山上飞奔而去。这次速度倒是比一路而来要快了许多,只是他上山未取直线,而是以“之”字型路线,紧贴这陡峭的斜坡快速而行。

    如此一来即使山势的陡峭,却不会对其上山造成太大的影响,再加上他将速度放开一些,其中一些难行之处,他倒是都能毫不停留的跑过去。

    正在胡三向着山顶赶去的时候,此时处在死门中心位置,熔浆湖内“小岛”上的阳冥兽,已经开始逐渐失去耐心了。

    它的一道灵魂被紫金色雷霆击杀,迫不得已那隐藏着,始终在压制和监视震天的另外一道灵魂,不得不现身而出。

    好在此地阳冥兽占据了地利,对于周围的环境熟悉,能够对下方的“地心火”加以利用,顷刻之间反败为胜,反将左风给拖入到了熔浆湖底。

    这也算是一个异数,阳冥兽也没有想到那万中无一,能够以自身机缘和能力,获得育生火的人,竟然会被自己碰到。毕竟眼前只是一名感气巅峰的小武者,按道理来说,就算是万中无一的幸运儿,至少修为也该在炼神期后才可以。

    可是阳冥兽却忽略了,一般的武者如何能在炼神期前拥有念力,眼前这红发青年已经在感气巅峰,就拥有了念海与念力。这其实便等于具备了,孕育天火的条件。

    好在左风出现之后,从未动用过自己的朝阳天火,这主要是天火的数量少的可怜,实在不堪他使用一回,这也让阳冥兽忽略了左风可能拥有天火的这件事。

    万万想不到的事情,的的确确就这样发生了,左风以天火孕养而成的体质,避开了对方必杀的手段,到此刻还安然无恙的留在熔浆湖底部。阳冥兽对此却一无所知,还认为这里已经不存在任何的威胁了。

    左风没有离开熔浆湖底,始终留有一丝念力与震天保持着联系。他此时将大部分的精力都用来抽取着“地心火”中的热能,并且在身边悄悄的刻画着阵法。震天之前刻画的并不完全,只是简单的描绘出一个轮廓让左风有所知晓,此刻却没那么轻松。

    他现在不仅仅要原原本本的刻画出阵法,而且还必须在刻画的过程中,对阵法之中的一部分符文进行更深入的了解。

    毕竟一会儿他需要亲自运用阵法,若是其中一些重要的环节不理解,很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错误。机会就只有一次,小小的失误就会是最糟糕的结果。

    这边左风在不断的抓紧时间,一边研究和领悟一边刻画着阵法,而身处熔浆湖上的阳冥兽,此时已经快要丧失耐性了。

    它面前的这具身躯之上,紫金色的雷霆如今已经少了许多,只有最开始炸裂时候的三四成。而且剩下的那些,看样子也不会维持太久。

    一旦这些雷霆消失,阳冥兽便可以重新占据身躯,虽然身躯已经被紫金雷霆破坏成这幅摸样,但是那毕竟有着天屏山脉妖兽一族,真正的宝藏蕴含其中。

    这些年与震天争斗不休,为的就是这些,阳冥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弃,因此他衡量之后决定不管如何,都一定要重新占据身躯。哪怕日后无法将这身躯修复,起码也要将其中的全部血脉抽取出来。

    至于逆风的灵魂,其实阳冥兽本来也没有放在眼里。毕竟逆风还是太过弱小,妖兽兽祖的传承,也不可能继承下来多少,这对于达到阳冥兽这种层次的强者来说,几乎没有费力获得的意义。

    另外逆风的灵魂力,相对来说太弱小,对阳冥兽这种强者来说,不过是一丁点的“苍蝇肉”,吃下去也只会让它恶心罢了。刚刚之所以要抽取对方的灵魂,只不过是要以此手段来威胁和牵制左风罢了。

    看着那些正在逐渐减少的雷霆,阳冥兽便有了决断,随即它的灵魂之力慢慢的放开,一丝难以发觉的灵魂之力,慢慢的向着头顶延伸而去。

    这种灵魂力的变化非常隐晦,就算左风也在这里,除非以念力覆盖仔细探查,也很难捕捉到这样一丝变化。而如果是直接以念力探查,那么在了解对方变化的同时,对方也必然也会反过来有所警觉。

    不过,这边阳冥兽的灵魂刚刚有了变化,被囚禁于“小岛”内部的震天,便马上有了觉察。它这段时间什么都没有做,就只是在专心一致的感受,凭借与阳冥兽间的灵魂间那一点点联系,探查出对方灵魂的变化。

    可以说阳冥兽任何一丝一毫的变化,震天都不会错过,何况是如此特殊的变化。

    “小友,阳冥兽的灵魂之力,如今已经开始慢慢的放开,它这样做肯定是要与自己另外一道灵魂达成联系了。”

    不敢有片刻犹豫,震天已经第一时间释放精神波动,朝自己身边,左风留在这里的那一丝念力传讯。

    这边震天传讯,下方身处熔浆湖底部的左风,就立刻反应过来,同时他的眉头也一下子紧紧皱起。

    虽然商议之后,左风就开始全力刻画阵法,可到现在也才完成了十之七八。如今听到震天的提醒,左风如何能不焦急。如果阵法没有搭建成功,就算时机把握的在准确都没有任何意义。

    “从它与自己的另外一道分魂取得联系,到另外一道灵魂之力灌注而来,中间大概会有多长时间?”左风忍不住焦急的询问,联络的方式自然还是通过自己那一丝,留在“小岛”中的念力传出。

    震天略显迟疑的考虑后,这才答道:“这我也无法肯定,因为我一共也只见过两次而已。而且两次的情况不同,沟通另外一道灵魂的时间也不一样。

    一次差不多是半刻钟,另外一次要稍微长一些,差不多接近一刻钟,不过两道灵魂一旦达成联系,那么很快便会有灵魂之力灌注过来。”

    如此说来,最快就是半刻钟时间了,我的时间恐怕不太够啊!略加计算后,左风有些焦急的说道:“前辈可否出手,稍微拖延一下?”

    这问题刚刚问出口,左风就暗骂自己一声“蠢”。果然,震天已经无奈的传讯,说道:“我现在被困于阵法之中,根本无法对阳冥兽造成影响,我现在能够做的,只有确定最佳的出手时机了。”

    这结果左风已经猜到,只能得再想其他方法,不过思索后他的眼神很快就变得凌厉起来,随即大量的念力送入到身边正在运转中的阵法内。

    因为已经运用过这道阵法,此时全力运转之中,念力已经飞快的膨胀起来,并且迅速的朝着熔浆湖上方而去。

    熔浆湖岸边,眼看着阳冥兽没有进一步举动,琥珀和妖兽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一个个此时都在紧张打量着对面那道灵魂体。

    恰在此时,琥珀的身体微微一震,一道隐晦的精神力传来波动,一瞬间琥珀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那家伙正在动用秘法,不管用什么办法,尽量拖延时间,我需要时间!”左风的声音焦急的响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