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三百五十二章 不信天意
    立于“小岛”上的那道身影,远远看起来十分高大,同时那道虚影由灵魂力凝聚而成,甚至就在前一刻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凝实。

    不管是左风,亦或者震天都未能看出一丝端倪,结果两人偏偏就这样被对方欺骗了过去。左风的念力未曾发觉到异常,他所构建出的阵法,按照原本的计划发动攻击轰在那虚影身体之上。

    身处“小岛”中心的震天,同样未能察觉到任何异常,它凭借的是灵魂之间的联系。直到攻击落在震天身体之前,一切都还是那么的正常,似乎没有任何异常。

    可真正轰击落在阳冥兽灵魂上之后,异常变化也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因为遭受攻击后的阳冥兽,灵魂之力虽然在减弱,但却并未出现受到重创后该有的表现,更没有灵魂就此消散的迹象。

    短暂的虚弱之后,阳冥兽的灵魂之力,在急剧减弱的同时,又渐渐有了一丝恢复的迹象。

    在察觉到这种变化的瞬间,震天便立刻反应过来,对方此时定然还与另外一道灵魂达成联系,凭借彼此间的联系,那另外一道灵魂还在不断的将灵魂之力灌注过来。

    因为震天与阳冥兽灵魂有联系,所以它才是最先发觉异状的,而左风虽然以念力探查,却因为害怕打草惊蛇,根本不敢靠的过近,反而是在得到了震天的提醒后,这才察觉到异常。

    随着阳冥兽的身躯慢慢的消散,随着那道灵魂所化的身影逐渐淡化消失,左风和震天的心也彻底沉入了谷底。

    他们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不过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这一次想要扭转乾坤,绝地反击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震天能够感觉到,阳冥兽的灵魂之力在急剧的下降后,又开始渐渐有些恢复的迹象,不过通过彼此间的联系,还是能够知道对方比之前要虚弱了许多。这倒也可以证明,左风的攻击并非落空,而只是未能伤及要害而已。

    左风这边倒是能够亲眼看到,在那小岛之上,本来的灵魂虚影在慢慢的消失。只不过在即将彻底消失的同时,另外还有着一道道的灵魂之力,慢慢的浮现而出,大部分是其脚下所在的“小岛”之上,另外还有一小部分,是从虚空之中慢慢的降临下来。

    这两股灵魂之力,其外都小心的包裹着念力,将那些灵魂之力小心的保护在其中,绝不与外部通过阵法释放的能量,有一丝一毫的接触。

    虚影渐渐凝聚成形,最后重新化作了阳冥兽那张让人厌恶的阴险嘴脸,那脸庞之上虽然有些因为痛苦而扭曲,但还是能够依稀看出来,对方脸庞上挂着狰狞的笑意。

    “桀桀”

    精神波动散开,那波动一阵怪笑中,传音说道:“好险,好悬,好怕啊!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哦,若是我没有提前反应过来,这次可就真的要糟糕了。”

    那灵魂所化的虚影上,一双贼溜溜的双眼,左右乱转最后还是缓缓向着脚下落去,那模样看起来真的是好不得意。

    “震天呐,震天,这些年的争斗,我自认为已经绝对压过了你一头,又彻底将你封禁起来,想不到在这些年对你的禁锢中竟然还另有收获,能够与我的灵魂达成联系,这倒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阳冥兽冷冷的传音,同时那灵魂虚影慢慢的抬手轻轻一挥,与此同时那脚下的“小岛”表面,立刻有着一片符文的光芒闪烁,接着震天那愤怒和不甘的精神波动,随之传递出来,刚刚那一手似乎就是在解除“小岛”的部分封禁之力。

    “混蛋,果然藏了一手,你早就知道了我与你的灵魂有所联系,却故意装着抽取另外那部分灵魂之力,引我主动出手。”

    “哼,你以为我若是早就知道这一切,还会给你们出手的机会么。不得不说你们的计划的确完美,而且手段也当真不俗,若非是我心有芥蒂,恐怕真的就着了你们的道了。”

    微微一顿,阳冥兽却是再次传音说道:“本来我也只是有一种猜测,不过你们悄悄让那小子出手对付我的时候,终究是让我产生了更深的怀疑。

    那小子出手看似胡打乱撞,可是竟然有两次都在关键时候,破坏了我与另外一道灵魂间的联系。如果一次是巧合,两次恐怕就不可能是完全的巧合了吧。

    他的手段粗劣,根本不会对我造成威胁,最终也只不过耽误一些时间罢了。就是这耽误的时间,让我再次联想到了你,联想到了一种让我不敢相信的可能,那就是你还有反击的能力。”

    灵魂所化的脸庞上,剧烈的抖动了一下,这并非是肌肉的动作,而是一种灵魂内的情绪波动,在其所化的虚影上的直观反映。

    “这可能么?你可是被我亲手封禁在阵法中,若是你有能力反击,又如何会等到今天,又怎么会等到你的儿子,一身精血都被我抽取出来之后。

    我无法想象,更无法理解,可是老子我却知道一个道理,小心驶得万年船呐。既然有所怀疑,那就做好准备嘛。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最多当是我疑神疑鬼,可是没有想到,竟然那个该死的小鬼,竟然连这样都还没有死去。”

    其实阳冥兽根本不需要废话,它现在完全有能力解决掉左风和震天,不过它却没有急着动手。因为它此时的情况,其实也并不算好。

    他虽然说的得意洋洋,不过其中的凶险也只有他自己清楚。尽快抽取另外一道灵魂的灵魂之力,是它急于完成的一件事,所以它在达成联系后,虽然小心翼翼,却还是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抽取灵魂之力的过程。

    若没有任何准备,在左风释放那阵法攻击的瞬间,不光是它的这道灵魂,就是另外那一道分魂,也将会受到重创,那个时候可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虽然事先有了准备,不过左风所动用的阵法,还是大大超乎了它的判断。不但事先根本没有半点察觉,甚至在阵法发动攻击的即将临身的刹那,它才反应过来,那个时候应变已经来不及。

    灵魂在受到重创后,阳冥兽的这道灵魂,差不多有三分之一都被毁掉,而且不光这种破坏还在持续,甚至还直接影响到了自己的另外一道分魂。

    这还是它事先便有所准备后的结果,若是真的毫无觉察,突然遭到左风的袭击,就像它之前说的那样,自己将会一败涂地,再无翻身的余地。

    现在它没有急着动手,一来是因为躲过一劫,心情此时好的不得了。震天和左风如今已经是自己砧板上的肉,要对付也不需要急于一时,大可以等自己的状态稍稍恢复一番。

    至于它讲了这么多,一来是为了要以此方式来炫耀,发泄一下胸中的情绪。另外一个原因,便是给震天和左风造成深深的心理打击,让对方再生不起半点与自己为敌的念头,这样稍后再对付起来,便也会轻松许多。

    阵法禁制放开了一部分,身在“小岛”内部的震天,传音出来说道:“想不到老夫准备的如此稳妥,最后却因为一个小小的细节而功败垂成。

    不过败了也就败了,我绝不会怨天尤人,那位小友全力拖延时间,甚至不顾自家性命,他没有一点错。错就错在我们还是低估了你,低估了你的小心谨慎,以及你的猥琐。”

    这番话明显有侮辱对方的意思,可是那阳冥兽听来,却是心情更加畅快,立刻大笑着回应道。

    “当然,当然,这评价贴切,真诚,我非常喜欢。咱们两个一同困在这地下,没有千年怕也有数百年了吧。真想不到最后会是如此结局,想一想这些年有你陪着我,倒也不算寂寞,再算上之后的收获,哈哈……值了,值了!”

    那道由左风搭建而出的阵法,在释放出攻击后,此时已经慢慢停止了运转。只那一击便已经将其中的所有炎力全部喷射而出,若要再次继续炎力,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左风也明白这阵法已经失去意义。

    震天与阳冥兽间的交谈,他凭借自身的念力,听得真真切切,对于前因后果也自然清楚。计划的失败,虽然是因为琥珀而暴露,可就像震天说的那样,这根本就怨不得琥珀。

    如果不是琥珀拼死拖延时间,自己也根本赶不及在关键时刻将阵法搭建成功。琥珀为了自己的计划不惜性命,已经能够做到他所能做到的全部。

    琥珀出手的过程,左风也都清楚的知道,他已经非常小心,不去引起阳冥兽的注意,可是这阳冥兽却真的就是那样的谨慎,稍微察觉到了一丝异常,就马上作出调整。行动失败,已非人力之过,而是天意如此。

    可是左风是什么人,他从来就不相信天意,尽管事情到了眼前这个地步,他却仍然没有打算放弃。

    此时的左风,已经将心神收回,并且以自身的念力迅速的探查起周围的阵法。熔浆湖底的阵法庞大且复杂,连阳冥兽都只能运用一半,也就是说这里面还有许多阵法,是连阳冥兽都不了解的。

    这些阵法很可能就是最后的希望,左风决定要从中寻找那一线生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