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四百零六章 念力传送
    阳冥兽的灵魂在注入,从最开始的迫不及待,到了后来它反而开始逐渐变得小心起来,之后的灵魂波动也逐渐被完美的掩饰起来。

    如果之前左风没有顺藤摸瓜找到线索,又或者一开始阳冥兽就这般小心的隐藏念力,左风绝不可能发现,那处特别的阵法所在。

    传送阵法基本上都是传送生命体,严格来说灵魂也应该属于生命体,可是要将灵魂传送出去,却绝非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因此左风很清楚,那阵法绝对不简单,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速度虽然减慢了许多,不过此时已经有大量的灵魂之力注入,其中当然也包含了澎湃的念力。以如此方法灌注灵魂,可以预见到的结果就是,那第三分魂将会极其虚弱,甚至有可能因此受到重创。

    不过这些与获得死门中的那些好处相比,似乎再大的代价也都值得,阳冥兽这买卖若无意外是稳赚不赔的。

    可是意外本就无处不在,尤其是它所面对的家伙,是有着更悠久生命的强大存在。可就算它此时知道威胁并未解除,依然还是要将自己的分魂凝聚过来,死门这里才是它的目标,是它的根本所在。

    不得不说,胡三最后凝聚的阵法的确恐怖,不光可以摧毁修罗分身强悍的**,对于灵魂和念力,也是有着极其恐怖的破坏力。

    尤其是在阵法发挥效果的最初时刻,攻击完全集中在**方面。阳冥兽也是拼尽全力的催动着念力与灵魂之力,与修罗分身时时刻刻保持联系,疯狂的抗衡着阵法的攻击。

    未曾料到就在修罗分身,几乎完全破碎的时候,阵法的攻击突然一转,径直朝着阳冥兽的灵魂攻击而去。

    变化出现的太过突然,阳冥兽也是在毫无准备之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几乎在一瞬间就将其念力绞杀了九成,体内的灵魂差不多也有六七成都被生生抹去。

    针对灵魂攻击的手段有很多,比如雷霆之力就是对灵魂破坏力极强的攻击方式。只不过雷霆也算不上是这方面最强的,一些有针对性的阵法所释放的攻击,效果比起雷霆来还要恐怖的多。

    阳冥兽没有丝毫的准备,可是左风却在胡三出手之前,就已经隐约猜到了。这胡三的真正身份,就是那个被称为“虚破空”的家伙,而他当初就曾想要夺取自己的身体,让其生命可以继续延续下去。

    如今在这死门之中,有震天这具身躯,胡三恐怕在刚刚看到的时候,就已经为之心动了。如今拼到最后这个时候,相信胡三不会直接将震天的身体毁去,倒是很可能会灭掉对方的灵魂,然后由自己来占据这具身躯。

    对于阳冥兽来说,这完全是一个意外之举,导致自己的灵魂受到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同时对于胡三来说,也同样是个意外,因为他没有想到对方还另有一道分魂的存在。

    与左风一样,在进入到这片死门之中后,胡三就特意探查过一番,并未发现其他什么强大的灵魂和生命的存在。直到震天体内的阳冥兽灵魂被毁,另外一道分魂的出现,直接给了胡三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胡三也算得上是十分谨慎,灵魂本源先一步遁离,若没有使用这种方式,现在的他恐怕已经在冥炎之中彻底陨落了。

    空中的冥炎在慢慢的减弱,留下的是一大片的虚无,虚破空的灵魂遁走了,可是那真正的胡三却没有来得及逃走。

    其实在前一刻,胡三的灵魂依然还保存在其身体之中,只是身躯完全被虚空破占据罢了。这位当初千幻教中,嗜血堂的智囊人物,依附欢喜堂后一步步崛起,始终与左风为敌,也着实给左风带来的不小的麻烦。

    可是最终他却是死在了这里,以一种近乎解脱的方式被杀掉,终于可以不再受到别人的奴役和控制。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最为嫉恨的人,就在下方的熔浆湖底部,假如他若知道这场战斗左风在背后做了什么,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对于胡三的死亡,左风只是借助阵法稍微探查,甚至没有仔细的去探查,也不需要去仔细探查。冥炎焚烧之下胡三必然形神俱灭,在战斗爆发的核心区域中,胡三就像一粒尘埃般渺小。

    现在的左风,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为胡三的死亡而感慨,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在那两个依然存活的怪物身上。

    阳冥兽的身体漂浮在空中,因为最后的攻击主要针对的是灵魂,其兽能反而保存了许多,他依然可以借助兽能维持身体的漂浮。

    它的灵魂在遭到攻击后,剩下的不足三成,而且还是破碎不堪的灵魂,若是放任不管都可能慢慢的消散。如今有了分魂的魂力注入,那残破的灵魂也逐渐开始慢慢的聚拢,随着大量的念力注入,那灵魂也渐渐变得更加凝实起来。

    现在阳冥兽的灵魂算是保住了,可是付出的代价却不小,它等于是将自己分魂之中十之六七的魂力抽取而走,所剩下的灵魂之力,如今已经极为虚弱。可是为了保住死门中的这道灵魂,为了让自己重新占据震天的身躯,这代价它是无论如何都要付出的。

    有了震天的提醒,左风也特别留意着逆风的情况,表面看去逆风似乎没有任何的波动,甚至连生命气息都非常的微弱。

    可是再仔细观察和感知后,左风还是隐约的感受到了一丝波动,虽然在极力掩饰之下,那波动极难察觉。不过看起来现在的虚破空,应该也受了不轻的伤,否则这种细微的波动,不可能连左风都隐瞒不住。

    震天说的果然不错,这两个家伙果然各自还保留了一张底牌,若是刚刚我冒然出手。不仅无法有半点的胜算,反而还会被这两个家伙所利用。

    不仅阳冥兽我对付不了,很有可能被虚破空借机反扑,到时候十有**会白白便宜虚破空。

    耐心的等待了片刻,左风就感觉到那阳冥兽的分魂的气息逐渐消失,很显然它现在能够降临的灵魂力已经全部用完,除非它想让那分魂彻底毁灭。

    得到灵魂力注入的阳冥兽,灵魂波动也逐渐变得强大起来,只不过现在的它还需要对灵魂进行温养。之前虚破空的攻击太强,如今虽然得到了灵魂力的注入,却依然还是处在极为虚弱的状况下。

    怪不得震天让我多一些耐心,看来这两个家伙都不会轻易出手,阳冥兽如今在全力修复灵魂,而虚破空应该也在努力的恢复着,他应该也在找寻最佳的出手机会。

    既然是这样,我倒是可以趁机研究一下,阳冥兽的那处怪异阵法。

    想到这里的左风,立刻驱动自己那一团念力。这团念力可是功劳不小,之前他就凭借这团念力,让修罗分身有了短暂的停顿,从而给了虚破空反击的机会。

    当双方发动最强手段之前,左风已经驱动这团念力悄然遁走,如今这团念力就躲在熔浆湖岸边。

    此刻在左风的驱动之下,那团念力不急不缓的飘荡着向那处偏僻的洞穴冲去。如今阳冥兽和虚破空都处于休战阶段,阳冥兽甚至还不知道虚破空还存活,这样的局面左风可不想主动打破。

    小心的控制着那团念力,不急不缓的来到那处通道顶端的阵法边缘处。类似这样的阵法,左风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是近距离仔细探查这还是第一次。

    当念力靠近到阵法边缘的时候,左风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丝丝缕缕的阵法之力,被阵法不断的吸收着,从而让这传送阵始终处于一种运行的状态。

    这家伙使用了大量的分魂,想来留在阵法另外一边的分魂,应该已经极其虚弱,若是我偷偷潜入过去

    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左风的心脏也不禁一阵狂跳,稍微迟疑了片刻后,左风立刻就下定了决心。

    这阳冥兽的分魂躲藏在另外一处地方,始终是个烦。哪怕自己能够在这边将虚破空和阳冥兽都解决,可是对方仍然还保留一道分魂,那就等于对方仍然保留有反击之力。也就是说,想要解决阳冥兽,那就必然要连着它的这道分魂一并解决掉。

    有了决定的左风,也不再迟疑,那一团念力悄悄的向着那团阵法接近过去。虽然构建的方式非常特殊,不过终究还是属于传送阵法,而且是始终保持运转中的传送阵。

    这阵法不仅构建的非常隐蔽,在传送的过程中,为了不引人注意,同样没有明显的波动传出。

    因此左风的念力钻入其中,那阵法几乎没有任何一点的变化。而左风现在担心的是,自己通过阵法控制的这一团念力,在离开这死门区域后,便会失去效果,甚至直接消散开去。

    可是当念力缓缓的穿过阵法的光幕,来到一片漆黑的空间中后,他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这团念力虽然又些萎缩的趋势,但是阵法加持在念力上的效果依然还存在着。

    还好,阵法依然能发挥作用,这里,这里怎么会有这样一处地方!

    心中感慨着,左风也开始向周围探查而去,这一番探查后左风也立刻表现出极其震惊的模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