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四百七十七章 祭师藤方
    当初左风在叶林的时候,只知道长老院,不知道祭祀殿,究其原因主要是左风太过孤陋寡闻。

    毕竟是山里的孩子,哪有机会见识外面的世界。

    左风虽然从小出生在叶林帝国,可那是最为偏僻的小山村中。他小时候所了解的也无非就是周围的几个村庄,知道的一座城是附近的雁城,就这些几乎已经涵盖了左风少年时期,所熟知的大部分的地理和环境知识。

    外界的事情,他是听村子里的一些老人所说。藤肖云和庄羽虽然知道许多外面的情况,却从不愿意谈起,不论是自己的过去,又或者是外界的事物,他们夫妻都好像要彻底斩断一般。

    不光是对左风,就算是对自己的两个儿子,藤方和藤力他们也从来不会提起。

    如此一来这闭塞的村子,所获得的消息,还是无数年前流传下来的叶林帝国。当时的叶林帝国还是由上一代国主执政。而当时的国主,正计划着闯天戒离开坤玄大陆,所以将帝国的政权划拨给长老院来进行治理,以帮助最后的大权,能够顺利的交到现任国主手中。

    因此在叶林自幼的认知中,叶林帝国是一处面积非常广大的帝国,有无数个天屏山脉那么大。执掌整个帝国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这群人被称为“长老院”。

    可是早在许多年前,帝国的真正大权已经落在现在的国主手中,而现任国主叶山,已经恢复了叶林帝国的古老权力架构,以国主为首,下设祭祀殿和祭魂殿。

    如今的祭祀殿后殿,一共有着四座,如四个花瓣一般,将一座十分宏伟的主殿拱卫在中央处。这主殿的殿主,当然就是玄武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祭大人,狂战。

    而另外四殿,便是叶林帝国身份显赫的四名大祭师的所在。四个人各自占据了一座,并且以他们各自的主要属性来命名,这座通体暗黄色的大殿,就是土祭师翁本的土殿。

    另外的火殿,水殿和木殿,各自占据了南、北和西三个方位,只不过现在的三座大殿之中,并无大祭师坐镇。四大祭师之中,唯有土祭师翁本留在祭祀殿主持一切事物。

    翁本这个人本性并不坏,只是对于一些日常的琐事不太放在心上。若他只是个普通人,或者只是一名实力强横的武者,这种性格倒无所谓,问题他身处高位,这种性格就显现出其不足之处。

    不过好在这翁本,还是个有些自知之明的人,他知道自己处理事务方面不在行,所以很早的时候就悟色到一个合适的人,这个人便是他的智囊邢凯旋。

    本来一般的事情,他都会放手交给邢凯旋去做,可是偏偏今次遇到的事情有些特殊,一件看起来就有些蹊跷的求救信,竟然会要求主祭大人亲自解决,更有趣的是这件事还是大祭魂师墨文交办。

    换做是其他人,也许翁本还能够稍微重视一下,可竟然是他墨文,翁本打从心底里感到厌恶,最后干脆交给那名收讯的祭员去处理,完全不让邢凯旋插手。

    那名祭员如今的情况当真不好,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的大殿。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走出来的,他甚至怀疑自己可能是爬着离开的大殿。

    那件质地还算柔软的祭员袍,如今好似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从内而外已经完全被浸透了,就是现在还有汗水顺着衣角滴落。

    此时走出了大殿,顿时感到了一股凛冽的寒风铺面而来,被这寒风打在身上,他整个人好似一瞬间化作冰雕了一般。浸透汗水的衣衫,一下子就变成了僵硬的铠甲,皮肤更是感到一阵阵的麻木,皱一下眉头,都能够听到冰被挤压破碎的声音。

    就这样身体僵硬的向着台阶下方走了几步,那祭员才猛的回过味来,傻愣愣的说道:“我,我,我有修为在身的啊!”

    他竟然已经忘记自己,还有着不错的修为,此时灵气鼓荡而出,其本身的火属性灵气也随之释放开来。这名武者修为虽然不算高,只有感气二级层次,不过火属性的特点,不光让他很快暖和过来,身上的冰在快速融化后,也被慢慢的蒸腾起一大片的雾气。

    随着衣衫被慢慢的蒸干,灵气在不断运转的过程中,这祭员整个人也渐渐回过味来。

    扭回头去向着身后的土殿望去,这祭员此时仍然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轻轻抚了抚胸口说道:“原来这就是大祭师的实力,刚刚感觉对方就算是喘息的重一点,我的小命也会葬送在这里。

    那个穿铠甲的人,看起来年纪似乎并不大,真实年纪应该也不到四十岁,修为已经达到了育气期巅峰。竟然是那位第一智囊邢凯旋,这大人物的气势果然就是不一样,竟然能够跟大祭师翁本那么随意的交谈。”

    感叹之余,那祭员砸吧砸吧嘴说道:“这大祭师真不是随便可以见的,感觉见了一次面,我至少要少活个十年。

    诶,对了,我见过大祭师本人,而且跟大祭师说了这么多的话。而且现在手上这个任务,正是大祭师亲自交代,还是传讯给另外两名大祭师。不要说我们这批祭员了,就是上一代的祭员中,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吧,这一下我可是真的要出人头地了!”

    这名祭员一边说着话,一边迈开轻快的步伐从阶梯走下去,与之前完全判若两人,昂首挺胸的模样,好像自己现在的身份已经比其他祭员高出了一截般。

    走到台阶下方,这祭员突然停住脚步,四下里张望起来,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只是看了半天,这周围都没有半个人影,不禁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随即又有些不满的说道。

    “那名长发祭师到底是谁,怎么可以如此不负责任。在祭师殿的时候还摆出一副当仁不让的架势,非要跟着我来这里。我还当他是个什么人物,结果到了这里把我丢下就一个人跑了。

    这混蛋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在祭师之中也必然没什么身份地位。我就不同了,现在的我已经与普通祭员不同了,等日后努力修行到达纳气期境界,必然会超过之前那个祭师,等着瞧吧!”

    这祭员似乎回过神来后,整个人都开始飘飘然起来,原本那些高高在上的祭师们,如今都已经不怎么放在眼里了。

    就在这名祭员不急不缓的前行之时,他口中的那名祭师,并没有像那名祭员想象中的那样清闲,而是正在一片起伏的山中快速的前行着。

    虽然是山路,可是这路可是完全能够与叶林帝都中,最繁华的街道相媲美。不同的是眼前这条街道上看不到半个行人,即使如此宽敞的路沿着山势高低起伏的修建而成,地面却仍然异常平整。

    这条路之所以人很少,因为能够来到这里的人本来就少之又少,一般的祭师几乎都没有资格踏上这条路。眼前这名长发祭师,若不是因为传讯的缘故,来到这片后殿群之中,也同样没有机会走上这条路。

    这名祭师脚步飞快,在这复杂的山路之中,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始终脚步飞快的前行,兜兜转转的遇到几处岔路之时,都没有片刻的停顿。

    很快,他就已经来到一处高坡位置,一阵山风从侧面吹来,恰好将他那一头披散的长发吹开,露出了一张还算俊雅的容颜。

    可以称得上俊雅的容颜,不过也只有右侧而已,若是看到他左侧的容颜就会发现,在左半边的脸上有着无数狰狞的痕迹。

    如果是一般的伤痕,用药物是可以完全恢复的,可是眼前青年人那半张脸上的容貌,却是被一种特殊的毒物毁掉,即使用最好的恢复类药物都很难将之修复。

    当那毁掉的半张脸暴露出来的刹那,男子似乎也是微微一惊,同时快速的伸手按住。只是在遮掩那狰狞的脸庞时,眼中释放出了浓浓的怨毒与恨意。

    “是你,都是你这混蛋,拿走了那些本该属于我的一切。将我害成了现在这样不人不鬼的模样,让我像一条狗般,只能匍匐在别人的脚下求存。

    这仇我一定要报,而且要百倍千倍的报还到你的身上。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因为这里有你的家人,还有你的兄弟和朋友,他们都是你无法割舍的。

    正好,你不是很重视他们么,那我就先那他们来开刀取回点利息,让你尝尝痛入骨髓撕心裂肺的滋味,就像我当年毁掉容貌的那个时候。”

    男子大口的喘息着,好似在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半晌后却是咬着牙从齿缝之中挤出一句话,“左风,你快回来吧,我很想你!”

    让人想不到的是,这男子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的人,竟然会是左风。

    如果左风在这里,看到长发男子的容貌,会发现眼前之人那没有毁掉的半边容貌,至少有七八分很想一位故人。

    那是当初左家村的故人,当初自己为了师父和师母放过的人,藤肖云之子,藤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