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五百三十八章 满身戾气
    在一处山脚边的密林之中,左宰带着术洋等十几人,与另外一批人在这里汇合。这批人带头者是是一名纳气中期的强者,在他身后另外还有四十多名武者。

    左宰来到这里后,却是毫不犹豫的走到队伍之中,找到一名姿容俏丽的女子,将手中的阵玉轻轻的递了过去。

    对此术洋虽然也感到有些惊讶,也不知道为什左宰,要将那阵玉交给那只有感气中期的女子手中。

    不过也正因为对方实力普普通通,所以术洋虽然心中感到不解,却也没有太过在意。

    而这名女子将那阵玉激发后,认认真真的将那其中刻画的符文看了一遍,随即便心领神会的朝着左宰点了点头。

    偷偷向人群外看了一眼,见那些人并没有过来,这才将声音收束后,送入左宰的耳中。

    “这件事你做的非常好,这的确是左风的传讯,而且这其中也包括了他的一部分计划。估计这家伙计划也没有考虑好,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竟然还给我们弄出了这样一个计划。”

    之前左宰在看那阵玉中的符文时,就已经看出了其中的问题。因为利用阵玉内的符文传递信息的手段,当初左风在阔城中就运用过一次。

    如今第二次使用,左宰虽然没有看出太多的问题,不过也看出一些其中的安排,那就是自己需要陪着对方将戏演下去。至于后面的行动该如何,自然有队伍中的智囊段月瑶来,他便可以不需要操心了。

    果然,段月瑶只看了一会儿,便已经大概明白了左风的计划。那看似混乱的符文之中,一样有着一部分的地图,而地图之上标记的一些符文,别人不明白用意,可是以段月瑶的聪敏,这片刻功夫就已经完全领会。

    “稍后我用传音石提前联系另外一批人,让他们从中挑选四十多人,数量千万不能超过百人。然后我们跟着他们走,让大家做好准备,不到最后一刻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也千万不要表现出任何的敌意,否则左风的计划就失败了。”

    左宰对于左风极为信服,对于眼前这女子智慧更是非常钦佩,当下毫不犹豫的使用传音石,接着人群的遮掩悄悄的将消息送了出去。

    不光是术洋没有丝毫的戒备,就是那些跟着术洋来到这里的东临郡武者,他们主要的警戒都放在了外围,反而没有注意到人群中的变化。

    在他们看来真正的威胁,来自于那两名育气期和一名炼神期的强者,如果只是眼前这些纳气期和感气期武者,他们反而不需要太过担心。

    看起来这一群人,似乎正在慢慢的集合着队伍,可实际上若注意观察会发现,之前在段月瑶身边的几个人,此时已经悄悄的分散到了队伍之中。

    他们会悄悄的到每个人身边,通过传音的方式交流一番,然后消息就在人群中扩散开,当这些人集中到一起的时候,段月瑶的命令也已经传给了在场每一个人。

    最后一批汇合的只有十几个人,他们看起来都是一些重伤员,被安置在一处比较偏僻的山洞内。因为所有人都没有采用御空飞行,所以速度实际上并不快。

    风城这边加上伤员凑在一起,也不到一百人,他们之中修为普遍都不太高,而且许多人身上都带着不同的伤。

    术洋有些惊讶,眼前这些同族似乎也太惨了点,想不到在阔城被如此狼狈逃到了这里,就要被自己带人给弄死了,想到这里反而有些于心不忍。不过想想弄死这些人的好处,他也就不再犹豫了。

    跟着术洋来到的东临郡武者,他们反而知道眼前这些人的真正身份,一个个却都显得非常满意。他们是后来被邢夜醉挑选出来,刚刚到隶城这里不久,从幸存的同伴哪里知道一些之前大战的事情。

    眼前这些人就是让同伴大量惨死的敌人,他们心中怀着仇恨,却并未急于动手,而是按照木花的安排,到关键时候再一同发难。

    “他们两个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那术芒应该还有底牌,否则这个时候应该是尽快向城外突围才对。”

    左风手中紧握着传音石,转头看着殷劫说道。

    殷劫皱眉沉思了一阵,这才开口说道:“术芒当然会有准备,这隶城他经营的时间太长,甚至比泥鳅的时间还要长。表面上看泥鳅这个城主,具备的威胁更大,可实际上威胁更大的是术芒。

    他作为林家在隶城暗中势力的掌控者,能够调动的资源甚至要超过泥鳅。你看他对于城主之位野心勃勃,显然这些年来对隶城的布置必然会更加严密,所以这根骨头将会非常难啃,我现在都甚至有些开始为邢夜醉担心了。”

    听到对方如此说,左风没好气的接着说道:“你听明白我的话没有,我是问你逆风和琥珀他们,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你这就叫关心则乱,他们两个会有什么事情,之前中了那慕辰花的花粉,也是因为没有想到术芒会突然玩阴的。他们现在时刻保持戒备,又是隐伏在暗处,绝不会有什么事。”

    说完之后殷劫便露出了沉思之色,看到对方这副神情,左风不耐烦的说道:“你还说没有事情,没有事情会是这个表情么?快说说吧,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就让那俩家伙先回来吧。

    虽然了解术芒的情况也很重要,可我却不想他们两个再遇到危险。如今隶城形势太过复杂,没有人清楚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殷劫缓缓的抬起头来,向左风望去,并且开口说道:“我其实担心的不是他们两个人,而只是在担心逆风。”

    听说对方在担心逆风,左风忍住追问道:“他们两个之前离开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的神情有异。我当时就想要问你,你难道那个时候就是在担心逆风?”

    “应该是更早些的时候,嗯差不多是在八门空间,那处死门中的熔浆湖。”殷劫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

    转头看到左风那一脸焦急的神情,殷劫也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你知道戾气么?”

    看到左风那满头的问号,殷劫便直接解释道:“不是力量的力气,也不是武器的利器,而是暴戾之气,那算是一种残忍和暴虐的结合,是一种近乎极端的杀气。”

    面露恍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又不解的摇了摇头,左风说道:“这东西不是人人都有么,难道你担心的这个戾气,与逆风有关。”

    “是的”,殷劫解释道:“这戾气的确人人身上都有,尤其修行的武者,身体之中潜藏的戾气比普通人要多出许多。可是兽族身体中的戾气,却与人类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知道殷劫要讲的东西,是自己完全没有听过的,所以左风也是认真的听着,殷劫已经继续解释道。

    “兽族从出生的一刻开始,身体之中就伴随着戾气,而越是强大的兽族,身体之中也伴生着强大的戾气。而有的兽族,甚至会将这种戾气转化为提升修为的源泉,就好像以杀戮和吞噬为根本的幽冥一族。

    不过普通兽族的身体之中,虽然同样携带着大量的戾气,但是在处于兽形阶段的时候,往往还是能够控制住的,只有到了化形阶段时,才需要刻意的压制。

    因为兽族的形态,向人类转化的过程中,作为人类的躯体要一次性接纳大量的戾气,也会直接影响到灵魂。

    因此好些兽族,在化形之后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戾气控制和压制。否则性格会慢慢的产生变化,实际上真正改变的是其灵魂。”

    听到这里的左风,身体却是猛的一震,正如邢夜醉刚刚所说,其实他也是在熔浆湖的时候就发现,逆风的性格与当初有了明显的变化。

    对于同族的生命,他可以毫无顾忌的舍去,而杀戮反而会让其表现的特别兴奋。原本左风还认为只是自己的错觉,如今看来逆风是真的出了问题,而问题的根源就在这戾气上。

    “相信你应该也有些感觉了,这逆风的情况非常特殊,本身是非常强大的兽族咆兽,又是在五阶中后期的层次,就完成了化形,这让他体内的戾气提前爆发,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到,已经受到戾气的影响。”

    凝重的望着殷劫,对于逆风这个好兄弟,左风一直非常的关心,此时忍住不住说道:“他这种情况,有什么好办法能够化解么,听你这么说若是任由其发展下去,将来的影响会更严重。”

    “的确会很严重,甚至他可能会走上歧途,所以要解决也必须要趁早。”

    对于左风的话非常认同,殷劫沉思之后,说道:“就我所知道的情况来看,要解决他身体中的戾气,应该是有两种方法的。我是说我所知道,而不是这世上就只存在两种方法。”

    “快说,快说!”左风催促道。

    “其中一种,就是任由其随意杀戮,以大量的生命作为其宣泄的途径,释放出身体中的戾气。”

    闻听此言,左风不禁有些为难的说道:“那不成了疯狗嘛,就算我的敌人不少,可是也不能让他这么个杀法,我也无法将所有敌人都聚到一起。”

    “我这还有一种,那就是让其放弃化形,重新恢复兽族形态,我所知道的就这两种。”

    听到殷劫第二种方法,左风的头一下子就迷糊起来,似乎这第二种方法比第一种更让人难以接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