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弟二千五百四十五章 两面受敌
    仓库区的大战,完全超出了邢夜醉当初的预料,这已经不是当初估计中最糟糕的苦战。因为眼下自己已经不是在战斗,而是只能不断的收拢着队伍进行防御。

    在行动之初,邢夜醉已经针对可能的各种情况进行了布置和安排,也同样考虑过各种突发状况。但他唯独没有考虑到的是,敌人的数量会数倍于自己。

    会出现这样的局面,邢夜醉并未责怪那位自己送酒的小兄弟,因为对方在说的时候也承认过,自己的情报并不完全,而且也没有经过详细的验证。

    而邢夜醉也的确有过估计和判断,但是他如何会想到,也不敢做出这样大胆的猜想,整个阔城中接近三分之二的武者,竟然全部都属与林家。

    那些看起来应该与林家八竿子打不着的家族、商会、帮派,如今竟然都与术芒站在了一起,很显然他们这些都是林家之人。

    本来就算是这样,邢夜醉还应该有一战之力,可偏偏在行动之初,木花让人携着郡守大人的令牌,强行将自己手下的一百名强者带走。

    在如此关键的时候,这一百人可以说,将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起码邢夜醉还能够借助这部分战力,与术芒继续战斗下去。

    自己毕竟是育气中期的强者,只要有足够的人手,进行正面突进打眼前武者的队形,胜利便会逐渐被自己所掌握。可现在人手严重不足,先不要说自己冲进去能否活着出来,眼下自己若是一旦离开队伍,恐怕自己这边立刻就要陷入溃败。

    在这种危机时刻,邢夜醉选择了传讯求救,向城主府派人求救。邢夜醉派来的人,当然不会请求郡守调木花过来,那与抱薪救火没什么区别,邢夜醉是在无可奈何之下请求伯卡出手。

    当邢夜醉的人赶到城主府的时候,负责守卫的人却惊讶了。因为就在不久之前,邢夜醉不是刚刚才派人来求救么,而且那个负责向木花传令的人,也走了不太久,邢夜醉竟然又派了一个人前来。

    这守卫虽然非常不理解,可是对于统领邢夜醉派来的人却不敢阻拦,而这一次来传讯的人与之前不同,大大方方的径直到城主府内去见了统领伯卡。

    此时端坐于城主府大堂中的伯卡,他的心思反而没有放在外面的战斗上,在他看来今晚的行动根本毫无悬念。

    他现在的思绪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个是自己手下的邢夜醉和木花,似乎已经到了势同水火的局面。如果自己不能将这种矛盾控制下来,那就只能将他们其中一个人调到其他城池做城主了,可这是他最不愿见到的结果。

    邢夜醉的直言相告,如今却被伯卡理解为,邢夜醉为了权利和私心,不遗余力的排挤木花。

    另外一件才是更让他忧心的事,就是城外那些强者,除了峦城的离殇之外,另外那些强者的来路他还没有摸清楚。而且因为那迷幻阵法,搞的现在的伯卡甚至有些不敢轻易有所行动。

    好在已经向帝国传讯,眼下唯有希望主祭能够尽快出手,将这些麻烦扫除掉,然后自己便可以进行下一步,利用离茹将混乱之地给纳入自己的控制中。

    正在伯卡思索之际,外面也传来了一名武者的声音,说道:“禀报郡守大人,邢夜醉大统领派人前来向您求救。”

    闻听此言,伯卡感到有些不满的抬起头来,向着门外看了看。不久前邢夜醉派人来,还特别“恭敬”的留在府门外,此次来的这个却直接来面见自己,按时间推算木花已经过去支援了,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又要来求援。

    “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刚刚就已经派出支援了么?”伯卡一手扶着下颚,斜斜扫了一眼大堂之外的武者,不耐烦的说道。

    那武者跟随邢夜醉有段时间,郡守大人也见过许多次,此时不卑不亢的说道:“属下是从战况激烈的仓库区前来,可以肯定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前去支援。

    我这次奉命前来见郡守大人,是因为战况实在吃紧,邢统领让我向您请求,希望郡守大人可以带着所有人亲自出手,否则……,否则后果堪忧。”

    闻听此言,伯卡猛的坐直了身躯,他到现在也不敢相信,邢夜醉今晚的行动会是这样的结果。而且之前来到的人,还只是说“久攻不下”,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了“战况吃紧”。

    皱眉沉思了一阵,伯卡有些疑惑的想着,难道说,是邢夜醉因为我没有处理木花,故意在演这场戏给我看?不可能吧,不管是以邢夜醉的为人,还是以他的聪明,都不会作出如此不智之事才对。

    伯卡默默的低下头,心中更是带着十分不解的神情,开口对外面的人说道:“你先回去,援兵应该很快就到了,告诉邢统领不需要多想,只要专心应敌就可以了。”

    那传讯之人惊讶的看向伯卡,嘴巴张了张,最后却是只能苦涩的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是”,带着满脸的无奈迅速转身离开,他必须要将这个消息尽快带回给邢夜醉。

    可以想象邢夜醉完全意料不到,伯卡会如此回复自己,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无可奈何。不过他也相信伯卡应该会有所安排,面对眼前局面,邢夜醉只能布置人手再次缩紧防御圈,以这种方式应对林家强者的同时,尽量减少自己的损失,进攻的一方到此时已经完全变成防御的一方。

    邢夜醉十分无奈的支撑着局面,苦苦的等待着伯卡口中的“支援”,很快他就看到了“支援”的到来。远远的木花率领着她手下的五十多名武者,飞快的朝着仓库区飞驰过来。

    其他的东临郡强者,一个个面露喜色,可是邢夜醉却半点都笑不起来。他并不认为,此时的木花是在帮助自己的,所以在看到木花的同时,他就立刻下令全面防御,坚决不与对方汇合。

    邢夜醉这边的人一个个满头雾水,搞不清楚统领为什么会下这样一道命令。木花却是心中冷笑,她本就认准了,自己家府邸被屠的血案,是出自邢夜醉之手,这个时候邢夜醉的行动,反而等于是承认了一般。

    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废话,木花已经率领着手下,径直朝着邢夜醉等人发起了攻击。

    本来术芒见到木花这个时候来到,心中还有些徘徊,对方早就应该出手,这个时候迟迟来到,他担心对方会对付自己,如今看到木花毫不留情的对邢夜醉出手,他这才放下心来。

    本来就已经被动防御的邢夜醉,此时的局面立刻变得更加糟糕,尤其是木花的修为比起邢夜醉还要略高上一线。只是因为断臂刚刚恢复,所以战力要弱了一些,可是现在的木花却是如同一只疯狂的野兽,攻击时表现出来的战意十分恐怖。

    ……

    殷劫将自己通过传音石,与琥珀和逆风间的对话讲述了一遍,左风通过自己之前的推测,如今能够肯定,对木花家人下手的就是他了。

    从结果来看,这么做是对他们这边最有利的,可问题是这种手段和做法,绝对不是左风所希望的。

    木花家的那些人,可以说从未参与过林家的纷争,他们甚至没有修为在身。存在的意义就只是作为木花的牵绊,作为林家掌控这枚棋子的人质,是那操控木偶的丝线。

    这样一群普通人,左风就算明知道这是好办法,也实在做不出将其杀掉这样的事。可是逆风不仅做了,而且做得非常彻底和干脆,问题是现在的逆风整个人受到了戾气的影响,这反而是让左风更为担忧的。

    一旦逆风失去理智,不光会对敌人疯狂的杀戮,甚至有一天可能会伤害自己的同伴。戾气的可怕之处,就是会让人磨灭感情,可以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存在作出牺牲,长此以往逆风不知道会变成怎样一个怪物。

    “逆风的问题必须要解决,一定要尽快着手,从隶城离开之后,就要尽快想办法解决。”左风忍不住说道。

    殷劫点了点头,说道:“他之前杀掉的那些人,应该让其身体内的戾气稍微宣泄掉一部分,我们趁着他这段平静期尽快寻找办法解决。”

    在两人商量的过程中,左风也没忘记帮那名最初被殷劫救走的人处理一下身上的伤。至于恢复药物,在被救的时候已经服用过了。

    现在李雷和李肖两人,实力已经恢复了八成,只是剩下的那两成,却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恢复的。大家没有继续在这钟塔之中停留,而是在另外三名风城武者恢复到七成实力后,便立刻离开了钟塔。

    “接下来先寻找琥珀和逆风,然后大家尽快离城,估计隶城将会有一场大乱。”左风回想起木花临走时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说道。

    “呦,都在呐,哈哈,我来的及时不?”清亮的声音突然在侧面房顶响起,紧接着一道身影从房顶上一跃而下。

    看清来到之人,左风和殷劫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决定暂时先不与逆风探讨“戾气”这个隐患,一切等大家脱离险地再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