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4章 你看你那猥琐的样子
    任侠立即问:“你有没有这个女人的照片?”

    “我没跟她合影自拍。”方醉筠摇了摇头:“我已经把她打发走了。”

    “没有自拍也没关系,你办公室有没有监控?”

    “我的办公室当然没监控,我可不想自己的举动被记录下来……”方醉筠被任侠这句话猛然点醒了:“等一下,除了我的办公室,公司到处都有监控,至少这个周摇光在进出的时候,肯定会在监控里留下影像。”

    “没错。”任侠打了一个响指:“马上把监控画面传给我。”

    “你等我。”方醉筠打了一个电话,要求调刚才的监控,找到那个女人之后,截屏给自己发过来。

    方醉筠拿到截屏之后,又在微信上转发给任侠,任侠刚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这个女人在塞纳河边毒杀了前一世的自己。

    任侠把电话给方醉筠回了过去:“你说这个女人叫周摇光?”

    “对。”

    “她是哪里人,来自什么地方,真实身份是什么,属于什么企业或者机构,有没有什么亲属或者朋友……”任侠连珠炮一般提出了一大堆问题:“把你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全部告诉我。”

    “我也知道这个女人来路很有问题,不仅试探过她本人,还跟李太太打听过……”说到这里,方醉筠非常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我对她的了解无限趋于零。”

    “那个李太太再也不知道什么?”

    “李太太在社会上朋友太多,其中有很多向我引荐过,她对周摇光确实是不了解。”顿了一下,方醉筠补充道:“李太太只是说,这个周摇光好像有钱,而且也非常有势力,但不清楚具体是做什么生意。周太太的老公在国外的时候,非常偶然认识了周摇光,周摇光给她老公帮了两个忙,两个人算是有过一点小小的合作,但也仅此而已。”

    任侠非常失望:“知道了。”

    “我有一个问题非常好奇……”方醉筠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知道那个月桂树彩蛋当中,一定是隐藏着某种秘密,你当初竞拍只是为了拿到这个秘密,拿到之后这个彩蛋也就没什么用了,于是你才转手送给我。现在周摇光已经找到我这里,你我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我也好帮你继续出谋划策。”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任侠也没有必要继续隐瞒下去了:“那个彩蛋里的秘密其实非常简单,只不过有一个芯片而已,通过这个芯片可以打开境外银行的一个账号,里面有一大笔钱可以自由支配使用。”顿了一下,任侠告诉方醉筠:“不过,你必须明白的是,我并不是窃取了别人的财产,这笔钱本来就应该属于我。但这笔钱倒是怎么来的,你就不要问了,你只需要替我保密就行,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周摇光。”

    方醉筠非常聪明,没有继续问下去:“好!”

    “还有,你帮我打听有关周摇光的一切,哪怕是这个人每天吃了什么东西,我也想要知道。”顿了一下,任侠的声音变得冰冷无情:“如果有可能,把这个人抓住,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悄悄送给我。”

    “听起来你跟这个周摇光有仇呀。”

    “没错。”任侠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而且是你死我活的仇恨。”

    “但你好像先前不知道周摇光的名字。”

    “我不知道名字,但我见过这个人……”任侠意味深长的说道:“其实,如果不是她找到你那里,我还真不知道叫周摇光,但我现在也只是知道了一个名字,这个人身上还有太多秘密有待发现。”

    “而且周摇光好像不知道你。”

    “当然了。”任侠点了点头:“如果她知道我这个人,就会直接来找我,而不是找你。”

    “那么你跟她的仇恨又是怎么结下的?”还没等任侠回答,方醉筠又道:“算了,这个问题我不该问,你不需要回答,不是每一件事情我都应该知道。”

    任侠笑着点了一下头:“不知道对你来说是好事。”

    “周摇光来找这个彩蛋,就是对里面的秘密非常感兴趣,只要一天弄不清楚这个秘密是什么,我们就有机会找到周摇光。”顿了一下,方醉筠又道:“很幸运的是,周摇光现在知道的东西很少,好像根本不知道你任侠这个人,更不知道是你把法贝热彩蛋送给我,否则她就会直接去找你了。这样看起来的话,其实我们多少还是有点优势的,至少已经知道她这个人的存在,而她并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回事。”

    方醉筠说的还真对,至少眼下看起来,任侠对周摇光有些优势。

    任侠放下方醉筠的电话之后,直接去找司鸿初:“那个神秘女人又出现了!”

    “周摇光?”司鸿初听任侠说了一遍之后,非常费解:“这是一个什么鬼名字,为什么不叫周脱光?”

    “你看你那猥琐的样子。”任侠一个劲摇头:“摇光是天上的一颗星辰,北斗七星的第七颗,这颗星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就是杀破狼当中的破军星。这颗星象征敢死之士,冲锋陷阵孤军深入,有先破后立的意思。”

    “原来如此。”司鸿初点了点头:“你是不是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喜欢卖弄才学。”

    “问题是老子真的有才。”顿了一下,任侠又道:“我仔细回想过不止一次,我过去的生活当中,从没出现过这么一个女人,连周摇光的名字都是第一次听到。我实在是想不到,我到底做过什么事情得罪了她,让她非杀我不可。”

    “会不会是曾经被你欺骗过感情的女人?”

    “绝对不可能。”任侠非常认真的摇了摇头:“我再说一遍,我真的不认识这个女人,你要是继续胡『乱』推测,我就把你脑袋塞到菊hua里当烧鸡卖了。”

    “好吧,不开玩笑,很认真的说……”司鸿初若有所思的分析道:“我原本觉得,这个女人有可能只是一个杀手,被人收买来对付你。但根据现在种种迹象看来,这个女人又好像不是供人差使的走卒,自己就是boss。而且,还是身份像血龙一样神秘的boss,可能也就只有她周围的人才了解她,外界绝难得知她的真实身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