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0 前后矛盾
    郑鹏早就看到他的小动作,笑逐颜开地说:“二弟,都是自己人,那么客气干嘛,有空过坐就行,干嘛还拿礼物,真是见外,记住,不下为例。”

    小样,都看到了,还藏?

    郑程的面色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说:“大哥,这这不是礼物,是大母让我拿给大嫂,可是大嫂不肯收,让我拿回去。”

    大母送给绿姝的?

    平日大母什么事都不理,每天就对着房里的观音像拜啊拜,她会给孙媳妇送礼?十有是大父的主意。

    不得不说,娶了绿姝后,元城郑氏在县里的地位进一步提高,平日对家中女性一向不怎么重视的郑长铎,还在祠堂里严正警告,所有人要尊敬绿姝,不能跟绿姝发生任何冲突。

    什么东西这么宝贝,不让下人送,让郑程专门跑腿。

    郑鹏也懒得看是什么,放过那个木盒,突然开口问道:“二弟,为兄的新婚贺礼呢,你不会两个嘴皮子一碰,说一声道喜就当贺礼吧?”

    当日郑程父子怎么联手把自己赶出家门,特别是郑程在门口怎么对自己,郑鹏一直没忘,特别是郑程那副影帝的表情。

    “这几天一直帮忙招待来贺礼的宾客,一时忘了,大哥,晚些补上,晚些补上。”郑程苦着脸说。

    郑程心里又是妒忌又是恨,两兄弟本来差别不大,最多就是郑鹏的资源多一些,本以为郑鹏踏出郑家门槛的那一刻是自己美满人生的开始,万万没想到,那是郑鹏扭转命运的一刻。

    出了郑家,郑鹏那是越活越滋润,越过越风光,这不,升了将军封了爵,本来距离就大了,现在还娶了博陵崔氏的嫡系女,现在两兄弟的差距,简直遥不可及。

    此刻郑程心里想起一个荒诞的念头:郑鹏这个家伙,运气真好,路上买个女奴也买中名门望族流落民间的嫡系女子,当初自己还对她动过手脚呢,当日要是来个霸王硬上弓,把生米煮成熟饭,博陵崔氏的女婿,会不会换成自己呢?

    郑鹏一看这小子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就知他要冒坏水,“啪”的一声在他脑门弹了一下:“发什么楞,在想什么呢?”

    “没,没,在想给大哥送什么合适?”郑程有些慌乱地说。

    说完,郑程很快说道:“大哥,大伯还等回我回去陪他去参加诗会,要是没有别的吩咐,我先走了。”

    “走吧。”

    郑程应了一声,好像有什么在后面追他一样,急急脚往外走。

    走出新宅的大门,郑程回头看到郑鹏没有跟上来,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幸好跑得快。

    看看抱在怀中那个木盒,忍不住得意地笑了笑,然后继续往老宅走。

    刚走到墙角,一只手闪电般伸出来,准确地捏着郑程的耳朵,郑程刚想发怒,扭头看到一个魁梧的身材还有一张大饼脸,马上讨好地说:“夫人,你什么时候来的,外面冷,千万别着凉。”

    捏耳朵的,是郑程的妻子石金梅,石金梅长得五大三粗、孔武有力,娘家也有势力,把郑程治得服服贴贴的。

    石金梅冷笑地说:“怎么去哪么久,是不是你大哥家美婢多,看花了眼,舍不得走?”

    “哎哟,好金梅,轻点,轻点,有你,我哪里还看得上别的女人,没有,没有,不是为了办你的事吗?”

    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木盒子双手奉上:“夫人,看看,东西到手了。”

    看到木盒,石金梅眼前一亮,松下那只捏着耳朵的手,一把抢过来,当场打开,很快,脸上出欢喜的神色,好像奖赏般捏了一下郑程的脸蛋:“夫君,你真是能干,妾身今晚好好侍候你。”

    郑程眼里露出慌张铁失措的神色,勉强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金梅,你真是贤惠。”

    一个晚上要吹熄灯、闭着眼睛去面对的女人,她嘴里的好好侍候,那是变想花样折腾自己,想当初,就是她在饭菜中下了药,自己才糊里糊涂跟她有了关系,石金梅刚进郑家时,还有一些矜持,现在倒好,母老虎的本性完全暴露出来,动不动就出手,郑程哪里练过十多年武艺石金梅的对手。

    闹一次打一次,家里妨于石家的势力,也不好发声,都被打到服了。

    最无言的是,石金梅自己很丑,偏偏把郑程看得很紧,把郑程身边的婢女换成又老又丑的,平日多看其它女人几眼者都要动拳头。

    石金梅左手把木盒挟在腰间,右手一伸,捏郑程的耳朵用力一扭,瞪着眼睛说:“刚才你犹豫了,说,是不是嫌老娘难看,是不是被哪个小妖精勾了魂?”

    “没,没,真没有”郑程马上求饶说:“金梅,刚刚我看到大嫂戴的那根步摇很漂亮,还镶了很多宝石,在想怎么想办法给你弄来,到时你戴起来,一定很好看。”

    “真的?”

    “真的,为夫可以当天发誓。”

    石金梅这才变怒为喜地说:“不用发誓了,快想办法,博陵崔氏那可是名门望族,大嫂戴的东西,肯定很名贵,走,我们回房好好商量。”

    “是,好金梅,我扶你走。”

    郑程在石金梅在墙角窃窃私语,以为没人知道,没想到让站在新宅角楼里的郑鹏尽数收在眼底。

    可惜,两人说话的声音太小,郑鹏听不到两人说些什么,只看到郑程被石金梅狂虐。

    等两人走后,郑鹏径直去找绿姝,到后堂的时候,崔二正跟绿姝汇报着什么。

    “夫君,这天越来越冷,要不要喝点热茶?”绿姝一看到郑鹏,马上撇下崔二,笑逐颜开地说。

    对她来说,郑鹏才是她的全部。

    “不用,刚喝过了”郑鹏假装不经意地说:“对了,刚刚过来时,看到我二弟郑程,不过他走得很快,想聊几句都没聊成,他来这里干嘛?”

    绿姝明显滞了一下,不过很快假装没事地说:“小郎啊,他来他是给婆婆带话,说蒸了炊饼,让奴家过去尝个鲜,夫君,你要一起去吗?”

    “这几天,天天大吃大喝,一肚子都是油水,就想着怎么消食呢,吃不下了,你喜欢就自个去吧。”

    “嗯。”绿姝明确松了一口气。

    郑鹏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暗暗想道:郑程说是大母要给绿姝送礼,绿姝说是娘请她过去吃炊饼,出入太大,当中肯定有问题。

    其实绿姝也不擅长说谎,特别是对着自己说慌,看她目光闪烁、神色慌乱的样子就知道了。

    绿姝不想说,郑鹏也没有再追问,找了一个由头走开,让绿姝和崔二继续商量。

    刚才隐隐听到奴仆和田庄什么的,要是没猜错,崔二准备把人手撒到农庄里。

    二百奴仆,宅子用不了这么多,只能挑些机灵的留下,剩下的先发配到田庄,有需要再调动。

    郑鹏门外转角处大约等了二刻钟,终于等到从里面退出来的崔二,伸手就把他拦下。

    “姑爷好。”崔二看到郑鹏,恭恭敬敬地行礼。

    “崔管家,刚才郑程来这里干什么?”郑鹏懒得跟他废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崔二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姑爷,小姐不是说了吗,是夫人请她过去尝炊饼。”

    “哦,真的?”郑鹏盯着崔二的脸,意味学长地问道。

    “小姐说是,那就是。”崔二一脸平静地回答。

    郑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然后挥挥手说:“没事了,忙去吧。”

    这种老忠奴,对绿姝忠心耿耿,肯定是得到绿姝的吩咐,就是打死他也得不到答案,想在他身上找答案是浪费时间。

    “姑爷,老奴告退。”

    郑鹏想了想,突然开口叫道:“郑福。”

    “老奴在。”郑福马上上前听令。

    “黄三呢,去,把他给我叫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