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7章 猜猜我是谁
    莫颜一边用清水洗手,一边无奈苦笑。

    “没什么啦。你可以把他看作麦克第二。也就是寒假的时候,他也没有回家,阶梯教室里见多了,自然而然就认识了。关于添水,反正他要去倒水,顺便帮我倒一杯,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

    李欣然撅起嘴巴,好吧,听上去是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不过,”李欣然绞尽脑汁,“你不觉得他看你的眼神,跟看别人的不一样?”

    莫颜惊诧回头,看着李欣然:“你是说他看我的眼神更冷漠?”

    “是挺冷漠,但比看别人的还是温暖那么一丢丢。”

    “你能从冷漠的眼神里看出温暖?”

    李欣然彻底放弃了。她潦草地冲了一下手,准备与莫颜一同出卫生间,走了两步,忽然一捂肚子,哎呦叫了一声。

    “你怎么了?”莫颜吓一跳。

    “没事,就是想丢大块了。”

    莫颜吃吃笑了笑,摇着头走了,留下欣然一人大便去。

    李欣然闪身躲进一间格子间,手捂着鼻子,单手发消息。她发的是一张照片,照片里,麦克第二冷漠中带着犀利,如果眼光能具形化,那一准是锋利刀子般的眼光。

    那是她假装抬手看手机时偷拍的照片。

    本来只想拍个低头看书的脑袋的,不知怎的,当她把手机摄像头移向他时,他像长了第三只眼似的,忽然抬头凌厉地盯了她一眼。

    在摄像头里,他那一眼简直像“叮”,她的手不觉一软,差点拿不住手机,也不知她的脸变色了没。

    这样的神抓拍,一定会惹得那位公子哥坐卧不宁吧。

    李欣然生怕传达不到位,又加了一行字:陌生的熟人。

    等了一会儿,她没有等到回复。

    忽然想起来,他若回复,就确认了交易关系、留下了把柄……想到他断然不会回复她,带着一点点失落,她离开卫生间。

    对她而言是陌生人、对莫颜而言是熟人的那位黑面小哥原来高她们两个年级,大三在读,这么努力,是为大四考研做准备,好巧,他也叫麦克,也在读设计学院。

    不同的是,他真的姓“麦”。

    此沉默麦克非彼话痨麦克,他半天不跟莫颜说一句话,无非是帮莫颜倒杯水,而倒水这活儿,随着话痨麦克的到来,也没机会做了。

    李欣然将头低得更低了些,感到自己急功近利,似乎在无中生有。

    第二天,王承佑笑嘻嘻地到了,想到能见到阔比四十多天得莫颜,他嘴角的笑,藏都藏不住。

    王承佑将车停在距离莫颜寝室最近的停车场,自己抓了副驾驶位置上的双肩包,就奔莫颜学校的图书馆而去。

    跑到二楼中庭,一眼望见穿着淡鹅黄色毛衣的莫颜。开着中央空调的图书馆暖烘烘的,大步跑着过来的王承佑刚要疾走向莫颜,在内热外热夹击之下,只觉得鼻腔一阵温热,用手一摸,鼻血流了出来。

    这样去见莫颜也太恐怖,他赶紧转身,往卫生间方向走。

    无比熟悉该图书馆结构的王承佑闭眼也不会找错最近的男卫生间,他急匆匆去最近的卫生间,路上,一个冷峻的黒面孔与他擦身而过,正忙着赶路的王承佑忽然脚步一滞,不由自主回了头。

    那位冷峻黒面孔,恰巧也回了头。他漠然的目光落在他的鼻唇之间,蜻蜓点水一般,一闪而过,旋即回头走了。

    不,确切地说,即使回头的时候,他脚下也没有停步。

    王承佑定定站在原地,半扭着身,望着那离开的矫健背影,分外分神。偶然路过的男生,朝他惊讶地叫了一声,他才发现,鼻血已经滴到衣襟上。

    等他用纸巾堵住鼻孔,又擦过胸前滴落的血迹,拿下堵鼻孔的纸头,发现血不再流,才折身出卫生间。

    李欣然和麦克相继看到了他,他唇前竖了一根手指,示意他们不要出声。他自己则轻手轻脚,绕到莫颜身后,伸手轻轻捂上莫颜的眼睛,矮身凑到她耳边,无比幸福地说道:“猜猜我是谁?”

    莫颜两手扒住他的手,惊喜地低低叫出声:“你来了!”

    反手握住她的手,他的其中一条胳膊,还绕过她脖颈,虚虚搭在她的肩头。两个人的鼻尖,相距不过十厘米。

    这是相当、相当暧2昧的姿势,太过惊喜的莫颜并未意识到。而对此认识很清楚的王承佑,假装他侧身弯腰的姿势一点不难受,尽他所能地延长这一暧2昧姿势。

    “今早我的室友一把车还回来,我就赶过来了。”

    莫颜亮晶晶的眼睛殷切地打量王承佑,她的角度看他,正是45度仰视,她的目光扫过他的根根分明的发丝,扫过他饱满光洁的额头、浓眉、俊眼,笔挺的鼻梁,红而润泽的嘴巴,微笑的唇里露出的健康牙齿……她看得出神,忘了场合。

    王承佑初始是记得“场合”这件事的,微垂的目光看了她两眼之后,渐渐就隔绝了周围的人与声音。

    这个角度的她,下巴显得越发小巧,嘴巴也是别样诱3人,眼睛格外显大,毛茸茸、黑黝黝地在他眼前眨啊眨,心中的某处,忽然就被搔得痒不可耐。

    一个没忍住,他飞快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然后,抿着唇,坐到识相的麦克为他让出的座位,掏出书包里的书,假装心无旁骛看起来。

    莫颜“唰”地红了脸,惊慌地左右四顾,发现绝大多数的人都在埋头看书,朝她望过来的也就那么两三双眼睛,还均是熟人。

    不知是值得庆幸还是更不幸,在熟人或讶异或了然的注视中,她赶紧低下头,假装看书。

    平静的心湖,已被那飞啄过来的一吻骚乱心境,漾起一圈圈涟漪。

    他是疯了吗?不是说有跟他爸爸约定,不得在大学期间跟她发展恋人关系吗?还是说,他笃定这飞快的一吻,不至于被他爸爸抓拍到当作把柄?

    乱糟糟想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无意中已经把一篇阅读理解画花了,而身旁的王承佑溜溜的目光探过来,也看到了她画花的一片,那黑踆踆的目光里马上含了一层笑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