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阴谋得逞
    吁。

    总算说出重点了。

    莫洁莲放松下来。

    莫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就阴差阳错被打发出门了?

    怎么总觉得妈妈预知了什么!

    莫颜慢吞吞从挂在门后衣钩上的外衣旁,取下围巾,几次对折,折成方块,装进了一个大保鲜袋里,换上鞋子出门。中间数次疑神疑鬼回头看妈妈,莫洁莲只是闷头擦花瓶,绝不对视莫颜。

    楼下的王承佑,等得一点不着急,相反,他还没有从意外与震惊中恢复过来。

    “章哥,你没有跟我开玩笑?”

    “这有什么好开玩笑的。”

    知道章哥与父亲之间有一纸合约,做自己司机的事情会在他高中毕业后终止。也不意外彼此会给对方准备一份分别礼物,但,从来没有想过章哥送给自己的分别礼物竟然是……

    “你送给我的分别礼物,真是让我又惊又喜。我的意思是说,我还没有追上莫颜,你已经先打通了她妈妈的障碍。哇喔。”王承佑拍了拍脸颊,想让自己冷静下来,“要不是这是我的初恋,我都想让你替我追女生了。”

    “要不然,交给我试试?”

    “滚。”王承佑大笑。

    按照章哥的意思,王承佑应该给人家莫颜妈妈点心理缓冲的时间,然而王承佑却坚持过来看一眼莫颜。

    “我敢断言,在你的朋友圈里,没有人像你这样追女生。”章哥悠然笑着手敲方向盘。

    “嗯?”

    “人家都是送花送包送礼物。你呢?送卷子!”

    王承佑笑了。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他直觉觉得如果是送花送礼物,莫颜会把他拒绝得死死的。

    又等了20分钟,王承佑在车内卷子都做完了一张,一直握在手中的手机才响起莫颜的专属提示音。

    打开一看,莫颜在问“还在吗?”

    “在。”

    秒回。

    “不好意思,才看到,我这就下来。”

    莫颜并不是才看到。一刻钟之前她就一只脚迈出家门口了,只是莫洁莲忽然嫌她头发都没梳;梳好了头要出门,莫洁莲忽然发现她穿着居家服,不仅旧,还有些小;换好了簇新的外套,莫洁莲又觉得她脚上的鞋子与衣服不匹配,非要把自己的过膝靴子借给莫颜穿。

    “妈!”莫颜将腔调拖得一波三折。这是不耐烦的意思了。

    莫洁莲这才挥挥手,许她出门了。

    莫颜拧着眉毛下楼。这莫洁莲不对劲啊。

    才下楼打开门,就看到王承佑站在她家楼下。

    “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在几号楼?”

    莫颜劈头就问,脸上表情即使拿着放大镜也看不出丝毫的娇羞与甜蜜。

    王承佑不禁愕然。

    这跟他的预期大不相同。他以为她得到了她妈妈的明示,再见他会多少有点异样。看样子,是他过度想象章哥的分别礼物了。

    原来章哥只是帮他扫清障碍,追莫颜,还得靠他自己。

    “我……从班主任老师那里问到的。”

    这点小事,莫颜应该不会向武老师确认吧。

    “谢谢你的围巾。”

    莫颜递过来一个大保鲜袋,里边放着折得整整齐齐的一条围巾。

    王承佑这才欣喜发现,妈妈强行推给自己的那条围巾,与莫颜手中的堪称情侣款哎。一个偏珍珠白,一个骆驼黄。正好偏浅白的是莫颜手中的那一条。

    于是,眼睛咕噜一转“它其实是送给你的圣诞节礼物!”

    莫颜“……”

    明明是从脖子上临时取给我的好吧。

    莫颜也不说话,只是执拗地将手杵在王承佑面前,不肯收回。

    “哪有用过再还给人家的道理,莫颜你说是不是?”

    这话听在莫颜心里,难免有另一种解读。也许是他有洁癖,别人用过的东西就不喜再用吧。脑海里闪回着王承佑豪阔的家,莫颜的手杵得就没有那么有底气了。毕竟她也不想看到逼他收下围巾,然后他当她的面扔进垃圾桶里。

    “我带了卷子给你,在车上。”王承佑赶紧岔开话题。

    王承佑转身大踏步往外走,莫颜犹犹豫豫跟了上去。

    不经意间抬头,冬日5点钟的天空乌沉沉,压在楼顶上。阴天里的太阳早就寻不见,路灯还没有亮起,一切都灰暗得有些不真实。

    莫颜不由就回头张望自己家的方向。

    等等!那是什么?

    莫颜眨完眼再看,三楼楼梯气窗上的脑袋已经消失不见了。刚才瞥见的那一眼,也不真实起来。

    愣了一愣,莫颜加快脚步,追前方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王承佑。

    三楼楼梯气窗边,莫洁莲拍着胸口正暗叫好险,差一秒就要被莫颜逮个正着,还好她反应够快。

    别说,那位小公子哥长得还挺入人眼。以她这个颜控的娘来看,并不算太委屈莫颜。嗯哼,“妈妈太没用”的悲凉感瞬间就淡了很多。

    王承佑大步流星。走着走着,算准了,猛然刹脚转身。

    果然,莫颜撞了上来。

    鼻尖擦着下巴,身体挨着身体。一阵少女特有的清新的香气,自鼻下袭来。

    阴谋得逞!

    不过,有作茧自缚之嫌啊。

    身体一处不便言说的部位自作主张膨胀开来。

    嗯哼,是的,作者的意思是小野心开始膨胀了。什么时候能名正言顺地牵小手,可以放心大胆地揽过来闻香香?

    王承佑不动声色掩了掩身上的大衣,嘿嘿对着瞪他的莫颜一笑,做出毫无察觉对方尴尬与怒气的纯真表情“这两天在学校里没有看到徐清莱,金刚给她家里打了电话……”

    点到为止。

    莫颜果然很感兴趣,马上追问“她家里人怎么说?”

    这个在莫颜心中悬而未决的话题,对她极有吸引力,以至于她立即忽略对王承佑鬼把戏的怨念。

    莫颜对徐青莱的事这么感兴趣……可不是好兆头。王承佑心里担心,表情不由严肃下来。

    “莫颜,你不要怀疑我,我是跟你在一国的。”王承佑脸上笑意寻不到了,“我听到一点风声,好像是说我在被风纪主任隔离的那两天里,你和徐的关系有所变化。”

    莫颜下意识分辩“那是因为,因为……”

    莫颜说不下去了。这里边牵涉到徐清莱的秘密,她不知道适不适合由她说出口。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