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离恨天
    于是等陆摇光和晏锦帆手挽着手返回帮会领地时,身后还跟着一个说着十万个为什么的好奇宝宝。元楼原本满脸笑容的从帮会大厅里走出来迎接她们,见到意外来客,倒是挑了挑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摇光爱心泛滥……”晏锦帆对他摆了摆手,示意此事没得商量,那边陆摇光已经不客气的拉着宵来到慕少艾身边,抄手就抢了他手里点燃的烟管。“不是说了,你没有彻底好之前,不准你抽烟的吗?”

    “哎哟,哎哟。”慕少艾顿时开始捶胸顿足。“老人家我就这么点爱好,你还要剥夺,再说我已经好了啊,小摇光——”

    “说什么都没用,我说不行就不行。”陆摇光才不理他,只是看了看坐在他身边的朱痕——在前往凝晶雪峰之前,她们转道去告知了朱痕染迹慕少艾的消息,也顺便把他送进了帮会。“羽人已经走了?”

    “是啊,他说愁落暗尘仍需要他帮忙,就先回去了。”

    羽人非獍珍惜自己的每一个朋友,尤其是经历过失去以后,陆摇光对这个消息倒也并不意外,只是恨恨说道:“他就算了,在也是管不了什么的,那朱叔你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管管他吗?”

    “哎呀,这可真是无妄之灾啊。”朱痕染迹眼底仍带着几丝微红,很实际的翻了个白眼。“我要是管得了慕姑娘,还用得着为他伤透脑筋吗?”

    “哈,看来,给你安排些事情做,是很有必要的了。”随手把烟管收起,陆摇光拉过宵,把他按在了慕少艾和朱痕染迹之间,温声对他说道:“宵,这是我的师父,药师慕少艾,他这个人啊,最喜欢回答别人的疑问了,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询问他。”

    “那我就不能问你了吗?”宵端正的坐着,抬起眼睛来看她。

    “也可以,不过,你问他问题,我就会很高兴,你现在知道高兴是什么感觉了,难道不希望我高兴吗?”哄孩子嘛,陆摇光手到擒来。

    果不其然,宵的目光顿时转向了慕少艾,对上他纯粹漂亮的眼睛,不知为何,慕少艾的头上乍然冒出了一丝冷汗。

    “咳咳……”他立刻捂着嘴咳嗽两声,装作虚弱的说道。“哎,老人家还需要多休息啊……”

    “回答几个问题而已,会很累吗?”陆摇光微微一笑,突然在他面前蹲了下来,轻轻捧住了他的手。她刚刚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还是个半大的姑娘,最喜欢的就是做出这样的动作,慕少艾歪着头瞧着她,目光不由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现在,你好好的,等什么时候阿九回来,我就会为你说说好话,让他少生你的气。”陆摇光歪过头,把头贴在他的膝盖上,喃喃自语道。“……阿九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我真想念他。”

    “我也想念他。”慕少艾轻声说道,一只手缓缓抚摸着她的长发,像抚摸一只撒娇的猫一样顺着她的背脊滑落下去。“放心吧,他也一定想念着我们,迟早……他会回到我们身边的。”

    这一刻,同样的思念让师徒二人的心连在了一起。朱痕染迹望着这温馨的一幕,嘴角也不由带上了一丝欣悦的微笑。

    而宵呆呆的看着,才要开口,却见陆摇光脸色一变,猛地抬起了头,露出担心的表情来:“云机?”

    另一边,元楼问过事情的经过,得知姥无艳已决定返回故园,远离江湖,也是一阵感慨:“这样也好……当年她和恨不逢的剧情看得我全程快进,真是要命,现在一次性解决也好,省得辣眼睛。”

    “嗯,我看,摇光大概也是憋了一肚子火气。”晏锦帆也道。“让她发泄一下也好。”

    “不过,你都没提醒她拆了一对cp吗?”元楼摸了摸下巴,坏笑着朝那边的宵努了努嘴。“把这个十万个为什么带回来,看来以后有的热闹了。”

    “起码西风小妹日后不会出事了啊。再说,姥无艳为情爱之事受的苦还少吗,我倒觉得,回归清净,于她才是最大的好事,唉,可惜她对加入佛门没什么兴趣呢。”晏锦帆叹息一声,念了一句佛号。

    元楼:“……”我靠,还说你没有出家?!还有,你为什么一股进了传销组织的气质?

    他正要调侃一下好友,却突然看到队伍中唐云机的血条由满格猛地向下一减,顿时悚然变色:“云机?!”

    幸好消减仅是短暂,很快,他的血量又涨了回去。元楼才在好友频道中询问了一下发生了什么事,陆摇光和燕倾和就已经一左一右的跑了过来:“云机受伤了?”

    “怎么回事?”

    “血量回复得那么快,他应该和岚岚在一起。”元楼立刻镇定的安抚起了帮众们的情绪。“他们俩可是搅基场打到十四段还没分手的默契,你们还需要担心吗?”

    观察了一下队伍中各人的状况,唐云机的状态没有再发生变化,大家的担心也褪去了几分,但就连姜橙子也艰难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哈欠连天的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被晏锦帆一把抱起,就干脆抱着她的脖子,偎依着她等待下一步的消息。

    另一边,唐云机也很头痛的安慰着哭丧着脸使劲抱着他的胳膊的裴岚,觉得虽然绑定奶回到了自己身边,但还不如自己嗑药治疗的时候轻松呢,更别提他的好友频道跟炸了一样,明明裴岚已经给他治好了伤刷满了血,那群损友的问话仍然跟他马上就要死了一样。

    “行了行了,我只是被北辰元凰剑风扫到,没什么大事。”他一边安抚裴岚,一边安抚其他朋友,感觉友情有时候,也的确很沉重啊。

    “他手里握有神器,你干嘛和他对上。”元楼在好友频道里说道。“现在带着岚岚回帮会领地吧。”

    “还有些事要处理。”看了一边挠头的凌威,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不能放着他不管,总得先送他回去才是,唐云机只能谢绝帮主的好意。“事情一解决,我们立刻就回来,不用担心。”

    “好吧,真的不需要我们过来吗?”

    “我们又不是被人守尸了……”这沉重的友情啊。“好啦好啦,要是我们再遇到麻烦,阿岚会用义金兰召唤你们的,可以了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他并非托大之人,这点元楼还是很放心的,切断联系之后,又面色如常的安抚其他人。“你们也看到啦,就算岚岚不靠谱,云机是会乱来的人吗?大家都回去休息,要是等会儿真的遇到什么事,才能帮到他们嘛。”

    “我先送橙子回房间休息。”晏锦帆果断抱着人走了,陆摇光想了想,也提起裙子追了上去,只剩下燕倾和留在元楼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啦,你手里握着一堆义金兰呢,还需要害怕吗?”唐云机拍了拍裴岚的手,又关怀了凌威一句:“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大哥哥你救了我。”凌威望着他隐藏在斗笠下若隐若现的面孔,不禁有些畏缩——虽然是被人救了,但这位大哥哥看起来可真不像个好人啊!

    唐云机就当没看见他脸上透露出的明晃晃的意思,沉着的询问道:“我们先送你去安全的地方,你自己有想去的地方吗?”

    凌威还是想回好人帮看看。

    被摆了一道,北辰元凰追了一番后也没找到人,顿时暴怒不已,倒回来把整个好人帮血洗了一番。立在院子里的狂龙一声笑的雕像,更是被打得粉碎,压在其下面的,是破玄奇一动不动的身体。

    凌威一脸眼泪的挨个儿翻看着满地尸体,好像还期盼着他们之中有谁还活着一般。看到他的动作,裴岚先是一呆,随后也忍不住走过去翻看起来——哪怕是,哪怕是重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

    那些熟悉的面孔,都一一被鲜血覆盖,明明昨天还和自己说笑过的人,如今已经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分离来得如此迅速而残酷,一时之间,彻底梗住了她的喉咙。

    “……我是不是不该来?”站在一片血海之中,她看着自己染着鲜血和泥土的双手,转过头询问一言不发跟在她身边的唐云机。“一开始是为了谈哥,但后来……后来,我觉得这里,其实也有点像恶人谷,对不对?所以,我才想留下来看看……”

    这里的人,其实手上多少都染着别人的鲜血,死得也并不无辜,但一想到他们前几天还在凌威的带领下做着各种好事,真的在努力变成好人……裴岚觉得自己的心底有些沉重。

    “没有什么该不该,做都做了,就不要想太多。生死有命,与你无关。 ”唐云机沉稳的回答道,眼睛瞥向了从碎石堆里爬出来的破玄奇。“——或许时至今日,罪恶坑才是真正烟消云散,获得新生了。”

    “阿奇仔!”凌威已经哭天喊地的扑了上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