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树林求证
    诚如元楼所说,万圣岩对于流言一事十分关注,当即派人去寻了圆儿来与佛剑对质。透体佛瞳一照,两人的血缘之亲便无可置疑,圆儿不想自己找寻已久的亲人便是佛剑分说,惊喜之余,当即扑上去叫了一声爹亲,而佛剑分说将手放在他的头上,亦是满面慈爱之意。

    但这温情的画面落在站在一边的裴岚眼中,却有一股辛酸泪意涌上心头。父子天伦,两人共聚,时间却从来短暂,接下来便是佛剑受罚、圆儿被杀,两个人竟是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让人……很想给冷酷无情的编剧寄刀子。

    不过她已经通过好友频道得知小伙伴们都开始了行动,因此伤心归伤心,在万圣岩的光明、无垢两位尊者决定要为此事处罚佛剑之时,还是立刻跳出来搅局:“圆儿原本是一只白猿,是后来才变为人的,若说两位尊者认定圣行者犯了戒律,又如何解释此事呢?”

    “是啊是啊!”秦假仙业途灵等人也在一边附和。“我们都见过圆儿的白猿模样的!”

    “这……”两位尊者商量之后,仍是强硬道。“到底口说无凭,还是要有证据。”

    “若我们能找到生下圆儿的那只母猿,透体佛瞳一照,便知它与圆儿是否有血缘之亲。若有,就说明此事尚有隐情。圣行者乃佛门圣者,若仍是这般不分青红皂白,出事便直接惩处,也不知道佛门哪来的慈悲之心,以及——两位尊者又是否担得起此事?!”裴岚快言快语,根本不给当事人佛剑分说说话的机会。“还是请出圣尊者,让其来判定一二吧!”

    一步莲华自然是无法出关的。倒是光明尊者没想到对方这么不客气,一时有些弄不明白,她是已经握有证据上门来找茬,还是纯粹脾气暴躁。“圣尊者尚在闭关之中,岂有强行叫其出关的道理!”

    “耶,既然两位尊者担得起责任,那裴岚自然是无话可说的。污蔑圣行者,照样是戒律大罪,若果真如此,到时候,还望两位尊者不要找什么借口推脱才好。”缺什么都不能缺了气势!

    光明尊者还想说什么,倒是性情更守旧的无垢尊者拦住他,叹了口气:“这位施主说的也有道理,如此,我们暂且等上三日,若是三日之内,你口中所说的母猿未曾到我等面前,该有的惩处,并不可少!”

    那行,三天时间应该够了。裴岚想了想,把自己请好友帮忙寻找母猿之事告知了秦假仙,然后就在万圣岩僧人要把圆儿带下去的时候跟了上去。

    “圆儿还小,离不开大人,我要跟着他一起!”

    陆摇光领着宵,一路化光回到岘匿迷谷。此地根本就位于琉璃仙境旁边,她多少觉得元楼有些杞人忧天,因此一路上更担心的是分开行动的晏锦帆:“也不知道阿锦此行顺不顺利……”

    “为什么你这么担心她?”身边的好奇宝宝开始发问了。“她要去做危险的事吗?”

    “那倒没有。”无论是去云渡山找一页书还是去定禅天找菩萨,当然都是没有危险的,陆摇光比较担心的是她管不住自己的脾气,找完人还要冲去做些不理智的事情。“阿锦好久没这样发过脾气了,我看马上有人要倒霉了。”

    虽然两个人当中,陆摇光才是脾气更暴躁的那个,但谁都知道啊,平日里脾气好的人若是发起脾气,才称得上是真的可怕嘛。

    “算了,我们先去找羽人,让他去琉璃仙境以后就去找阿锦。”陆摇光想了想,觉得这个行程也还来得及,暂时放下心来,顺便拉住宵的手安抚了他一下。“没带雪枭出来,你感觉怎么样?”

    “雪枭在家里,会很安全。”没有了凝晶花之后,宵虽然嘴上不说,但对雪枭看得更紧了。陆摇光不太能判断他到底是恋物癖还是其他毛病,不过小孩子嘛,多少都有些针对性的占有欲,她也没当回事,便笑嘻嘻的说道:“那你得好好看看外面的这一切,回去好和雪枭说哦。”

    “嗯……”宵呆萌的点了点头,却突然神色一变,伸手把陆摇光拦在身后。“小心,有杀气!”

    “什么?”自己既没急急而奔也没缓缓而行,这样都要被找上,到底什么运气?!陆摇光莫名其妙的停下一看,果然见四周草木中跳出数位黑衣杀手,顿时无语凝噎。“帮主那个家伙,这不会也在他的算计之中吧……?”所以特意叫上宵来给自己当保镖?

    她有点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招来了这样的敌人,不由出口询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拦住我们?”

    “幽燕征夫。”对方冷声回答。“你还记得被你杀死的恨不逢吗?”

    “哈?”恨不逢死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因为除了朋友们谁也没再提起此事,陆摇光自己都快忘掉了,想想幽燕征夫之主贾命公确实是渣男养父,便继续说道:“你们是来为恨不逢报仇的吗?”

    “恨不逢是谁?你为什么要杀他?”宵插口问道。

    他的命运原本也和恨不逢息息相关,只是如今却已经摆脱这个人的阴影了。陆摇光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当初一时气愤,却做得对极了,不由得意的回答:“是个欺骗女人的渣男,他害了人,所以遭了报应,被我杀了。”

    “他伤害了你吗?”

    “那倒没有,是姥无艳啦,你还记得她吗?”直到这个时候,陆摇光才有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把宵本来就贫瘠的人际关系蝴蝶得更单薄了——幸好帮会里的大家都很喜爱他,也算一报还一报吧,他这么可爱,将来离开帮会,总会找到新的朋友的。“人们有时候,也会不为自身,而为了其他人而和敌人动手的。就像如果有人想要伤害你,那么我就会为了你动手!”

    “如果有人想要伤害你,我也会为了你动手的。”宵沉声说道,夜刀已不声不响的自袖中滑到手心。陆摇光朝他微微一笑,将宛如花枝一般的虫笛举到嘴边,缓缓吹奏起缠绵浓艳的曲调,双生灵蛇自她身后缓缓而来——

    在开打之前,她心里唯一的想法是:怎么她和宵说了那么久的话,对面这群杀手都没动手呢?

    小树林里。

    隐元密探们在树林间肆意穿梭,检查着树林中每一只白猿的模样。姜橙子双手抱剑,背对着唐云机站着,仍是按捺不住自己八卦的本性,对好友小声嘀咕道:“我说云机,这里是只有一只母猿吗,否则,你怎么知道我们有没有找对啊?”

    “那就是这个世界的意志决定了这里只有一只母猿,否则,秦假仙他们又如何能知道自己有没有找对呢?”唐云机半是调侃,半是无奈的说道。剧情里必然出现的问题,能叫bug吗?

    “你觉得鬼梁天下会注意到我们的行动吗?”

    “难道不会?隐元会动作太大了,不要抱侥幸心理,一旦抓到白猿,立刻把它送进帮会去!”

    “好。”他说得笃定,姜橙子也应得干脆。两人商议一番,干脆分别去了两个方向,方便隐元密探寻到白猿后,能第一时间交到他们手中。

    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一会儿功夫,姜橙子便听到一阵猿猴的挣扎嘶鸣声逐渐靠近,不由双臂一展,剑气腾空,进入剑舞状态,同时长袖一挥,婆罗门加上状态,双剑一挑,阵阵粉蝶自身侧环绕飞舞,让她的脚程瞬间加快了许多。

    脱茧化蝶,乘风驭电,正是蝶弄足!

    她已有许久不曾动武,心里其实有几分舒展筋骨的意思,谁知道阴差阳错,刚刚靠近抓着白猿的隐元密探,就有一个黑衣人从旁而来,伸出绿光森森的一只手掌,抬手就往白猿头上抓去。

    卧槽,当着我的面动手?!姜橙子双目一瞪,朝着黑衣人急奔两步,同时双剑交错,剑影化作一道雪亮电光,直击在对方身上。

    “剑影留痕!”

    那只手原本已经快要够到白猿的头,但疾驰而来的剑光力道十足,竟然将他逼退数尺,黑衣人头一昂,颇为吃惊的看了姜橙子一眼,足下一动,速度快得惊人,不过眨眼间便已来到她面前,抬手就往她脸上抓去!

    姜橙子抬剑格挡,对方掌心吐劲,竟将她往下压了一瞬。她盯着面巾上方露出的那双眼睛,咬牙使力将长剑往上一抬,只听得长剑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吱咯作响声,方一分开,便叫她抬手挽了个剑花,斜斜刺出一剑。

    “雷霆震怒!”

    仿佛有九天神雷从空中直劈而下,黑衣人只觉得自己头脑一阵晕眩,手脚顿时动弹不得!

    只是在姜橙子刺出那剑招的刹那,他已经变掌为拳,一拳砸在对方的肩头,刹那间,仿佛有烈火透过皮肤直接点燃,将五脏六腑烧为飞灰,姜橙子浑身剧震,满脸大汗,从喉咙深处吐出一口血来,只强打精神,趁着眩晕效果仍在,赶紧捏碎了袖中的义金兰。

    下一刻,唐云机便出现在她身边,来不及多说一句,唐门弟子已经挥出子母飞爪,抓住白猿,便立刻发动了神行千里!

    而姜橙子冷笑一声,发动繁音急节,衣袂翩翩,飘然后退,同时,一丝冰冷的剑光将黑衣人束缚其中,泠然如月下寒霜,正是霜天剑冷之招。

    眼看对方身形一动,已然挣脱剑气,朝自己急急而来,姜橙子将长剑一挑,剑光凝聚,千锋一线,剑锋直指对方的面门!

    “……江海凝光!”

    一阵寒光腾起,萦绕在对方身周的剑气,登时炸裂开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