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春天到了?
    笑蓬莱之事已毕。但岘匿迷谷内,陆摇光却是满心怒气,盖因之前离开的人虽然一个不少的回来,甚至还多出了一个燕归人,且也顺利带回了造化之钥,但宵却脸色苍白,由羽人非獍扶着返回,几个人当中,居然以他伤的最重,也不知道是什么道理!

    愁落暗尘赶着去救凌沧水,拿着造化之钥急急忙忙的走进房间去了。陆摇光上前扶住宵的另一只手,把他扶到软榻上躺好,随后便召来碧蝶为他疗伤。但她怒气上涌,实在难以克制,不由一把扯过羽人非獍的衣袖,急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谁伤了宵?”

    “是夜重生。”羽人非獍简单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却原来,宵在见到夜重生后,突然头痛难耐,说是自己听过他的声音,而夜重生对他的态度也颇为古怪,哈哈大笑着说明宵其实是他创造的武器,只是因为失败,才会被他毫不留情的丢弃了。

    “嗯?”旁听的慕少艾发出一声若有所思的呢喃,羽人非獍看他一眼,又接着说了下去。宵连声质问夜重生为什么要创造他,又为什么说他失败,夜重生则哈哈笑着说,他居然生出了人的情绪,对世间一切疑问均渴望答案,而不会无条件服从主人的命令,作为一件武器,这就是他最失败的地方。

    “胡说八道!”陆摇光听不下去了,皱着眉说道:“宵才不是什么武器,他本来就是人啊,顶多和其他人有点不一样罢了……既然是人,自然会对世间的一切感兴趣啊,夜重生真是莫名其妙!”

    但她也知道,这个答案对于对自己的身世来历还存着几分向往的宵来说,无异于一个巨大的打击,不由转过身怜爱的看了宵几眼,拿出手帕来给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时候,凌沧水屋内也响起一阵带着喜悦的惊呼,想必是苦尽甘来,得偿所愿了。

    “呼呼,辛苦一番,总算有个好结果。”慕少艾拍拍她的肩膀权做安抚。想到这一日来倾君怜的忧心忡忡,言倾城的欲言又止,凌威的以泪洗面,陆摇光的心情也好了几分,正好宵也睁开眼睛,可怜巴巴的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惹来陆摇光捏着他的脸一阵拉扯,没好气的说道:“临走之前我怎么跟你说的,你全都忘光了?”

    “我……没忘。”宵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朋友,急着跟家长告状一样紧紧拉住了她的手,道。“是夜重生!他就是创造我的父亲,是他把我丢在凝晶雪峰的……”

    “呸,不准叫他父亲,凭他也配?父亲不仅仅是创造你,而是会爱护你,教导你的人!就像……”陆摇光想举个例子,奈何阿九不在,宵也并不认识对方,只能指着慕少艾道:“就像我师父对我一样!因为,爱是相互的,不是什么身份就能要求别人做事,如果别人对你不好,那你就不要把他放在心上!”

    “对了,只是嘴上说喜欢你的人也不可信,关键是要看他为你做了什么。”想了想,陆摇光又补充道。因为性情单纯,宵实在太容易相信别人的话了,他自己倒是老实,既学不会说谎,也不会骗人,但是架不住别人会骗他啊。“以后离夜重生远点,不准和他说话了。”

    “嗯,我听摇光的。”宵看惯了她和裴岚是怎么跟其他人撒娇的,顺势就往她腿上躺了过去,伸手就要抱她的腰。在陆摇光眼里他再怎么高大也是个宝宝,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她背后的慕少艾却咳嗽一声,提醒道:“打情骂俏可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好歹回房间去吧?”

    “宵都受伤了,撒撒娇也不行啊?”陆摇光扭头朝他吐了吐舌头,扶着宵站起身,任由他大半个身子都倚在自己身上。“来,我先送你回房休息。”

    没一会儿她又跟没事人一样跑出来,显然已经安抚好了宵,心情很好的对燕归人道:“早就听羽人提起过他的好友,倒是一直未曾谋面,今日一见,果然是盖世英雄不假。”

    “姑娘过誉了。”燕归人虽然从羽人非獍口中听到过她的名字,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本人,语气难免有些生疏。陆摇光也不在意,仍是对他笑道:“我刚刚听宵说了,还要感谢你救援及时,否则他们未必能拿到造化之钥。”

    “是啊,燕归人,还要多谢你。”羽人非獍也如此说道。

    “是兄弟,便不必多说。”燕归人朝他略一点头,道:“西风还在悟明峰等我。你若有空,不如来悟明峰一聚。”

    “好,你告诉西风,过几日,我便去悟明峰探望你们。请。”

    “请。”

    目送着燕归人披风滚滚的离开,陆摇光不禁询问羽人非獍道:“你知道燕归人和西风小妹打算什么时候成婚吗?”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羽人非獍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感觉最近发生了好多麻烦事,想参加一些喜事沾沾喜气嘛。师父是不是也这么想?”陆摇光上前拉住了慕少艾的衣袖,后者曲起手指,敲了敲她的额头,笑道:“要不是你当初死活不愿意离开岘匿迷谷,只怕早就与西风成为好友了。不过……”

    他转向羽人非獍:“羽仔,若是燕归人和西风小妹好事将近,可不要忘了告诉老人家,我好去讨杯喜酒来喝。”

    羽人非獍望着他,目光不由变得温柔起来:“好,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相信西风也会为我们高兴。”

    陆摇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愁落暗尘一家重归团圆,暂时居住在岘匿迷谷之事,陆摇光照例告知了小伙伴们。得知凌威也在其中,裴岚还特意往崖下一走,见了见这位分别一阵子的朋友。

    凌威虽然因为之前被鬼梁天下追杀、凌沧水受伤之事折腾得不轻,但如今阿爸爸已经痊愈,又能和他最喜欢的大哥生活在一处,还有乖巧可爱的名儿作伴,他素来是个心智单纯之人,又跟着高兴起来,只是仍然存在着些许的烦恼:之前他和邻家一个叫小美的姑娘玩得很好,家里的好吃的都会和她共享,只是鬼梁天下的追杀突如其来,他还没来得及和对方道别就离开了,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生他的气,以后还和不和他玩啊。

    裴岚:“……”为什么才那么短短一段时间没见,居然连凌威都有女朋友了,这到底是个怎样可怕的世界啊!

    她无语了半天,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凌威说:“那你要不要给她写封信解释一下,我叫人帮你把信送给她,她知道你是有苦衷的,肯定就会原谅你了。”

    “对啊!还是你聪明,谢谢你啊。”凌威说完,欢天喜地的回房间写信去了,一边走一边嚷嚷。“言姐姐!上次你送给我的草蜻蜓,我可不可以送给小美啊……”

    谈恋爱真好。单身狗裴岚叹了口气,转头去找小伙伴陆摇光,经过院子的时候看到羽人非獍正拉着胡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慕少艾并未亡故的缘故,曲调居然不是她熟悉的羽獍弦歌,而是另一首略显欢快的曲子,慕少艾就坐在一边抽着水烟,两个人偶尔目光交错,俱是满怀笑意,虽然并无多余的动作,但气氛自成一派,似乎亲昵得有些不同寻常。而宵乖乖坐在一边,有点好奇的瞧着他手里的胡琴,聆听得格外专心,似乎对别的事情都毫无察觉的模样。

    裴岚:“……”怎么今天她看谁都像在谈恋爱啊?

    “是不是觉得宵特别可爱?”一个声音出现在她身后,裴岚回过头,果然是陆摇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再转过头一看,刚才还专心致志的宵居然也转过了头,原本黯淡的双眸此时却灿若星辰,朝着她们的方向淡淡的笑了起来。

    他气质忧郁,笑起来的模样却格外纯真。陆摇光回他一笑,心满意足的呼出一口气,扭头发现裴岚正用兔美一般犀利的眼神死死盯着她,不由诧异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怀疑你也在谈恋爱,只是没有证据。裴岚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偏不说!反而岔开话题,说起了别的事:“秋君这也算是暂时退隐了吧?”

    “应该是吧,我劝他们留在迷谷,他们已经答应了,羽人也会在这里常住,有他和秋君在,遇到麻烦还能去上面的琉璃仙境,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了。”陆摇光想了想,觉得自己的安排真是非常机智,于是也笑着说道:“对了,你看到好友频道里凌霄说的事了吧,帮主还真要带剑雪去见吞佛啊。”

    “由着他去呗,有什么不好,见到吞佛童子,说不定剑雪会想起一些事情来呢。”裴岚对此有些兴致缺缺,反而抱怨道。“云机最近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我叫他他都不来陪我,阿锦呢?她怎么也没在你身边?”

    “我也不知道,阿锦说她最近在盯着万圣岩的消息,到时候要找我一起去打架,好像是要对付哪个和尚。”陆摇光耸了耸肩,直白道。“我正等着她叫我呢。”

    她对晏锦帆的信任绝非旁人可比,因此甚至并不多询问对方理由,但此时面对裴岚,仍是忍不住卸了笑容,露出些许的忧心来:“但她至今仍在关注佛剑之事,我也担心圆儿。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什么时候才是真正结束。”

    “哎呀,别想那么多了,圆儿身在玄宗,异度魔界要是真的找上门,逸凌霄不可能不让我们去帮忙吧。”裴岚握住她的手腕,大方的安慰道。“我倒是更想知道他打算怎么对付金鎏影和紫荆衣那两个叛徒呢,不过,他一向眼睛里揉不下沙子,想必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吧。”

    “发生了什么?”陆摇光有些好奇的望着她,裴岚却不太想提起日后日月同悲之事,恰在此时,姜橙子发来消息,约她俩夜里回帮会吃烧烤,两个人便把刚才的话题忘得一干二净,转而说起了买什么菜带回帮会的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