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九章 雪落踏梅来
    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身上的煞气,那三尾赤蝎巨大的瞳孔也看向了马幽莲,一股更为强烈的煞气开始凝聚扑向马幽莲。

    两道威压,一道杀机凛冽,一道血腥狂躁,两者共同压着她的精神。

    马幽莲神色凝重,面对这一人一兽的联手威压,她只觉压力越来越大。

    片刻间,那张俏脸已成一片煞白,就在她要坚持不住时,忽然一道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帮她挡住了三位赤蝎血腥狂躁的气势。

    随即一个她最不想听见的称呼响起,“马大姐,这只蝎子好大只哦,应该很厉害吧。”

    说着,阿呆缓缓转头,冲着马幽莲笑了笑。

    若是换做平时,马幽莲真的很想一巴掌打过去,但现在,就算这个人再可恶,终究算是帮了她一次。

    有人帮她承受一半威压,马幽莲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缓缓开口道,“三尾赤蝎,是青丘修仙院第一人姬无衣的本命灵兽。”

    “三尾赤蝎外壳坚硬,其三条尾巴更是剧毒无比,一旦被命中,即便是居士也很难活命。”

    “三尾赤蝎攻防兼备,再加上姬无衣自身的实力,青丘年轻一辈,少有人能出其左。”

    阿呆闻言夸张地惊呼道,“啊,原来这个大只这么厉害哦。”

    “今天大比,这个大只不会也参加比斗吧”

    马幽莲点了点头,“这是她本命灵兽,自然可以带着进行大比。”

    马幽莲话音刚刚落下,四面八方忽然响起一阵笛声。

    笛声时而高亢,时而低沉,一波波,一阵阵,如同海浪潮汐一般汹涌澎湃而来,冲击着姬无衣、阿呆、马幽莲三人间的气势。

    众人闻声,不禁向着远处看去,便见一名二十上下做书生打扮的青年含笑而来,口中正吹着一支玉笛。

    看到来人,广场周围的女修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惊呼声,“是萧瑟,是萧瑟萧郎君。”

    “萧郎君的笛声还是这么好听,我都听醉了。”

    “切,说得好像你以前听过似的。”

    “我就听过了,怎么着吧,我的萧郎君,人帅笛也妙。”

    “真是不要脸,还你的萧郎君,萧郎君明明是我的。”

    “呵呵,也不知道谁不要脸。”

    两个女修为了萧郎君是谁的打了起来。

    楚狂生倒是自恃辈分,却是没有上前与年轻人搅合。

    场中,四人的气势纠缠在一起,越演越烈,姜玄怕阿呆吃亏,也走了进来,帮着阿呆、马幽莲抵挡了起来。

    不远处,一名三十上下的将官与一旁的中年文士道,“大人,这样下去,不会出事吧”

    中年文士捋了捋须髯道,“出不了事,不是还有一人没到么。”

    “等那人到了,闹剧也就结束了。”

    说着,中年文士忽然看向远方天空,呵呵笑道,“正说某人,某人就到啊。”

    场中,众人较势正酣,天空忽然微微有些阴沉,一阵冷风袭来,四周的温度骤降十几度。

    随后天空竟浮现了片片雪花,隐隐的,雪花中竟还带着一丝淡淡的香气。

    那香气,是梅香。

    下一刻,片片雪花落了下来,落在阿呆的肩膀、眉心。

    几乎同时,阿呆便觉一股极寒之气侵入体内,几乎要将他的血液灵力都要冻住一般。

    阿呆心头一惊,连忙运转灵诀,抵抗这寒气,再顾不得与三位赤蝎对抗了。

    而此时,姬无衣的身上也悄然落了几片雪花。

    姬无衣皱了皱眉,撤去了气势,抬头望向了天空。

    不远处,萧瑟气息微乱,一个音没吹准,他放下玉笛,不禁摇头失笑道,“好不容易有了兴致,却被打断,扫兴扫兴。”

    说着,萧瑟也抬头看向半空,笑道,“映雪,你欠我的一坛美酒,三两桃花,准备什么时候还呐”

    场地内外,所有人的目光也都不禁投向了半空。

    便见,远处天空,一白衣人,正向此处走来。

    是的,白衣人是走来的,他每踏出一步,脚下便有一朵梅花浮现。

    看到这一幕,场外诸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雪落踏梅来,这是踏梅术,是梅映雪,是梅映雪,是落英宗百年天骄,梅映雪。”

    “竟然真如传说中踏梅而来,真是踏梅术神奇还是,其修为已经突破了开光,达到了驭物境”

    见梅映雪踏梅而来,二虎彻底不对阿呆抱希望了,现在他只希望自己的师兄能够平安归来。

    李婉儿揪着自己的衣服,担忧道,“这些人一个个怎么都这么厉害,小滑头,你可要小心啊。”

    转眼间,梅映雪便走到了场中心。

    梅映雪身长七尺,五官极其精致,肌肤胜雪三分白,周身留梅一段香。

    梅映雪轻飘飘落在了地面上,缓缓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掌,掌中浮现一枝梅。

    红褐色的枝丫上,开着一朵拇指肚大小的花瓣。

    这正是梅映雪借以施展踏梅术的灵宝,一枝梅。

    中指环形戒指青光一闪,那灵宝一枝梅消失不见。

    梅映雪样貌极美,气度雍容,举手投足仪态十足,自有一股大将之风。

    梅映雪目光清明,扫了一眼众人,心知这里大多人青年在各自的宗门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一旦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将来的青丘只怕会更加暗流汹涌。

    当下朗声道,“我等皆为青丘修者,此生一为修真炼道,二当勠力同心劈妖斩魔,护我青丘太平。”

    “平日切磋无伤大雅,若谁挑起事端,乱我青丘百年安稳,那便是与青丘为敌。”

    “青丘的敌人,便是我梅映雪的敌人。”

    梅映雪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整个广场陷入了短暂的寂静,随后场外的少年少女爆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他们口中喊得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梅映雪。

    在万众瞩目之中,在山呼海啸般的狂呼声中,梅映雪并未表现出半点的得意与喜色,平静的眼底不起半点波澜,对于荣耀,梅映雪并不在乎。

    阿呆看在眼底,心中赞叹,“这梅映雪不愧是落英宗不世出的天骄。”

    “这份修为、这份气度、这份涵养,真的让人无可挑剔。”

    “或许,也只有落英宗这样一郡之大宗,才能以一宗之力培养出这样一个不世出的天骄吧。”

    “能与这样的对手比斗一场,不虚此行”

    “若是能够全力出手一次该多好啊”阿呆心里这般想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