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十九
    在八年前的事故之后,美月再也不曾进过父母的房间。

    最初是因为过度悲伤的情绪,以至于无法向房间里迈进一步,后来时间久了,也就成了习惯。

    不想触碰,不去触碰。

    再次打开主卧房间时,里面熟悉的场景不禁让美月回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房间内所有的物品都以最初的方式摆放着,位置,朝向,好像什么都没有变过。

    只是,物是人非,本该在这里的人永远也不会再出现。

    空气里尘封着过去的哀伤,美月不清楚自己是否是心里作用,房间里的气息让她有些发冷,她忍不住抱起了双臂,上下摩挲了几下。

    床头的墙上挂着大框幅的婚纱照,父母年轻时的样貌就定格在上面。

    美月小时候从来不曾注意过,她的瞳色既不像母亲,也不像父亲。如今看来,倒是和赤司征臣……

    长大后再考究起这些往事,她觉得信息量实在太大。

    这样的结果就好像她过去生活的那些日子,全都是谎言编织出来的假象。

    现在想来,茂信以前从来不愿意公开承认下她这个孙女,也许就是从一开始便是知道真相的。

    美月尝试着在房间里寻找理惠的旧物,没什么重大的发现,除了床下那个上了锁的抽屉。

    钥匙找到得很轻松,就放在床头柜里。

    打开抽屉之后,里面是一本旧相簿。

    相簿的底框已经微微泛黄,里面的照片,无非就是美月从小到大的记录,和一家人一起。

    幸福的模样全都封存在了里面,而照片的最后一页,停在了美月九岁的那年生日。

    到头来美月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最后还沉入了过去的回忆,心底泛起了酸楚。

    所以翻找了一番,全都是徒劳。

    正当美月准备放弃,重新把相簿收好的时候,从这本老旧的相册夹层里面,掉落了一张没有嵌好的照片。

    捡起之后,照片上的是一个对每月而言完全陌生的男人。

    长相十分英俊,就算是留着八字胡,也对他的帅气程度只增不减。

    这是谁呢?

    美月将相簿收回了抽屉并上好锁,钥匙也放回原位的床头柜中,唯独就将这个陌生男人的照片从房间中拿了出来。

    大概是直觉,她认为照片是有用的。

    之后的日子恢复了最初的平和,好似之前美月遇到的听到的,没有带来一丁点影响。

    就不说绑架犯背后的势力吧,这一点也没那么容易追查到。赤司家则保持着一周两次的问候,不算烦人,也没有就那之后断了联系。

    许是因为赤司征臣口中所言的某个结果没有确定下来,才没强行再把美月带走。

    美月的生活没有受到影响,这是让她感到宽慰的。

    或许,她不应该去介入过往的恩怨纠葛里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到了这周五的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放课后,江古田高中二年b班的学生们都在为即将来临的周末而感到释然。

    周末嘛,是个人的自由时间。

    桃井惠子怕美月又把约定的事给忘了,因此在收好书包的下一刻,就冲到了美月的座位前一把将美月抓住。

    美月被吓了一跳“怎么了啊惠子?”

    “哼哼被我抓住了吧。”

    “我没有要跑啦。”

    “美月我们一会直接去甜品屋吧,今天周五有限定款哦。”惠子的表情有些兴奋,“呐青子也一起吧?”

    她热情地发送着组队邀请,因为一早就看到了甜品屋外的海报,今日限定的字眼实在是勾得她心痒痒。

    “好啊,我可以的。”青子欣然答应了下,“美月呢?”

    美月的手腕被惠子握得紧,她忍不住笑道“干嘛啦怕我跑了不请客吗?”

    “之前已经鸽了两次了哦清田美月同学。”惠子列举着美月的前科。

    “抱歉啦之前确实是因为其他的事耽搁了的。”

    一次是承应了茂信的话去了珠宝展,后一次就是被赤司征臣强行请走导致神情恍惚忘了这件事。

    “惠子你先放手啦,我不会跑的,清田小姐又不是小气的人。”

    一听美月这极不要脸的自称,惠子马上摆出了嫌弃脸“你看你还说不是大小姐做派,亲民一点啊清田小姐。”

    “好了啦你们两个。”青子摆着手制止了两人毫无营养的话题,她指了指黑板的右下角,“今天美月值日哦,正好我和惠子都有社团活动。”

    “那就……结束之后校门口见?”

    “好哦!”

    承应之际,青子的注意又被写在值日生栏里的另一个名字所吸引。

    黑羽快斗。

    是的,又是这么巧,美月和黑羽又排在了同一天。

    作为黑羽同学的青梅,开朗可爱的青子自然也对自家竹马发出了邀请。转头看向黑羽的作为,某位自诩最强魔术师的少年坐在位置上,手里不知道在捏着什么东西。

    “快斗,一会要跟我们一起去甜品屋吗?”青子问道。

    黑羽抬头朝着几个女生这边看了一眼,表情明显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很快就作出了拒绝的答复“算了吧你们女子会我去掺合什么。”

    青子大概是不满于自家竹马衣服丧丧的表情,她径直走到了少年的桌前,用指节扣了扣桌面“就一起去吧,今天限定款蛋糕多一个人可以多买一份。”

    “哦原来我是这么用的。”

    “不然你以为呢?你以为美月要请你吗?”

    青梅竹马间的日常斗嘴开始了,对此场景早已习惯的惠子瞬间化身吃瓜群众。

    美月则摆了摆手,慷慨地表示“黑羽同学一起去也没什么不好,我会一起请的啦。”

    听美月都这么开了口,黑羽马上变得理直气壮地朝青子摆起了鬼脸“小气鬼青子,你看看人家美月小姐多大度。”

    “快斗你再说一遍?”

    “略略略!”

    这青梅竹马的二人间氛围的确非常让人羡慕,美月看着两人间小打小闹的互动也不禁露出了姨母般的笑,直到视线落在了黑羽快斗的手中——

    掌心里握住的碎纸屑。

    又来??

    “黑羽同学你给我住手!”美月喊了起来。

    自诩地球最强魔术师的某位黑羽氏尽管手法非常娴熟完美,但魔术的手法除了快速以外,也是因为有其他吸引注意力的地方以至于忽略掉另一边的小动作。

    青子一股脑地追打着,不会去注意到黑羽的另一只手。

    美月的视角里看的真切。

    上一次清理那些碎纸屑美月就怨念的紧,尽管黑羽的手速很快,美月还是看出了他即将洒出碎纸片的动作。

    “再乱丢纸屑你今天就一个人值日吧!”

    看着黑羽上手的预备动作,美月担心那些纸片又被洒出来,她索性朝着黑羽的方向追去,想要亲自阻止下来。

    教室内的桌椅全都成了不便于行动的障碍物,美月跑的心急,没注意脚下的桌脚。

    最后迈出的那一步勾到了桌脚,桌子顺着力道的方向被推动了一些,美月也因此没稳住身形甩了出去。

    好巧不巧的是,美月正好朝着另一边正在逃跑的黑羽摔去。

    人,摔了。桌子,也倒了。

    “嘶……”

    撞击带来的疼痛让美月本能吃痛地吸气,身|下压住的是一片温热,相比于坚硬冰冷的地面,美月倒在黑羽的胸口已经是万幸之幸了。

    “快斗!美月!你们没事吧?!”青子停止了打闹,担忧地跑了过来。

    “我没事……”美月撑起身体,“黑羽同学才是,没事吧?”

    看着躺在地上的黑羽表情有些木然,美月弯起了眉毛担心的紧。

    少年嗫嚅这唇瓣,还以为是在表达自己哪里不舒服需要帮助。

    美月跪坐下来,俯身贴近,哪知道这家伙口中念念有词的竟然是“……白底……”

    “什么?”

    “白底小草莓和蓝白兔子。”

    “……”

    美月没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一旁的青子却红了脸。

    “快斗!!”青子毫不留情地一拳打在了原本就倒地没起的黑羽脸上。

    这时美月才反应过来,黑羽所说的是胖次的花纹,蓝白兔子是她的。

    眼见着场面快要控制不住,另一边的惠子赶快制止了打闹的延续“桌子都倒了,快来帮忙啊,美月是你的座位啊……”

    美月收起了和青子一样想打在黑羽脸上的拳头,转头看着翻倒的桌子和从自己没有整理好的书包里洒出的东西,她有些头疼“怎么这么倒霉!”

    惠子看了看时间,“啊美月,没办法帮你了,不早了,部活要迟到啦。青子你也快一点!”她把收起的几本书塞给了美月之后又催促着青子。

    “啊对!”青子慌忙从黑羽身边站起,拉起了自己的书包,“抱歉美月,不能帮你一起整理,我和惠子先走!之后校门口见!”

    “好的,快去吧你们两个。”

    “嗯!校门口哦别忘了!”

    “快斗!你要帮人家收拾一下!”

    躺在地上还没起来的某人懒洋洋地应答道“知——道——了——”

    美月的性格没有青子那么直率开朗,她会更加温和一些。比起指责黑羽,她觉得还不如把东西整理好。

    她的课本和笔记本以及一些做标记的便签纸撒了一地,东西不算太多,但是零零散散的一地看起来很繁杂。

    黑羽爬起之后还是朝着美月这边走来,决定帮着女孩一起。

    只是在走到美月身后,他居高临下的将地面上那一摊细碎物品看得完整时,他发现在美月的笔记本中露出了半张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黑羽盗一。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每次看快斗在班级里变魔术甩各种道具,我都在想那之后打扫一定很麻烦角度刁钻

    15停一天,16零点更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