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督公大人
    预料之中,顾煊昱听到了身下人一声娇呼,而后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随即似是又被他的眼神吓到了,紧紧咬着下唇不敢乱动,也不敢发出丝毫声音。只有那还在颤动的莹润指尖,暴露了女子的心思。

    清冽的酒香混合着莲花香,越发醉人了。顾煊昱此时便觉得自己还未喝一口酒,便真的醉了。

    这个女人不像刚刚那个宫女让人心厌,留着到也无妨,他此刻倒是想着若是日后细细调弄一番,倒是也别有意趣。

    顾煊昱舔了一口桃花粉面上的酒液,只觉得这味道比那陈酿了十八年,刚刚开封的女儿红更加醉人心脾,让人从骨头缝里舒爽至极。

    此刻,那薄粉的面上红晕更盛,顾煊昱伸手抚了抚女子的面颊,安抚般地说道“本督主会给你个说法,你——,你叫什么?”

    666快要气疯了,这男人都要把人逼死了,居然才想起来问人叫什么名字。

    妺妩倒是不知道这小东西哪里来的那么大火气,她转过头来,紧闭的眼眸此时微微睁开,眼眸里一汪泉水波光潋滟,倒映着星光一般,晶莹透彻。

    只是这堪堪望过来的一眼,就让顾煊昱愣怔了片刻,失语般连接下来要说什么话都忘记了。

    “妾姓余,单名一个婉字。”

    “余婉。”

    顾煊昱用他特有的低沉之音缓缓念出这两个字,仿佛如那傍晚悠长的钟声,缓缓地敲在两人心间。

    只这两字,妺妩脸上的红晕就从脖颈一路烧到了眼角,她的眼尾泛着桃花般的色泽,粉白晶莹交错,煞是动人。

    她紧咬着的唇松开,娇怯怯地说“妾,妾不是——”

    依旧是话音未落,顾煊昱便用食指抵住在她唇瓣间,而后低头俯身,品尝着她颈间的酒。

    随后顾煊昱将她整个人抱在了书屏风后的榻上,将她搂在怀中。

    行功之前最忌有人打扰,他将妺妩的双手自然而然地搭到他的肩上,然后顺手点了她的穴道。

    妺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摆弄自己,顾煊昱的衣衫依旧整整齐齐,自己却如同幼兽被人剥去了皮毛,整个人都落在了他的手上。任由他百般恣意行事。

    如此这般的难堪,让妺妩无声地淌着泪。

    半个时辰后,顾煊昱运完了功,才发觉自己胸前的衣襟都被打湿了。

    他抬头一看,对上妺妩一双哀愁而无助的大眼,蓦然觉得自己胸口仿佛被人狠狠撞了一下。

    他解了妺妩的穴道,下了床立在一旁,看着妺妩软倒在床上,掩面小声的啜泣。他伸手就要拂在她的肩安抚。

    手伸到一半,他却突然惊觉自己此刻心中几分不该有的怜惜。

    顾煊昱蓦然收回手,手握成拳,随后用冷冰冰的声音说“哭什么哭。”

    哭泣之声戛然而止,顾煊昱虽然看不见,但是却能想到此时的她一定又紧紧咬着唇的委屈模样。

    他对自己刚刚生硬的语气有些后悔,但是这个女人也就是为了攀附权势。若是此刻换作另外一个权贵之人,只怕这个女人也会凑上前去。

    一想到这里,顾煊昱硬生生阻止了自己将要出口的软言安慰,硬着心肠不去理会她。

    妺妩背对着他重新穿戴好衣衫。颤颤巍巍地福了福身,出了门。

    顾煊昱一直背对着她,还等着这个女人管他要一个承诺,却没成想她已经离开了。

    他喝了口凉茶,冷静了片刻。

    高舒一直在门外站着,起先他还能听到妺妩的惊叫,随后就没了声音。

    他心中还颇觉得可惜。此刻看到门打开,妺妩全须全尾地走了出来。顿时他这颗惋惜的心才又落回了原处。

    只是美人的美目染着红晕,衣衫比进去时凌乱不少,系带似是被人剪断过。

    妺妩扶着门框走下来,下石阶的第一步就几乎软倒。

    高舒有些同情地想要上前扶她一把,却被妺妩摆手拒绝了。那如黄鹂般的声音似乎有些沙哑,又似乎是带着哭腔“劳烦这位哥哥,送我回去吧。”

    高舒又怎会拒绝,还专门为她借了一顶小轿,命人一路抬了回去。

    妺妩回了冷宫,对着镜子仔细地看着这双眼睛。

    凡人实在脆弱,要是眼睛哭肿了,好几天都得肿着,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666此刻确实气愤又心疼,虽说是宿主主动去撩逗那个大反派,但是哪有人一见面就把人就逼着人如此的。

    看着宿主眼睛都哭的红彤彤,它不禁出言安慰“宿主宿主,我们今后不招惹他就是了。”

    妺妩缓缓梳着一头青丝。听闻此话她的手一顿,问道“为什么不招惹?”

    666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想了半天只说出一句“你都这样了,顾煊昱现在对你的好感只不过才有十几点。实在得不偿失啊。”

    宿主的原身这样美,刚刚连整个身子都叫人瞧了去,又哭得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若是换作其他任何一个人,只怕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捧出来给她。

    可到了顾煊昱这里,却只不过才增加了十个点的好感度。可见这人实在是生了一副极为冷硬的心肠。

    妺妩却好笑地摇了摇头,将那冷硬的石头一点一点地敲开,将那深深埋藏起的一颗心拿到手,才是人世间最有意思的事啊。

    她将放在袖子里的玉笛拿出。这本是顾煊昱的物件,可是刚刚顾煊昱在翻寻自己的物件时,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原本属于他的东西。

    不知道他是忘了,还是另有隐瞒?

    莫不是,三年前原身见到的那个顾煊昱,根本就不是现在的这个人?

    真是越来越让她想要将那坚硬的石头敲开,窥一窥其间究竟藏着一个怎样的秘密。

    夕阳西下,冬日里一旦没了白天暖洋洋的阳光,便会是那寒冷的夜风浸透冷宫里里外外。

    妺妩看着这破落院子,想想刚才顾煊昱屋子里暖洋洋的地龙。觉得自己得赶紧换个地方住才行。

    正想着该如何,她却突然听到了有十数人走近的脚步。

    妺妩放下了手中的木梳,不紧不慢地走了出去。她看着那个满头碧珠摇翠的淑妃,带着几十个宫人和侍卫,他们气势汹汹地举着火把围住了这座破落的冷宫。

    一看便是来者不善。不过,这到是给她送来了个好机会。

    “余婉!你在这宫中大兴巫蛊之术。本宫今日就要将你交由慎刑司!”

    作者有话要说  毕竟是绿江系统,就顺手加了个穿书的标签,小可爱们不用奇怪哈~
为您推荐